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362.钓蟛蜞(端木盟+4)
    逗着鹿执紫,敖沐阳将挂着臭肉的小钩子放入一个小洞里。

    他手腕轻轻挑动,小钩子缓缓深入了进去,然后他继续挑动手腕,就像是钓章鱼时候一样,手腕始终保持律动,不过频率和力度都要小一些。

    鹿执紫想要问什么,但想了想又闭上嘴,全神贯注的盯着小洞口看。

    等她注意力全凝聚在洞口的时候,敖沐阳忽然转身对她做鬼脸,鬼叫一声:“哇!”

    鹿执紫一把泥团糊在他脸上:“我就知道你会吓唬我!”

    敖沐阳委屈无比,他举着手中的鱼线道:“我不是吓唬我你,你看,我有了收获,刚才我想给你看这个的。”

    铁钩上挂了个螃蟹,样子长得方方正正、板板整整,头胸甲几乎是方形,长宽都在三厘米左右,看起来一板一眼长得很认真、活的很规矩。

    看到这个小螃蟹,鹿执紫笑了:“哈,蟛蜞。”

    敖沐阳点头:“对,春天钓蟛蜞,以前我还是孩子那会,就喜欢和小伙伴玩这个。”

    蟛蜞是一种淡水产的小型蟹类,也有海水生的咸蟹,很多地方都能看到,俗名很多,比如磨蜞、螃蜞等等,它的学名是相手蟹。

    蟛蜞秋冬季节成熟,那时候是收获稻子的季节,顺便可以抓到蟛蜞,很多小孩会抓来玩,这叫放蟛蜞,他们用绳子缚着放在地上,蟛蜞嘴中便冒出白色泡沫,好像锅中煮饭。

    大多数螃蟹只会横行,蟛蜞不一样,它们习惯横行,但可以直行。

    敖沐阳把钓到的这个蟛蜞放在地上,将它紧紧抓在大螯里的肉扯出来,放在它的前面往前慢慢的拖动。

    鹿执紫道:“我知道,这是放蟛蜞,我以前看敖小牛他们玩过。”

    敖沐阳笑道:“可不是一般的放蟛蜞,你看。”

    蟛蜞被抓出来本来很恐惧,但过了一会后,时光流逝看到食物,它慢慢往前挪了起来。

    螃蟹横行时候喜欢横冲直撞,蟛蜞也是这样,不过这会往前走的时候,它的样子却是文质彬彬,只见它的两只前螯合抱在一起,像是儒生作揖行礼,而且它往前走一步脑袋磕一下,又像在叩首行礼。

    看到这一幕,敖沐阳笑道:“蟛蜞以前有个雅称叫礼云,出自古文《礼云礼云,玉帛云乎哉》,这样它的卵子也有了一个雅称,叫礼云子。”

    说着,他捏了捏蟛蜞的肚子,非常饱满。

    春季是蟛蜞的繁衍季,这时候的蟛蜞腹中有饱满的蟹黄,正合适用来吃。

    看到蟛蜞鼓鼓囊囊的肚子,鹿执紫道:“现在的蟛蜞都是带着蟹子的吧?你不是喜欢保护这些东西吗,怎么今天要抓它们吃了?”

    敖沐阳道:“我保护的是海洋资源,蟛蜞这东西是吃素的、吃腐的,它们待在稻田里,会挖洞找到水稻根,把水稻根挖来吃,属于害虫。”

    因为蟛蜞吃草,它们夏季进入生长最旺盛的阶段,会疯狂吃草,导致身体有一股草腥味,不能食用。

    春天抓蟛蜞是为了吃,夏天抓蟛蜞是为了当肥料的。

    敖沐阳记得在他小时候,那会龙涎湖里也有蟛蜞,特别是芦苇滩上蟛蜞多。

    “那时候我们会找个时间,然后去芦苇滩上跟赶羊一样围住蟛蜞往中间赶,这样蟛蜞会爬成一堆,然后用麻袋装起来。”

    “蟛蜞不像海蟹那样生命力顽强,它们很容易就死了。到时候每四棵稻秧中间放一个蟛蜞,三天后,稻秧开始疯长,我们就说这叫蟛蜞还债。”

    敖沐阳说着,就忍不住笑了起来,他们童年时代没有什么玩具,但是生活也很丰富。

    抓起这个蟛蜞,他挥挥手道:“来,咱们一起钓,今晚回去吃炸蟛蜞,然后我给你做蟛蜞酱,这个很好吃。”

    鹿执紫道:“好,你教教我,这个比起抓蚬子来,哪个更难?”

    敖沐阳说道:“肯定是抓蚬子更难,不过现在蟛蜞太少,难的是找到蟛蜞窝。”

    蟛蜞很谨慎,觅食时候从来不远离巢穴,只要有一点动静便迅速回巢,跟其他螃蟹的勇猛鲁莽远远不同。

    敖沐阳教导鹿执紫寻找蟛蜞窝,洞口狭小,带有纤细的沟壑,因为蟛蜞在其中穿梭,四肢会留下这些痕迹。

    找到蟛蜞窝之后是钓蟛蜞,蟛蜞挖通道生活,狭窄而悠长,它们喜欢贴着水稻来挖洞,这样不能下铁锨来挖,否则会一起毁掉水稻。

    敖沐阳将鱼钩缓缓送进去,告诉鹿执紫抖动手腕来感受其力度。

    蟛蜞食腐,腐肉对它们有很强的诱惑力,它们和其他螃蟹一样贪食,发现食物后会用两个大螯给夹住。

    这样当试探到鱼钩有拖拉拽的力度时,就要缓慢的收钩。

    蟛蜞的繁殖能力很强,以前一块水稻田出现了几个蟛蜞窝,那过不了俩月,这一块水稻田到处都是蟛蜞窝。

    现在不行了,环境变了,水稻田减少了,农药用的多了,随手可抓二三十只蟛蜞的时代已经结束了,要找到个蟛蜞窝不是容易事。

    还好,敖沐阳和鹿执紫把这当做是一项娱乐活动,两人沿着地垄沟溜达着,逐渐也找到了几个蟛蜞窝。

    村里有人看到他们两人头对头蹲在地垄沟上便笑了起来:“小阳哥、鹿老师,你们这约会场所挺不讲究啊。”

    还有人说道:“这不是约会,这是在抓泥鳅和黄金鳝吧?”

    敖沐阳摇头:“不是,我是在钓蟛蜞,回去想做个蟛蜞酱。”

    听了这话,有人便吞了吞口水:“呀,抓蟛蜞呀,这个倒是不大容易啊,蟛蜞这东西最近几年不多见,不过真是个好东西。”

    敖沐阳笑道:“我今天多抓点,要是抓的多了做的酱多了,后面我给叔你送一碗过去。”

    那汉子便也笑了起来,欢快的说道:“蟛蜞、虾辣混杂炒一炒,用调匙连籽带肉挖出来,到时候做蒸蛋、做焗饭,这都是好菜。”

    两人随意聊着天,鹿执紫那边小心翼翼往外拖着鱼线,等她拖出来后,顿时兴奋的举起手:“快看,沐阳兄,我钓到一只!”

    蟛蜞很谨慎,发现自己被钓出来后,赶紧松开大钳子想逃跑,将军眼疾爪快,一巴掌摁了上去。

    顿时,鹿执紫欲哭无泪,整个蟛蜞被摁趴在地上,橙红色的蟹子喷了一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