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363.掉链子(端木盟+5)
    看着被拍碎的蟛蜞,将军明白自己可能犯错了,赶紧睁大眼睛张开嘴耷拉着舌头,习惯性做出无辜样子。

    鹿执紫沮丧道:“我好不容易才钓到一条蟛蜞。”

    敖沐阳拥抱了她一把,想要安慰她说点什么,可发现自己已经拥抱住她了,那还说什么呀?老老实实抱着得了。

    过了一会,女老师说道:“好啦,我现在心情好受了。”

    敖沐阳没动弹,用鼻子哼道:“嗯。”

    女老师拍拍他后背,道:“好了,你可以放开我了。”

    敖沐阳道:“你心里不难受了吗?”

    女老师道:“嗯,不难受了。”

    敖沐阳又道:“那你假装再难受一会吧,我再抱抱你。”

    女老师:“……”

    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村里有人来水稻田干活了,敖沐阳无奈的放开女老师,然后给将军使了个眼色,暗示将军待会再去拍碎她钓出来的蟛蜞。

    垂钓蟛蜞不难,鹿执紫很快又钓上来一条,将军得到指令,屁颠颠跑了过去。

    它还没到跟前,鹿执紫亮出尖锐的鱼钩给它看,然后将军很识时务的夹着尾巴退了回去。

    见此敖沐阳大失所望,只能感叹一句这掉链子的怂货。

    天气暖和而不热,这样的季节最适合野外搞点活动,两人在水稻田里转悠到了中午,阳光开始炽热起来之后,他们也转悠的差不多了。

    敖沐阳去南河洗了洗手,鹿执紫兴奋的叫了一声:“这里又有一个蟛蜞窝,快来下钩。”

    “那是个蚂蟥窝,可别往里伸手指啊。”敖沐阳看了一眼赶紧提醒。

    听了这话,鹿执紫吓了一跳,赶紧把鱼钩收回来。

    看着露出水面的蚂蟥窝,敖沐阳叹道:“今年这水真是够紧张的,水位都这么低了呀,以前这河水能没到我脖子,现在只能没到我脚脖子了。”

    鹿执紫道:“或许后面会有大雨的,几场大雨下来就能解决旱灾的灾情。”

    “但愿吧。”

    敖沐阳叹了口气,带着将军元首往家里走去。

    他们收获不错,一连找到了半塑料桶的蟛蜞,这已经不少了,够两人吃一顿再做点蟛蜞酱。

    蟛蜞秋冬季节成熟,那时候数量最多,人们抓到它们后会用来做成蟛蜞酥、蟛蜞酱。

    不过现在秋冬季节抓蟛蜞的人已经很少了,一是大家不缺这口吃的,二是夏秋季节往农田里加入的农药肥料太多,蟛蜞受到污染已经不能吃了。

    反而秋季这时候水稻刚刚种下去不久,还没有来得及打农药、施肥料,蟛蜞未受到污染,食用性比较好。

    但这时候来抓蟛蜞的人也不多,因为春季蟛蜞少,除了敖沐阳和鹿执紫这样的闲人,其他人都忙着出海或者干活,一年之计在于春,这个时候可不能浪费时间。

    回答家里,敖志兵看到他提着蟛蜞就接了过去,利索的倒水清洗起来,口中笑道:“东家,你想咋个做?”

    敖沐阳道:“我先炸个蟛蜞酥,这东西好久没吃了。”

    敖志兵吃这玩意儿吃到腻歪,他自然不吃,只是专门来做。

    把蟛蜞洗净剁碎,老爷子往里加入了食盐、砂糖、红酒糟、高粱酒一系列调味料,搁在以前得腌制两天让它入味,但鹿执紫口味清淡,所以腌制半天就行。

    敖志兵往里倒入了一点高粱酒,这是老人们自己酿的酒,也就他们喝的惯,平时喝的人不多,炸蟛蜞酥就有用了,蟛蜞被高粱酒腌过后,尤其酥脆、尤其的香。

    敖沐阳则准备做蟛蜞酱,这个可是功夫活。

    他提着剩下一半蟛蜞去村里找了个石磨,剁碎后放到了石磨里,跟磨豆腐一样磨了起来。

    干了一会他懒得动手,便把将军喊了过来。

    将军以为有什么好吃的,开开心心放开被它压在身下一条倒霉狗,摇头摆尾跑了过来。

    敖沐阳将石磨套具给它绑了上去,用手划了个圈,示意它拉着石磨转圈。

    将军力大无比,拉起石磨毫无压力,它抻着脖子探着头,四肢努力抓地围着石磨跑,很快就拉着石磨跑了一圈又一圈。

    春天蟛蜞的蟹壳很脆,一磨就碎,很快会变成酱。

    这样出来的就是简单的蟛蜞酱,可以作为佐料用来蘸油炸而成的鲜鱼和油饼,比酱油、虾油味更加鲜美。

    敖沐阳给将军解开,将军突然不绕圈了,一时之间有些不习惯,张开嘴打了两个嗝,敖沐阳吓一跳:“不是吧,这就吐了?”

    将军的娱乐活动之一就是绕圈咬自己尾巴,那真是连续转上几十上百圈都没问题,这会才转了十来圈就吐,有点不可思议。

    还好,将军只是打嗝,估计是早上吃的太多太撑,跟拉磨转圈关系不大。

    敖沐阳收集起来蟛蜞酱,鹿执紫蹲在旁边问道:“就这样能吃了吗?”

    旁边等着拉磨推黄豆粉的敖富贵笑道:“这样能吃了,不过还能再加工一下,做个正儿八经的渔家蟛蜞酱。”

    敖富贵口中的渔家蟛蜞酱,非老渔民不知道,这是一种纯粹的渔村民间调味料。

    以前年代困难,为了丰富饭桌,这种渔家蟛蜞酱是水乡一带的渔家都会自己制作的食物。

    但时至今日,对新一代的人来说,渔家蟛蜞酱让大家感到陌生,不仅家庭制作咸扒酱的已少之又少,在市场上此酱料也鲜有见卖,偶尔能在某些有“老厨师”坐镇的酒楼,才能有机会见到它。

    蟛蜞酱本身是食材,但深加工以后它就成了一味相当珍贵的海鲜调味品,用来搭配炒白菜、蒸猪肉这些菜最是合适不过。

    听了敖富贵的话,鹿执紫期盼的问道:“富贵你会做吗?”

    敖富贵尴尬的挠挠后脑勺道:“我不会做,我也没怎么吃过,我们这边都是老一辈的人才会做。”

    “那可不怎么地,以前老辈人离乡背井下南洋谋生,必然得带上三大酱,虾酱海鲜酱蟛蜞酱,遇到水土不服啥的,加一勺蟛蜞酱,那马上吃得香、睡得香。”敖富贵的老爹说道。

    鹿执紫又问他道:“叔,那你会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