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364.考据传统(1)
    敖富贵插嘴道:“你得问你家这个啊,他可是大厨,你问我爸干啥,我爸肯定不会做,要不然我能没怎么吃过吗?”

    敖千茂瞪了瞪眼:“胡咧咧啥呢,你爹我会的手艺多的很,我跟你说鹿老师,这制作蟛蜞酱有讲究,一定得用正儿八经的水稻田蟛蜞,不能用海边那种。虽然它们长得像,专家说它们都是蟛蜞,其实它们很不一样,那是沙猛子,身体里有沙,而且味道咸,你要是做酱那就完蛋了。”

    敖沐阳津津有味的听着,点头道:“对,叔你说的对,我记得做正儿八经的蟛蜞酱得用这些淡水蟛蜞,你继续说,我学学。”

    敖千茂咳嗽一声,道:“你不会做呀,羊子?你可是从京城学成归来的大厨呀。”

    敖沐阳道:“我在京城也不可能学做这个啊。”

    敖千茂道:“那成,叔给你露一手,这个蟛蜞酱的工艺是都由我们父辈们一代代留传下来的,它这个制作工艺相当繁复,时间长、收益低,所以愿意学做的人就越来越少。”

    敖沐阳点头道:“对,咱们应该传承这道菜的做法,它其实是一种很有咱们渔家特色的酱料,在饮食文化上绝对有独特地位。”

    “说得好,羊子,你这孩子看东西看的远呀。”敖千茂也点头,满脸赞许之色,“咱们的蟛蜞酱是好东西,吃法多的很。”

    舔了舔舌头,他来了劲头,继续说了起来:“现在都说原生态,原生态的菜有的就很好吃呀,比如说它蟛蜞酱炒菜,那作用大家伙了,炒白菜、空心菜、豆角、黄瓜、豆腐,有它不能炒的?”

    “你就说这个蟛蜞酱炒白菜吧,把油烧得滚热,弄点蟛蜞酱进油锅爆一下,立马啊,我跟你们说,立马这个香味就出来了,不用干别的,再把菜倒进去炒几下,出锅就是一道好菜,那味道绝对香,绝对一流!”

    敖富贵听的吞口水:“爹啊,你说这东西这么好吃,你怎么不给我做点吃啊?”

    敖千茂瞪了他一眼:“你要做,得有蟛蜞呀,你平时怎么不去抓蟛蜞?”

    敖富贵委屈道:“我小时候抓了不少蟛蜞,经常和羊子他们去抓,也没见你做啊。”

    敖千茂不说话了,哼哧哼哧脸色有点发红。

    敖沐阳以为他是被敖富贵的话堵住了,就说道:“叔,没事,今天咱们回去做一锅蟛蜞酱,让富贵吃个够。”

    敖千茂含糊的说道:“呵呵,这小子不用吃这么高档次的东西。”

    知子莫若父,同样,知父莫若子。

    敖富贵怀疑的盯着父亲道:“爹啊,你到底会不会?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在这里叨叨,你是不是不会做啊?”

    敖千茂眨眨眼,道:“我我刚才不是说了吗?我会用蟛蜞酱炒菜,这个咱们渔家的蟛蜞酱怎么做吧,我确实不是很在行。”

    如果不是关系近加上是个长辈,敖沐阳都想打人了,这是纯粹在装比啊?

    从这点能看出,蟛蜞酱这道菜的传统做法确实已经濒临失传了,连敖千茂这个年纪的人都没见过做法,在渔家菜里是很罕见的。

    正所谓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对于渔家人来说,或许很多海鲜没有吃过,但应该见过做法,如果连做法都没见过,只能说明这道菜平时很罕见。

    他起了好奇心,本来他计划把蟛蜞磨碎自己琢磨一下做成酱即可,可是听了敖千茂的话,他决定自己要学这道菜的做法。

    敖千茂帮他给几个擅长做菜的老人打了电话,说起别的没问题,说起蟛蜞酱之后,他们都有些含糊。

    倒不是大家都不会做这个菜,而是每个人都会做,做法都不一样,都说自己这个做法传承自父辈是最传统的,这让敖沐阳很头疼。

    这样,他索性自己重起炉灶,根据打听到的菜谱自己来琢磨。

    能确定的是制作蟛蜞酱要先准备3种材料:糯米、蟛蜞和粗盐,这是三种共有材料,另外还有味精、酱油和辣椒酱之类的东西。

    敖沐阳觉得只要加入其他配料,那就不是传统的蟛蜞酱,因为渔家蟛蜞酱出现的时候,大家伙生活最是困难,哪有这么多配料可用?

    于是他准备了一口大锅,按照菜谱,他放入糯米然后用柴火狠炒,一直炒到焦黄。

    接着他用剔鱼刀挨个斩掉了蟛蜞嘴,这是他从其中一位老渔夫口中得到的消息,蟛蜞嘴巴最腥,在没有料酒、葱姜蒜也很少的时代,做这种酱没法除腥,只能从原料下手。

    一个个蟛蜞切掉嘴,他放入大竹筛中,混合鲜姜用木杵捣的稀巴烂。

    这是力气活,钟苍直接接手,闷声道:“龙头,看我的!”

    木杵被他玩的跟金箍棒似的,很快,烂碎的蟛蜞逐渐成为了浆状水状。

    竹筛有细孔,浆水渗落了下来一直滴到糯米上,最后竹筛上只剩下那些捣不烂的蟛蜞壳。

    钟苍节俭,想用水冲洗蟛蜞壳来个物尽其用,敖沐阳摇头,道:“不行,这个过程不能加水,否则酱容易变质。”

    上竹筛的蟛蜞事前都称过了,制作这种酱就是为了下饭的,类似咸菜,得用很多盐分,这也可以增加它的保质期。

    按照打听来的消息,敖沐阳以1斤蟛蜞配4两盐的比例,又往里加入了糯米来搅拌均匀放入缸中。

    缸子口得用塑料膜密封,然后用绳子圈圈缠绕扎起来,干完之后,他放到了正南方向,最后这渔家蟛蜞酱得发酵,需要高温。

    忙活到傍晚,鹿执紫那叫一个遗憾:“今天吃不上蟛蜞酱了吗?”

    敖沐阳道:“有别的好吃的东西。”

    当初收拾学校的时候,他弄了一批带有鸡枞菌丝的木头回来放在老宅的背阴面,现在钟苍夫妇住在老宅,他特意叮嘱王霞偶尔往上洒点水来制造潮湿环境供菌丝繁衍。

    现在是春天,温度和湿度都适合菌子发育,已经长出了一些鸡枞菌。

    王霞及时采摘,然后晾晒了起来,如今晒干后更方便来做鸡枞油了,免除了用高温油炸去除水分这个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