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370.烤黄蚬(3)
    少年自己将事情说了出来。

    一切如敖沐阳猜测那样,他趁着午休时间来湖边摸河蚌,流程和其他人一样,先用脚踩,发现河蚌后,再扎猛子去将它捞上来。

    前面一切很正常,直到碰到这老蚌。

    他用脚踩到了这个老蚌,发现了老蚌个头很大,让他很是兴奋,以为自己找到宝贝了,就一个猛子扎到底,想要将大蚌给捞上来。

    结果老蚌当时正张开贝壳捕食,被他踩到后,老蚌受惊闭合贝壳,也是巧了,老蚌闭合贝壳比较慢,少年正好一头扎下去,竟然一脑袋钻进了它闭合的贝壳之中!

    “我以为我死定了,呜呜头好疼啊妈,呜呜,我刚才差点死了,呜呜,我喘不过气来!”少年哭的鼻涕冒泡。

    杨树勇挥手就是一巴掌:“哭哭哭,哭你妈个丑比!午休你不老老实实在家里睡觉,你跑湖里来干嘛?”

    其他人赶紧拦住他:“行了行了,回去再教育孩子,这会你瞅瞅他都吓成什么样了?”

    杨树勇的老婆使劲将儿子抱在怀里,就跟老熊抱树一样,敖沐阳看的暗暗心惊,卧槽这孩子刚出狼窝又入虎口啊,别没被老蚌夹死却被老妈给闷死……

    还有外村人说道:“大勇,你必须感谢龙头村这青年,还有你管管你们村的人,刚才大家伙都在救你儿子,就你们村的人在旁边看热闹。”

    “对呀,不光不帮忙,还笑话人家龙头村帮忙的人。”

    “你们村现在都出些什么玩意儿?要不是人家龙头村的青年,就指望你们村这些货色,你家娃今天死定了知道吗?”

    杨树勇用吃人的目光看向同村几个人,那几个人顿时尴尬,嗫嚅道:“我我我,我们不知道这是狮子,我们以为是……”

    “草拟吗啊!”杨树勇一听这话爆发了,冲上去一拳将说话的青年打倒在地。

    “这救人命的事啊!救命的事啊!你们以为是别的村的娃就不用救了?什么玩意儿啊!你们都是什么玩意儿?!”

    其他人赶紧拉住他:“大勇哥别生气。”“大勇哥我们错了,错了!”

    杨树勇狠狠的推开几人,他走到敖沐阳身边用通红的眼睛看着他,嘴巴几次张开又闭上,最后苦涩的生活道:“敖沐阳,多谢你救了我儿子!救命之恩,没齿难忘!”

    敖沐阳冷冷的说道:“不必客气,孩子没事就好。”

    他给敖沐东使了个眼色,示意他搬起那大蚌然后撤。

    敖沐东也是个大块头的狠角色,可他过去抱起那大蚌后,没走两步就累得脸红脖子粗,愣是抱不动这玩意儿。

    这让他有些尴尬,道:“靠,这玩意儿真沉,就是个石头疙瘩。”

    敖沐阳逆转金丹,上去气沉丹田、双臂用力,一把将老蚌给扛到了肩头。

    “牛鼻!”

    “龙头村这青年厉害啊!”

    “他叫啥?敖沐阳?这青年哪来的?没怎么听说过他啊。”

    “哦,他就是敖沐阳啊,连他都不知道?你这是孤陋寡闻了。”

    “老曹别装比,你还不是刚知道。”

    扛着老蚌,敖沐阳大踏步往村里走去。

    杨树勇面色复杂的看着他的背影,忍了忍没忍住,追上去说道:“喂,敖沐阳,我欠你一条人命,以后……”

    “以后少找我们村麻烦就行了。”敖沐阳头也没回的说道。

    龙头村的其他人将他簇拥在中间,如同跟随英雄凯旋,昂头挺胸,大步向前。

    敖沐东却依然感觉尴尬,道:“龙头你劲真大啊。”

    敖沐阳笑道:“练过气功。”

    “气功这么厉害?龙头教教我吧。”敖沐东顿时眼睛亮了,跟晚上公黄鼠狼看到了母黄鼠狼似的。

    “这需要长年累月的练,”敖沐阳快速转移了话题,“对了,杨树勇的儿子叫什么?狮子?这名字挺怪啊。”

    敖沐东笑了起来,说道:“这里面有故事的,原来杨树勇的儿子叫杨小虎还是啥的,反正名字带着个虎字,后来送去上学,发现一个班全叫小虎,于是他觉得这名字很俗,索性给儿子改名叫杨狮子。”

    敖沐阳惊呆了,还有这样给孩子起名的爹?

    扛回去这么大一个老蚌,全村都轰动了。

    龙涎湖多年没有产过这样的大蚌,很多人都来瞧热闹。

    敖富贵搓着手问道:“羊子,今晚就吃这个了?沃日这就太猛了。”

    敖沐阳道:“吃这个?这个跟胶皮一样,你能嚼动了算我输。”

    敖志兵老人摸着颔下胡须道:“富贵啊,这老蚌的年纪估计跟你爷爷差不多,得饶人处且饶人啊,它活到这个年纪不容易,东家,咱们放它一命吧。”

    敖沐阳道:“我本来也没说吃它啊,我把它带回来有别的目的。”

    来看这大蚌的村里人络绎不绝,不过这大蚌也没什么好看的,就看个新鲜而已。

    等到没有村里人再来看,敖沐阳便将它放入了泉眼水池中,还给了它一点金滴。

    金滴入水,老蚌赶紧张开贝壳将它吃掉,然后再度闭合贝壳,沉入水中。

    真正要做菜的是黄蚬,他把这些黄蚬子用流水洗净泥沙,然后用小刀撬进贝壳,紧贴贝壳内壁剔下完整的贝肉,切成薄片蒙上保鲜膜放入冰箱冷冻。

    看着他处理贝肉,敖富贵很是新奇:“这是什么处理法子?你直接上火蒸不就得了?”

    敖沐阳道:“你等着吃就行了。”

    敖沐东换了衣服赶过来,看他处理贝肉后说道:“龙头,不用麻烦,你随便搞一搞就行了。”

    其实这也不麻烦,敖沐阳将贝肉冰镇之后,然后就用铝箔纸包裹放上了烤炉,来了个原生态的炙河鲜。

    蒸菜也有,不过不是整河蚌,而是用蟛蜞酱蒸猪肉。

    他提前买好了五花肉,肥瘦匀称,然后在肉上抹了一层蟛蜞酱,放入盘子里用温火慢慢蒸了起来。

    蟛蜞酱需要发酵,但发酵时间不必很长,时间越长,鲜味越少。

    发酵好的蟛蜞酱看起来挺恶心的,颜色乌七八黑,上层酱汁跟墨汁似的,不过没有腥味,这在海鲜酱中是很罕见的。

    除了蟛蜞酱蒸猪肉,他还用来炒了一碗鸡蛋,自家的走地鸡的鸡蛋,他养的小鸡已经开始生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