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372.混作一团
    金慧子这个姑娘的情况,现在敖沐阳是清楚了。

    如他和鹿执紫一开始猜测的那样,姑娘是脱北者,从北高丽逃到国内来的,她在中国的身份并不合法。

    难怪姑娘愿意嫁给敖千莱,而且嫁过来后还其乐融融,在龙头村生活再不好,那肯定也比她在北高丽要好;做渔妇再苦再累,那也比在酒店当服务员要轻松。

    敖沐阳估计,敖千莱还是受骗了,这姑娘也是受骗了,他们都被那个中间人给骗了,中间人难怪会销声匿迹,他骗走了五十万,肯定得赶紧跑路。

    不过说到底两人又都没有受骗,金慧子想找一个可靠人家来过安稳轻松的生活,敖千莱则想找一个温柔能干的媳妇,双方各得其所。

    现在来看,唯一的问题在于金慧子在国内没有合法身份,如今被人举报,一个美好和睦的家庭就这样要破碎了。

    向往美好生活,是每个人的自由和权利,这不应该被剥夺。

    如果金慧子是被逼迫卖到渔村来的,或者是受骗而来,敖沐阳愿意秉公执法,帮助她离开渔村回到家乡。

    但现在看来金慧子来到渔村是自愿的,她和敖千莱组建的家庭也很幸福美满,唯一的问题在于她的身份,因为北高丽的特殊国情,她无法合法的留在这里。

    这点敖沐阳不管了,他想帮助这个家庭。

    其他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看他火速冲出家门,赶紧扔掉酒杯跟了上去。

    敖沐阳以为自己接到了宋公明的电话,来得及处理这件事,也就是将金慧子藏起来,让北高丽的相关人员无功而返。

    可北高丽方面的工作效率非常恐怖,等到他带人跑到敖千莱家老屋前的时候,看到一辆警车和一辆依维柯停在了屋门前,几个穿着便装、一脸机警的陌生人围在这座老房子周边。

    有邻居看到后便走了出来,一名穿着白衬衣的陌生男子对他举起手,操着蹩脚的普通话说道:“中国公安拌案,武馆人员,不谆考近!”

    老宅里传出厮打的声音和一个姑娘尖锐的叫声,其中还夹杂着几个男人的吼声:

    “老乡,你别鲁莽,我们是红洋警察,这是证件……”

    “回去快回去!别动手,你再动手我们把你也抓了!”

    “拦住这孙子,我靠,跟一头牛似的,这混蛋真有劲啊!”

    老屋木门被推开,两个北高丽男子押着金慧子狼狈的逃了出来。

    金慧子脸上没有了以往的笑语盈盈,满脸的失魂落魄,大眼睛没了神采,被人押着双臂弯着腰踉跄向前,形如走尸。

    随即院子里响起敖千莱的吼声:“给我让开!把我媳妇给我还回来!”

    看着这一幕,敖沐东一时间反应不过来,茫然道:“这这这怎么回事啊?”

    敖千文终究见多识广,他叫道:“不好,有人来抓千莱家的慧子,这姑娘身份有问题,估计她是从北高丽逃出来的,现在要被抓回去了!”

    “肯定是这样,唉,千莱真倒霉。”

    “多好个家庭,就这么完蛋了。”

    “这些北高丽人咋知道慧子在这里?”

    左邻右舍听到吵闹声后纷纷出门,对着敖千莱家老屋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一个削瘦的人影从门口窜出来,正是敖千莱的奶奶。

    老太太竭尽全力跑出来,一把抱住一个正押着金慧子的男子的腿,脸上老泪纵横:“你们行行好,行行好,让丫头留下行不?多少钱我们出,多少钱……”

    她话没说完,那人回身一脚踢在她胸膛,将她一脚踢开。

    金慧子哭喊叫道:“别打奶奶,别打奶奶!”

    看到老人被打,喝了酒的敖大国顿时怒气上头:“卧槽,这些孙子连老人都打?麻痹的牛逼炸了!麻痹的美国佬这么横就行了,一个北高丽也敢这么横?要不是咱们早年出兵援助他们,他们早亡国了!”

    “说这么多干嘛?上去干他们!”敖沐东甩掉搭在肩上的衣服要往上冲。

    敖沐阳一把拦住他,道:“这样不行。”

    “就这么让他们把人带走?”敖沐东吼道。

    敖沐阳急促的说道:“闭嘴听我说大国文叔你们去找村里人越多越好快去把大家都叫来,让大家混战混到车子这里来打架理由随便找。东子富贵苍哥你们跟在我身边,苍哥搞定抓着金慧子的两人,富贵你带人走直接去砖头岛把她藏起来!”

    他的话说的很快,但众人听的清清楚楚,赶紧点头:“好。”

    敖沐阳连同敖大国等人发动左邻右舍,敖千文撒开双腿在村里跑,一边跑一边喊人:“都出来都出来,跟王家村干仗了!”

    南河争水冲突没过去多久,龙头村一直在防备王家村回来找场子。

    听说又要跟王家村干仗,汉子妇女们赶紧抄起出头铁锨跑出来。

    敖沐阳号召左邻右舍去冲击陌生人的队伍,其他人看到有人往前跑,便也跟着跑,人就是这样,都有盲从性。

    短短一两分钟,四五十号人将两辆车给围了起来,好像滚滚波涛汹涌而至,北高丽的工作人员们没反应过来,已经被人群淹没了。

    后面还有人连续冲来,一边冲一边喊:“王家村的孙子在哪里?”

    “干他们,敖大国你上次借我家两万块咋没还钱?把钱给我还了!”

    “有啥钱?小城我跟你说,文叔个老不休上次在地里调戏你媳妇来着,揍他!”

    “喜子你看什么呢?看什么呢?看什么呢?上次带你出海你连个屁也没回,算爷们吗?”

    现场顿时混乱起来,几个警察出门一看顿时傻眼了。

    敖千莱从后面冲撞出来,跟一头蛮牛一般,有警察没躲开,一下子被撞翻在地。

    趁着混乱,钟苍如狼一般悄无声息靠近了一个北高丽工作人员,一拳捣在他的肋下接着捂住他的嘴巴,又是一拳砸在他后脑勺。

    旁边的一个工作人员反应过来,立马抬腿踢了上来。

    钟苍左手格挡接着突进,沉肩如冲锋车,狠狠撞在那人胸膛将他直接撞的横飞了起来。

    敖沐东抓住另外一个人,那人有出色的格斗能力,一把甩开敖沐东的手臂抓着他肩膀横膝顶了上去。

    敖富贵跳起来在他后背踹了一脚将他踹了个趔趄,他回身要攻击敖富贵,忽然发现身边的金慧子没了,顿时叫了起来:“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