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373.刁民啊
    在警察们愤怒的吼叫声中,混乱的人群终于散开了。

    村里人三三两两的站在街道上,不管隔着近还是隔着远,都在对着这里指指点点。

    几个北高丽的工作人员一脸狼狈,有人捂着脑袋、有人抱着肚子,最惨的还有人躺在地上昏迷了过去。

    警察们气的脸色铁青,一个警察用手指点着众人吼道:“冲击执法人员,攻击执法人员,这是违法的你们知道吗?你们村支书呢?村长呢?让他们赶紧过来!”

    镇派出所的警车先开到了这里,所长徐杰亲自带队,他挺着小肚腩环首四顾,然后满脸诧异的问道:“老王,这怎么回事?”

    一个年龄四十来岁的警察怒道:“怎么回事和?哼哼,这些刁民冲击我们的执法队伍!”

    一听这话徐杰脸上露出不满表情:“老王,你这是啥话?什么叫刁民?这里都是咱们的同志呀,你这一句话把他们的阶级性质都给改了,这算什么事?”

    老王先前挨了一脚正生气,所以难免口不择言。

    村里有人举着手机叫道:“我把你的话都录下来了,回去我传到网上去,你把老百姓叫刁民!”

    老王气的要吐血,他指着那人吼道:“别乱来,把手机交出来,给我交出来!”

    徐杰拦住他,皱眉道:“这都是什么事啊?你们不是说联合我们来执法吗?怎么自己过来了?”

    老王怒道:“还不是这些高丽人,他们逼我们先开车过来,我倒是想去镇上找你们呢。玛德,老徐你车上有没有膏药?我好像闪着腰了!”

    宋公明挥手道:“行了行了,都别围观了,警察执法,有什么好围观的?都回去、都回去吧。”

    天色已经黑了下来,隔着远了什么也看不清,有些村里人觉得无趣便回到家里,但更多的还是留在街上看热闹。

    警察们继续催,有人便喊道:“天热呀,我们在街上乘凉咋滴了?”

    正吃着晚饭的敖志义被人叫了出来,看到这么多警察出现在自己村里,他一时之间懵了:“徐所,这是怎么啦?”

    徐杰没好气的说道:“我还想问你怎么了,你们村里人怎么回事,怎么冲击咱们市警察同志的队伍?”

    一听这话,敖志义更懵:“啥?冲击警察队伍?这怎么可能?”

    老王怒道:“怎么不可能?你看这些人,看他的头,他的头上大口子就你们村里人砸的,还有这两个人,村里有没有医生?赶紧过来!”

    敖志义暗暗叫苦,掏出手机道:“我这就打电话叫医生,你们别急,这怎么了呀?”

    没几天就要村里换届了,用官话说,现在是稳定压倒一切,敖志义可不想出什么岔子,不过当前来看,好像村里出问题了。

    他先给敖志盛打了电话,让他带上药箱赶紧过来,然后抓着旁边的敖大国问道:“大国,这怎么了?”

    敖大国愤愤道:“敖千文说我买船的时候借了他的钱没还,我让他拿借条给我看,他说当时没写借条,玛德,这不是欺负我吗?”

    敖志义继续懵:“啊?!”

    敖千文捂着腮帮子出来吼道:“敖大国,你孙子什么意思?还想干架是不是?欠钱不还你有理了啊?”

    敖大国挥手道:“草拟吗,弟兄们给我干他!”

    敖沐东等人蠢蠢欲动。

    徐杰赶紧站在街道中间撑开手道:“先别动手,都别动手!警察在这里,有什么事跟警察说!”

    老王是老警察,一双火眼金睛不知道看过多少犯罪分子,敖大国和敖千文之间的把戏根本逃不过他的眼睛。

    他指着敖大国道:“你别在这里搅混水,我跟你说,同志,这件事很麻烦,你们不光冲击国家执法队伍,还殴打了国际友人……”

    “我们殴打国际友人?”敖沐阳走了出来,“国际友人在哪里?你说这些狗崽子?呸,他们算个屁的国际友人!刚才是他们先打我们村的老祖宗,我们都录下来了!”

    千莱奶奶倒在地上,雪白的头发迎风飘动,很乱,看起来孤寂又可怜。

    随着敖沐阳出来,更多人的靠了上来,群情激奋:

    “就是,他踹晕了我们老祖宗!玛戈璧,这件事没完!”

    “欺负我们村里人没势力吗?外国人打咱们中国人,你们当警察的不但不管还帮他们说话,你们对得起帽子上的国徽吗?!”

    “上访!我们去上访!把录像都保留下来,给市里领导看,市里不管去省里,省里不管去中央!”

    一看情况又要乱,徐杰暗地里骂了一声,他站出来说道:“大家别着急,我们马上调查今天的事,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我们老祖宗还躺在地上,她快一百岁了,有个好歹我们全村披麻戴孝去市政府抗议!”敖文昌厉声道。

    一听这话,老王等市里警察先怂了。

    敖志盛到来,看到千莱奶奶倒在地上顿时急了:“婶子,这是怎么了呀?快快快,快把我婶子扶回家!”

    千莱奶奶在龙头村的辈分确实是最高的,敖沐阳这些人属于她的第四辈,都得叫她老奶的。

    北高丽这边还有人想找敖千莱和金慧子,他找了一圈没找到人,回来对警察们说道:“人呢?我闷要抓德人呢?”

    老王等人烦不胜烦,道:“我们怎么知道?先送你们同事去医院,这都是什么事啊!”

    赶来的鹿执紫拦住他们道:“我是村里的律师,警察同志,你们现在不能走。这是我的律师证,你们先检查,然后我们再谈谈今天殴打老人的事!”

    徐杰上来找到敖志义拉过他去,道:“老敖,你赶紧安抚一下你们村里,咱们市局的同志本来是协助北高丽相关部门抓捕一名违法移民,结果不知道怎么闹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敖志义看向众人,不等他开口,敖大国先愤怒的开口:“村长,我奶你婶被打的晕倒在地啊,你作为咱们村的村长,应该怎么办你清楚!”

    看着混乱的局面,敖志义一张老脸几乎成了苦瓜:“这都闹的是什么事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