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365.商讨(2)
    吃过香喷喷的鸡枞油拌饭,敖沐阳带着霸王花送鹿执紫回到学校。

    回家的路上他碰到了敖志义,或者说敖志义就在家门口等着他,看到他后和颜悦色的打了个招呼:“阳仔呀,这是去学校啦?”

    敖沐阳道:“是的,村长,什么事?”

    他觉得挺奇怪的,以敖志义的性子,有什么事应该在开饭之前去人家家里说,顺便蹭个饭,这次是饭后才找他,情况有些反常。

    事出反常必有妖,敖沐阳心里立马警惕起来。

    敖志义的样子也很反常,笑眯眯的、慈眉善目的,手里拎着个礼品袋,好像是掐着棒棒糖想去哄小白兔的老狐狸。

    敖志义打了个哈哈,道:“先进屋、先进屋,找你说点事。”

    敖沐阳带他进屋,也没给他上茶,直接问道:“什么事呀村长?”

    敖志义放下礼品袋,清了清嗓子道:“你二叔在魔都上班不是?你看,他过年给我弄了两瓶好酒,茅台镇出品的私家酒,十年陈酿,在市场上是见不到的,都是拖关系才能搞到。”

    他打开礼品袋露出两瓶古色古香的酒,瓶子为陶罐状,造型复古,没有标签,只有烧制过程中镌刻上去的一些字。

    敖沐阳暗地里撇撇嘴,什么茅台镇的私家陈酿,他在京都不知道见过多少这种酒,价值很小,而且大半价值就在这酒瓶子上了,里面的酒水指不定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不过送礼上门就是客,他没有胡乱评价,就简单笑了笑道:“村长,什么事直说吧,问我爸妈去世的时候你都没送过东西,今天送酒过来恐怕有什么要紧事吧?”

    听了这话,敖志义老脸上露出沉重之色:“唉,阳仔,往事不要重提,你父母的事、咱们村里的一些事,我到了现在也不敢回想。作为村支书,压力很大。”

    ‘村支书’这个词一出来,敖沐阳陡然脑海中灵光一闪:“村长,你过来是为了咱们村的换届选举吧?”

    时间很快,转眼已经是四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村民委员会每届任期三年,届满应当及时举行换届选举,上一次换届已经是三年前的四月。

    村委换届不比高层组织,这个时间有不确定性,因为按照法律规定,有特殊原因,选举时间可以提前或者延后,这样不管提前还是延后,每一届都是三年,次数多了,前后几届换届选举的时间就不一样了。

    敖志义笑道:“对对,就是为了这个事,我领导咱们村整整三十八年啦,一直干村支书和村长,两个职务都是我干,这些年可是干累了。”

    他是中途上马做的村干部,上一届村支书在海上出事,矬子里拔将军,组织上就临时将他提拔了起来。

    龙头村是个穷村,没什么油水,干村干部没有意思,反而得去调节东家长李家短,所以往年也没人跟他去竞选,都是走个过场把票投给他。

    甚至村里人不愿意去担责任,没人去干村主任也就是村长,因为村子存在感很低,敖志义自己兼任了这两个职位都没有人去管。

    敖沐阳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道:“村长,这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呀,你今天过来是找我拉票的?”

    敖志义摆手:“不是,我是来跟你商量的。你看二爷上了年纪,也该找个接班人了,说实话,阳仔,你合适,你有冲劲也能干,有本事有手腕,就是太年轻,可能直接上位做领导,咱们上级组织会觉得不大靠谱。”

    “我是这么想的,今年我继续干村支书,村主任这个位子就交给你,你从村主任开始干,你给我搭把手、我给你搭个台子,一起带领咱们村发展,怎么样?”

    他明白敖沐阳在想什么,于是一口气将自己的目的给说了出来。

    敖沐阳想的是他上门来劝说自己帮他拉票,不要去干扰他做村支书和村长的高位,毕竟自从自己回村,在村里风头很盛,眼睛不瞎的、人不傻的都知道他要搞事。

    结果他想错了,敖志义竟然是来商量他给他分个位子。

    中国的制度是党领导人民,在一些较高层的组织中,因为党高官掌握着人事权,所以在单位中往往是一把手。

    在基层情况不一样,村里没有人事,村支书的权力没有很大,村支书和村长哪个势力大、哪个声望高,要具体到一个村来看。

    根据敖沐阳所知,在红洋市的基层村庄,平均下来是村支书地位高、权力大,比如王家村,王友卫一统天下,他们的村长还没有几个队长地位高。

    但是村长权力上限高,因为这个职位是选举出来的,对于强势的村长,上级单位并没有制裁的办法,厉害的村长连乡长镇长都不怕。

    脑子里快速转了转,敖沐阳笑了起来:“这个等到村民选举大会的时候,让咱们乡亲决定吧,咱们说的不算,对吧?”

    敖志义又打了个哈哈,道:“对对对,不过我是过来跟你通个气,咱们到时候打个配合,提前有点准备好办事,对吧?”

    敖沐阳没多说什么,不过他默认了敖志义的意思。

    他早就做好了竞选的准备,目标就是村长,村支书一早就没在他的计划中。

    根据国家党章规定,村支书由支部党员大会先选举出支委,然后由支委会选举出村支部书记、副书记,再报上级党组织批准。

    另外,特殊情况下,这个职位也可以由乡镇党委直接任命。

    严格意义上来说,村支书必须得是党员,敖沐阳不符合这个条件,他没有入党过,自然做不了村支书。

    但是乡村基层情况复杂,一个村谁说的算还是靠民情,有些村庄的村支书就不是党员,这种事各地都有发生,没人捅出去就不是事。

    敖沐阳想做村长,想带领龙头村,却不是为了从村子里牟取私利,而是他在京城混过,见识过大场面,为村子如今的落后感到难受。

    再加上他有金丹这个能力,需要更大的平台来支撑他去施展,所以于公于私,他都想成为村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