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369.人情(2)
    这河蚌个头巨大,不知道已经活了多少年,外表极其惊人。

    它的贝壳形状是扇形,外壳粗糙,色泽黄褐,看起来如同两面大盾牌,那叫一个结实魁梧。

    不过人的颅骨更是坚硬,河蚌竭力闭合也没有夹碎颅骨,而是露出了一道宽宽的缝隙。

    透过这道缝隙,敖沐阳伸手摸这老河蚌的贝壳,厚度得有一公分!

    这道缝隙救了少年,河蚌被托出湖水后,里面的湖水流淌干净,取而代之是空气灌入其中,让少年得以自如呼吸。

    四五个人第一时间围了上来,有人叫道:“卧槽这么大的老蚌?这玩意儿是成精了吧?”

    “这真是稀奇了,我的老天爷,我这活了四十多岁,还没有见过这么大的河蚌哩。”

    “这娃干啥呢,怎么把脑袋能塞到这玩意里?”

    “看什么看?快别说了,赶紧想办法把他救出来!”敖沐阳吼道,“什么时候了你们还在看热闹?”

    这件事难住了他们,怎么救这少年呢?

    有人环首四顾,然后看到了湖边的石头,他捡起一块冲上来喊道:“让开,让我砸碎这贝壳!”

    闻讯而来的敖沐东一把拉住他:“卧槽,这老蚌的壳那么厚,你石头能砸碎它?别没砸碎贝壳把这娃的脑袋给砸碎了!”

    “对了这是谁家的孩子?爹娘在哪里?”

    “行了别别管这个了,先救人,先赶紧救人!”

    敖沐阳道:“用石头砸不行,那个谁家有千斤顶,用千斤顶把它贝壳给撑开!”

    “这哪能来得及?能把千斤顶拿回来,这孩子早就疼死了!”

    敖沐阳大脑飞快转动,他火急火燎的看向四周,陡然眼睛一亮:“把你手里这块石头给我,不行,这块太小了,再去找一块大的!”

    敖沐东道:“龙头,你砸不碎这贝壳,即使能砸碎……”

    “我没打算砸碎它!”敖沐阳决然道,“快去找块石头,最好是那种一头小一头大的,快去,我有办法!”

    有人立马跑去找了一块递给他,敖沐阳拿到这石头,比划了一下大小觉得可行,然后就把石头的一头塞进了贝壳缝隙中。

    很快,石头被卡住了。

    到了这时候,他让人摁住贝壳,道:“我继续往里塞石头,这老蚌要是张开贝壳,你们把这孩子脑袋拉出来,懂吧?”

    众人顿时恍然大悟:“好好。”“这法子好。”

    敖沐东在后面抓住少年两条腿,随时准备将他抽出来。

    看到这一幕,王家村有人笑了起来:“哟,东哥这是干嘛,老汉推车呀?”

    “嘿嘿,还是一款童车呢,东哥,开童车是犯法的。”

    “东哥动作娴熟啊,看来平时没少操练这一招。”

    敖沐东对他们吐了口口水骂道:“草拟吗,一群狗篮子,滚一边去!”

    其他人也跟着骂:“都是什么玩意儿?人家在救命呢,你们胡说八道些什么?”

    “王家村现在怎么净出这么些货色?都赶紧滚蛋!”

    “我往里推石头了,你们赶紧准备拉人!”

    敖沐阳大喊一声,随即往老蚌张开的贝壳缝隙中推进石头。

    更大的东西挤了进来,老蚌下意识要继续闭合贝壳,不过这下子伤不到那少年了,贝壳之间有更坚硬的石头撑着,已经夹不到少年的脑袋。

    金丹逆转,敖沐阳浑身是力气,他的肌肉如充气般缓缓膨胀起来,胸肌胀大如磐石,手臂肌肉线条起伏明显,蛮力十足。

    随着他竭尽全力的推动,贝壳终于稍微张开了一点!

    就这一点便足够了,敖沐东和其他人小心翼翼的往后拖,终于将少年脑袋给拔了出来。

    少年这会已经晕眩了,跟萝卜似的被拖出回来后,他脖子一软,脑袋歪到了旁边。

    有人赶紧试了试鼻息,然后叫道:“没死没死,还有气,快点去喊医生!”

    “喊什么医生?直接送医院呀!”

    “先看看这是谁家孩子?赶紧找他家里人呀!”

    “卧槽,狮子,这不是狮子吗?快给大勇哥打电话!”

    敖沐阳不认识这少年,他的年纪看起来跟敖小牛差不多,也就十来岁的样子,皮肤黝黑、浓眉大眼,长了个好身板,长手长腿、骨架粗大。

    听到有人喊叫,他闻声看去,发现喊叫的是王家村的人,顿时心里一动:自己不会是救了个王家村的孩子吧?

    很快,他的猜测得到证实。

    一对夫妇从王家村跑了出来,跑在前面的汉子人高马大,光着的上身肤色黑如铁石,胸口毛发浓密,肩宽体阔,看起来很是威猛。

    “杨树勇?!”敖沐阳一眼认出了这个人。

    敖沐东恍然道:“我看这沙比孩子有点眼熟,玛德,这不会是杨树勇的那个儿子吧?”

    杨树勇跑过来一把抱住孩子,眼睛顿时红了:“狮子、狮子,你咋了?这是咋了?”

    他的妻子随后跑到跟前,母性的力量是无限的,这妇女长得肥胖又矮小,可奔跑这么远愣是没被腿长的杨树勇甩开,除了能用母性力量来解释这速度,再没有其他说法。

    看到夫妻两人的紧张劲,敖沐东吐了口口水,道:“哼,瞎忙活一场,王家村的崽子啊。”

    听到这话,杨树勇疯了,他把儿子塞进妻子怀里冲敖沐东扑来,口中吼道:“你们把我儿子怎么了?!”

    敖沐阳此时已然在逆转金丹,他飞起一脚如奔雷飞驰,踹在杨树勇胸膛将他给踹了回去:“先问问你们村里人是怎么回事!”

    旁边有其他村的人拉住杨树勇,道:“唉,大勇你干嘛?人家龙头村这青年救了你家孩子。”

    “这是你家大恩人哩,不是你家仇人,你这是啥态度嘛!”

    “对呀,你娃刚才差点死在这老蚌口中,是人家龙头村的敖沐阳把他给拖了上来,也是他出主意把你家娃给救出来的。”

    杨树勇一愣,道:“怎么、怎么回事?”

    这时候昏厥的孩子逐渐清醒过来,他先前昏迷是脑袋塞在老蚌的壳子里缺氧导致,被拔出来后恢复了正常呼吸,情况很快得到改善。

    睁开眼睛看到母亲焦急的面容,他反手抱住母亲那宽如水缸的熊腰,咧开嘴便嚎啕大哭:“哇,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