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361.毛血旺(3)
    将军如今只对三样食物感兴趣,肉,骨头和狗粮。

    这三样食物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便是有肉香味,榆钱饭没有肉香味,它自然是毫无兴趣。

    鹿执紫吃了不少榆钱饭,特别是敖沐阳做的海鲜榆钱饭,既有榆钱的清香,又有海产的鲜美,滋味交融,很是独特。

    敖沐阳吃饭的时候还在嘟囔:“娇惯,绝对是惯的,去年我刚回来,将军见了吃的跟见了亲娘一样,就是一泡屎它也能吃的津津有味……”

    鹿执紫低头看看自己碗里用海鲜酱炒熟的榆钱饭,再抬起头后一脸的生无可恋:“这个时候能不能别说这种话题?”

    敖沐阳讪笑:“情不自禁,忍不住抱怨两句。”

    鹿执紫道:“其实你不必抱怨,养将军你可以积攒很多经验,这对于以后养孩子大有裨益。”

    敖沐阳对此深感怀疑:“比如?”

    “比如你知道养孩子不能娇惯,否则就是个熊孩子。”

    敖沐阳深以为然:“对,以后孩子有毛病,我上去就抽他一顿。”

    鹿执紫忍不住翻白眼:“你个弱智,我总算知道《鲁冰花》为什么会唱‘天上的星星不说话’了。”

    敖沐阳纳闷:“这有什么关系?”

    “天上的星星不说话,地上的娃娃叫妈妈,娃娃都是被你们当爸爸打的叫妈妈。”鹿执紫没好气的说道。

    敖沐阳嘻嘻笑道:“我开个玩笑,别生气,嘿,春天海边可有意思了,马上是清明节了,放假了我带你去抓个好玩的。”

    “抓的能吃吗?”鹿执紫深切的关心着这个问题。

    敖沐阳一时无语,没关系抓什么直接问能不能吃,这不是他认识的那个女老师。

    初春天气不热不冷,渔船竞相出海,有传闻说从今年入夏开始,整个红洋海域都将展开禁捕活动,没有地域优惠了。

    也就是说进入禁海期后,安周县一带的渔民们同样不能再去海里捕捞海产了,这个消息像一阵风似的在各大渔村吹过,渔民们顿时急了。

    吃过早饭,敖沐阳本想去渔场看看,敖大国几个人拦下了他,道:“龙头,你听说过这事了没有?就是今年禁海期谁都不准出海了。”

    敖沐阳点头:“我又不聋,村委大喇叭不是喊过了吗?”

    敖大国着急的说道:“那真可怎么办?禁渔期最少三个月,到时候咱们吃什么?喝西北风去吗?”

    敖沐阳暗道老子才不去喝西北风,老子搞了个渔场,不过这话不能说,他便问道:“你们怎么打算?”

    他估计渔民们要联合起来去镇委、县委这些地方游行示威,就想劝说一行人别胡闹,封海和海禁都是为了这片海洋,往大里说是为子孙后代来保护海产资源。

    肚子里好歹有两滴墨水,敖沐阳迅速想出了怎么劝说众人的话,比如‘海产不是我们继承自父辈而是向子孙后代借用’,比如……

    没等着他想多少,敖大国已经说出自己的目的:“还能怎么打算呀?赶紧出海,赶紧捕捞,抓紧时间去干几网呀!”

    敖沐阳无奈的眨眨眼,中国农民真是世界上最便于统治的顺民,他还以为众人要喊上自己去找政府示威呢。

    设立禁海期的目的是保护渔业资源的可持续发展,渔民们能理解这点,可他们无法执行,因为放在个人身上,他们要有钱养活自己养活家庭。

    趁着风和日丽天气好,一艘艘渔船相继离港,返程后又会继续离港,整个沿海渔村地区有种末日前的疯狂感觉,渔民们都在抓紧时间出海捕捞。

    到了清明节,敖沐阳不出去了,他答应了要带鹿执紫去玩,而且他也想休息一下,这样多日频繁出海实在太累了。

    天气迅速转暖,时间还是四月早期,天上已经烈日炎炎。

    鹿执紫做休闲风打扮,身上一袭修身卫衣,色调是粉色但并不明亮,像是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雾,有种浪漫的古典美。

    带着霸王花走来,鹿执紫说道:“看好将军,别让它骚扰霸王花……”

    她的话音还没有落下,将军已经如离弦之箭般窜了上去。

    将军看到母狗第一动作永远都是去对方屁股上闻一闻,这倒不是它想干嘛,而是狗的屁股上有味腺,分泌的气味能展示它们的身份、性别、生理状态、健康状况等信息。

    鹿执紫挥手想赶开它:“将军,一边去,回去回去。”

    将军死乞白赖的不肯走,还伸出舌头舔起了霸王花的屁股。

    见此敖沐阳笑道:“嗨,何必呢?都是一家狗,它们俩在一起不正好是一对吗?”

    鹿执紫着急道:“别笑,快把它叫走,霸王花来大姨妈啦。”

    将军吧唧吧唧舔的怪开心,霸王花一脸委屈……

    敖沐阳也着急了,赶紧上去拖将军:“走走走,你干嘛呢?你想吃毛血旺啊?”

    将军被拖走,狗脸表情很遗憾。

    带着猫犬架着鹰,两人向村后走去。

    鹿执紫背着双手兴致勃勃的问道:“天气这么好,应该组织学生来个春游的。”

    敖沐阳失笑:“天气好?”

    “对呀,你看阳光明媚、草木复苏,海风温煦、鸟兽奔飞,春季气息多么浓郁、多么好啊。”鹿执紫夸张的张开双臂说道。

    敖沐阳摇摇头:“错啦,天很差,早春就这么热,而且一直没有春雨降落,天气太干旱,水稻田都要干涸了,这算什么好天气?”

    冬季出奇的寒冷,又有大风又有大雪,到了春季却又出奇的热,没有降雨、地下水位下降,这样的天气对农民来说是很残酷的。

    他们今天的目的地就在水稻田,鹿执紫笑道:“你要来抓泥鳅和黄鳝吗?”

    敖沐阳的泥鳅和黄金鳝生意已经打开市场了,每天都有人过来购买,甚至有媒体过来采访,不过被他挡住了。

    反正他产量不大,就是一个养殖池,名气大了反而未必合适。

    听了鹿执紫的话,敖沐阳摇头,他蹲在地头上仔细找了找,然后从兜里掏出个小钩子,又掏出个小袋子,从里面撕下一块肉挂了上去。

    鹿执紫捂着鼻子道:“什么肉?烂了吧,有点臭。”

    将军和霸王花则闻到味道后探头探脑,垂涎欲滴。

    敖沐阳摇头:“不是不是,这不是烂肉,是块鲜肉,你别恶心。”

    鹿执紫放下手,依然娥眉皱起:“可味道怎么发臭呀?”

    敖沐阳道:“我用将军的狗屎泡了一下,所以显得有些臭。”

    鹿执紫差点崩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