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380.鸡宝(5)
    野生的海地瓜寻找不易,敖沐阳最终也就找到了两个,这样就只能做个副菜了。

    他把海地瓜洗干净从中剖开,然后像串肉片一样串了起来,架起烤炉在上面撒上点孜然粉和辣椒粉,刷上猪油烤了起来。

    另外,他决定宰一只鸡炖个鸡汤。

    养殖池上面的鸡们虽然被束缚在养殖床上,可是因为面积大,加上吃的是鱼虾草籽小虫,喝的是山泉水,所以肉质依然很出众。

    也是没有喂养饲料、没有使用激素和药物,所以这些鸡长势很慢,至今也没有全部长大,敖沐阳只能从中挑选着来吃。

    朱朱跟着来抓鸡,她怀里抱着元首,然后看到养殖床上那么多鸡在虎视眈眈,她顿时有点怂了:“这些鸡看起来好凶哦。”

    敖沐阳挥挥手,道:“让你看看什么是真的凶。”

    安逸的趴在朱朱怀里打瞌睡的元首接到信号立马跳了出去,它一下子跳上了养殖床,甩甩尾巴、摇摇头,瞬间摆出了猛虎下山的架势。

    鸡们吓尿了,它们知道这只猫是来干嘛的,赶紧拍打翅膀四处乱跑。

    抓鸡一直以来都是元首的活,敖沐阳指了一只胖鸡:“让你吃那么多、让你长这么肥,不吃你吃谁?”

    元首迈着轻盈的脚步向那胖鸡靠去,胖鸡没有察觉到捕食者出现,还在愉快的啄食着草叶,寻找嫩叶和虫子吃。

    到了跟前,元首猛的跳起,一下子扑了上去,张开嘴叼着那胖鸡的脖子,跟拖麻袋似的,将它连拉带拽弄出了养殖床。

    胖鸡吓尿了,它死命的拍打翅膀,嘴里‘咯咯’的叫着,妄图逃跑。

    元首拥有猫科动物的狩猎天赋,它不是随意咬在那胖鸡的脖子上,而是用牙齿卡住了它的咽喉气管。

    这样,走地鸡虽然生命力顽强,切掉脖子都能蹦跶一会,可被卡住了气管,它很快就麻痹了。

    敖沐阳提走这只鸡,快速进行放血脱毛处理,然后从中切开,准备摘除内脏再洗一下。

    他正忙活着,宋秋敏拎着敖小牛过来了。

    敖沐阳笑道:“嫂子过来一起吃饭?”

    宋秋敏摇头说道:“不是,我是带这熊孩子给人家还东西,他竟然拿了颜总女儿的一个手机。”

    敖小牛倔强的梗着脖子:“妈,我没拿,是小猪送我的,我没要,她非要送给我。”

    听到声音,颜青城和朱朱走了出来。

    看到敖小牛,朱朱欢呼道:“小牛哥哥,你也来吃饭吗?”

    敖小牛看到她后,黑不溜秋的脸蛋上露出个羞赧的笑容,道:“不是,我我我是过来,就是我妈说我要了你手机,这不对,所以来还这个手机。”

    朱朱摆手道:“这是我送你的礼物呀,就像你送了我一个槐花花环头饰做礼物一样。”

    宋秋敏将崭新的手机递过去,道:“这怎么能一样呀?槐花花环不值钱,这手机得多少钱呀?”

    听了两个孩子的对话,颜青城便笑道:“小牛妈妈,孩子的友谊不能掺和金钱,在朱朱眼里,槐花花环和手机都是互赠的礼物,它们是一样的,既然朱朱收下了小牛的礼物,那就让小牛收下朱朱的礼物吧。”

    宋秋敏还要说什么,敖沐阳轻轻拉了她一把,低声道:“其实对人家姑娘来说,这手机还不如那个花环有价值呢,嫂子,别说了,你再说反而伤了小牛的自尊。”

    说着,他接过手机递给敖小牛道:“喏,礼物还给你,不过你得在你妈监督下使用,可不能自己胡乱用。”

    本来兴高采烈的敖小牛顿时又变成了霜打的茄子:“啊?唉!”

    宋秋敏想走,敖沐阳留下了她,道:“在这里吃吧,嫂子,小牛跟小猪是好朋友,咱们一起人多热闹。”

    鹿执紫也劝说,个性倔强的宋秋敏便答应下来。

    她说道:“这样,我空手过来不好意思,小牛,你回家去天井拿出我刚挖的荠菜、山蚂蚱菜,还有前些日子腌的万年青,也挖一碗过来,让颜总尝尝咱们纯天然无污染的山野菜。”

    颜青城笑道:“这就太好了。”

    宋秋敏挽起袖子,道:“来,小阳,你把刀给我,我帮你杀鸡,你去做其他菜好了。”

    敖沐阳正好去烤海地瓜,他刚点好火,这时候后院响起宋秋敏的惊呼声:“呀,小阳你来看,这是什么?”

    听到惊呼,敖沐阳以为出什么事了,便三步并作两步赶了过去。

    看到他后,宋秋敏将一个跟小鸡蛋似的的东西递给他看,道:“你快看,这是不是鸡宝呀?我是在鸡的肚子里找到的。”

    小鸡蛋呈卵圆形,整体色泽金黄,上面有一层膜,膜上带有血丝,看起来细腻而有光泽。

    敖沐兵老人凑上来看了一眼,然后顿时激动起来:“对,这是鸡宝,哎呀东家,你真是好运气,这只鸡竟然有鸡宝。”

    鹿执紫好奇问道:“什么是鸡宝?”

    敖沐阳道:“就是鸡肚子里胆囊结石吧,跟牛黄、猴枣、狗宝啥的差不多,一般得是老母鸡才有这玩意儿,这小鸡竟然肚子里有鸡宝?太不可思议了!”

    这东西看上去确实很像是传说中的鸡宝,如果真是鸡宝那就值钱了,这东西比黄金还贵,动辄就要几十万上百万,是一味很值钱的中药。

    鹿执紫上网查了查,说道:“这个鸡宝到底怎么回事,好像没有准确说法,有的说是鸡的胆囊结石,也有的说是母鸡在产卵期间,卵巢部位发炎,输卵管堵塞,然后由多个卵黄聚集而成。”

    敖志兵老人一拍大腿道:“管它是怎么来的,总之这绝对是鸡宝,这玩意儿老贵了,特别少见,我这一辈子活了七十多年,还是头一次看到哩。”

    见几人围着一只鸡讨论纷纷,朱朱带着母亲也好奇的凑上来看:“这是什么呀?一个小鸡蛋吗?”

    颜青城看了一眼,脸上露出笑意:“这是鸡宝吧?从这只鸡的肚子里挖出来的?”

    宋秋敏知道颜青城见多识广,便急忙点头道:“对的,颜总,我们都看这东西像是鸡宝,你有没有见过这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