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388.鼠争虎斗(3)
    1958年,几个海豚的头骨在加州海湾被冲上岸,海洋学家们进行了一番研究,然后才发现这一物种,并根据其栖息地进行了命名,加州湾鼠海豚。

    1997年,研究人员第一次对它们的种群数量进行了比较精确的统计,发现这种鼠海豚竟然一共只有500多头。

    之后,人类观测到的加州湾鼠海豚数量持续减少,2008年,这个种群的数量下降到两百多头,敖沐阳在京城看相关报道的时候,它们已经剩下不足百头……

    如其名所示,这种鼠海豚只居住在墨西哥加州湾的北部,栖息地面积不到4000平方公里,位置距离中国很远很远。

    可是这篇报道之所以登陆中国,却是因为鼠海豚的灭绝跟中国有关系。

    说来可笑,二者之间的关系并非直接关系,而是间接关系,首先得提一下中国南方的知名滋补品——花胶。

    花胶是鱼鳔的干制品,通常来源于石首鱼,比如黄梅鱼、大黄鱼等等,在渔家民间,花胶和海参、鲍鱼、鱼翅四种海产干货并称“鲍参翅肚”,被认为是营养价值很高的滋补品。

    加州湾除了有鼠海豚,还有很多其他鱼类,比如加州湾石首鱼,作为中国石首鱼的远亲,它们的鱼鳔便可以作为花胶。

    其实加州湾石首鱼的鱼鳔此前一直有在中国售卖,但价格和销量一直不高。

    价格高的是什么呢?是前面敖沐阳捕捉过的一条黄唇鱼的鱼鳔所制成的花胶,那被叫做金钱胶,价值犹要超过黄金!

    恰好,加州湾石首鱼的鱼鳔所制成的鱼胶,外形便与“金钱胶”极度相似。

    近些年金钱胶已经很少出产,中国将黄唇鱼定位国家二级保护鱼类,体型不够的黄唇鱼已经禁止捕捞。

    这时候一些奸商就开始借着与金钱胶的相似,开始炒作加州湾石首鱼花胶,并赋予其新名字大须金钱胶,把真正的“金钱胶”称为小须金钱胶,以更好的推广这一替代品。

    商人获得了成功,在2012年价格顶峰,一只一斤重的加州湾石首鱼鱼鳔干制品可以让商人进账将近100万元。

    这样,为了捕捞加州湾石首鱼,人们在加州湾北部布满了非法捕捞的刺网。

    刺网是一种很恐怖的捕捞工具,它不长眼睛,对于大型鱼类进行无差别攻击,加州湾石首鱼体型巨大,有些个体体长可达两米,加州湾鼠海豚与加州石首鱼生活在同一海域,体型相当甚至还要娇小一些。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明了多了,加州湾鼠海豚遭遇无妄之灾,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它们成了加州湾石首鱼捕捞过程中的受害者,也会被刺网捕捉到。

    一旦被刺网纠缠上,那鼠海豚们只能死掉!

    敖沐阳看到的这些鼠海豚当然不是加州湾鼠海豚,具体是哪种他分不清,他记得鼠海豚一共有七个亚种,不知道这是哪个种类。

    不过,不管是哪个种类,这些鼠海豚都是够英勇的,竟然追着老虎游了过来,然后从四面八方对老虎展开攻击!

    要知道,老虎如今可是一条六米多长的海洋凶兽!

    它一直有金滴食用,平时食物不缺,隔三差五还有牛肉餐补,个头跟吹气球似的长得飞快,‘小小年纪’已经有了巨大个头,堪称虎鲸中的姚明!

    在敖沐阳记忆里,老虎吃过金滴之后,就开始在海里横行霸道,从没有什么鱼类敢直撄其锋,都是见到它立马开跑。

    这次的鼠海豚让他大吃一惊,先前它们跟老虎在交战,老虎游过来,它们不但没有离开,反而一路相追,追上来后又跟老虎战作一团。

    游过来的鼠海豚有八只,它们从四面八方冲向老虎,但不是一股脑的发起攻击,正面两三只仅仅在牵扯老虎的注意力,真正在进行攻击的是四周其他鼠海豚。

    老虎个头大、爆发力强,可这样难免就牺牲了灵活性。

    恰好,鼠海豚们的力量、爆发力乃至体型都比不上它,唯独灵活性更好。

    另外,老虎是单兵作战,海豚群则组成了小兵团,就像狼群围上了猛虎,双方杀得难解难分。

    敖沐阳刚认出这些海豚的身份,它们已经冲了过来,老虎一甩巨尾,毫不畏惧迎战而上,张开大嘴冲当前一条鼠海豚咬去。

    这是老虎生气的表现,平时它对付鱼类顶多是撞击,因为它了解自己的牙齿锋利度和咬合力,一旦开咬,海洋中没有什么生物可以挡得住。

    迎头冲来的鼠海豚灵活的转动身躯,别看它们长得圆滚滚,其实它们很灵动,不光可以转移方向,还能在水中翻滚身躯,老虎一口咬空了!

    就在此时,其他海豚围了上来,下面两只鼠海豚用脑袋猛撞它的肚皮,还好老虎反应也快,尾巴一甩避开了攻击。

    不过它顾得了肚子顾不了后背,水上方一条海豚撞了下来,正好撞在它的背部左前方。

    老虎身体巨大,这点攻击的破坏力无法攻破它的防御,不至于让它受伤,可鼠海豚好歹也有上百公斤的体重,这一撞力气还是很大的,老虎自然会感觉疼痛。

    这次交锋不但没有取得战果,还让人家给揍了,老虎大怒。

    它的暴脾气发作了,在海水中左冲右突,气势极其凶悍!

    鼠海豚们却不害怕,看到老虎发狂,它们便立马灵活的摇摆尾巴和胸鳍、腹鳍,如海洋精灵般各自远去。

    等到老虎力竭,它们立马又围了上来……

    老虎毕竟不是人类,它的战斗全靠本能和经验,这点对付没有智商的鱼类可以,碰上海洋中著名的高智商种族鼠海豚,那就落了下风。

    特别是鼠海豚不光聪明,还有团队协作精神,那老虎应付起来就更吃力了。

    还好,老虎皮厚肉糙、体力无穷,鼠海豚们也攻不破它的防御,顶多是骚扰它,无法真正伤害它。

    这点得感谢金滴的改造,让老虎的智商也很高。

    鼠海豚们没有什么咬合力,光靠脑袋撞击它的小腹来赢取战果,它们对付其他鲨鱼、鲸类就是用这战术,大型鱼的小腹是要害,小腹部位脂肪少,连有肝肺心等内脏,被海豚撞击的次数多了会导致内脏破碎,进而死亡。

    老虎意识到了鼠海豚们的攻击意图,它很好的保护着自己的小腹,被逼的狠了它就降到海底来护住小腹。

    它的意思很明确,你们愿意撞我后背那就撞,但想碰我小腹?抱歉,绝对不行!

    双方谁也奈何不了谁,但谁也不让步,不断厮杀、不断交锋,可让敖沐阳看了一场精彩的龙争虎斗!

    386.

    说要带着敖千莱做海带茶菌饮料,敖沐阳不是哄他,他是打算在海上无聊,真要做点这种饮料的。

    海带茶菌饮料对大多数人来说都很陌生,哪怕是海边人也没怎么见过这种饮料,对更多的人来说,海带是一味蔬菜。

    敖沐阳也是机缘巧合下才学到了这种饮料的做法,这饮料做法不是源于海边,而是内地,因为它用的海带不是鲜海带,而是干海带。

    船上有干海带,有很多干海带,这东西是远洋船的必备,干海带重量轻、不占空间,加水泡发之后,可以凉拌可以鲜炒,能做成多种菜肴。

    敖千莱拿了一板干海带,敖沐阳让他去切丝。

    敖大国路过,看到后诧异的问道:“你这是干嘛?前两天糟蹋水果,今天又改成糟蹋海带啦?”

    敖千莱憨憨的笑:“不是啊大国哥,阳子教我用海带做饮料。你听说过海带能做海带茶菌饮料吗?真奇怪呀。”

    “海带茶菌?”敖大国嗤笑一声,“没听说过,红茶菌我倒是知道,海宝茶嘛,至于海带茶菌?哦,龙头见多识广,那就不奇怪了,他懂的多嘛。”

    他觉得这是敖沐阳在忽悠这货,给他随便找点事干,避免他去祸害水果。

    毕竟,对海边人家来说,海带的价格比水果便宜多了。

    海带茶菌饮料的做法源自红茶菌,后者是一种中国传统饮料,已经有一两百年的饮用历史,又名“海宝””,是用糖、茶、水加菌种经发酵而成的一种饮料。

    制作这种饮料需要有菌种,红洋有春秋饮用红茶菌饮料的习俗,船上就有人带了这些菌种,以备应付远洋出海带来的胃部不适。

    红茶菌饮料经过发酵后,能产生对人体有益的物质,它本身味道发酸,酸度可以抑制有害细菌的生长,对人身体健康非常有益的效果,尤其对萎缩性胃炎、胃溃疡疑难病有很好的治疗作用,有胃病的渔民常年备着菌种。

    这从红茶菌的俗名也能看出来,红茶菌俗名是海宝,敖大国口中的海宝茶,就是渔民们对于红茶菌饮料的俗称。

    制作这种饮料不难,将干海带洗干净切丝,然后加入白糖后用开水冲,等到将海带大概冲开后,再用热水煮沸。

    敖千莱拍拍脑袋,道:“阳子,干嘛要先用热水冲再去煮呀?直接用开水煮就是了,你看我多聪明,这个步骤一下子省了一道。”

    敖沐阳苦笑:“千莱叔,我毫不怀疑你的智慧,不过不能这么干,否则海带容易被煮烂了,先泡发再煮,这样最后海带依然有点嚼头,可以拌凉菜吃。”

    他让敖千莱在船舱厨房煮着海带,煮上一段时间后,关火开始降温。

    差不多晾凉到三十度,他教敖千莱把海带连水一并倒入个大桶中,往里加上白糖,再按培养红茶菌的方法接种菌子,最后拍拍手道:“行了,千莱叔,等上三到五天,它发酵成熟后就可以喝了,耐心的等等吧。”

    敖千莱信心十足:“我有的是耐心——来,再煮上一锅?”

    做这种饮料所需的海带不多,它和白糖、水的比例是一比五比一百,一捆海带能煮上很多桶饮料。

    所以,敖沐阳毫不心疼的挥挥手道:“煮吧。”

    大龙头号乘风破浪,一路向南之后,海水颜色开始有了变化,有些浅水域出现了漂亮的绿色,如灵动的玉石。

    看到这种标志性的绿水,船上的人精神振奋,南海到了。

    我国海洋鱼类近2000种,其中300多种是重要经济鱼类,有60到70种是最为常见而产量又较高的主要经济鱼类。

    就海区而论,以南海的鱼种最多,有1000多种,其中具有捕捞价值的有100到200种。

    每年春季,南方的大渔船都要开到南海来,一年收成如何几乎就要看在南海的渔获。

    南海多岛礁,绿色海水便是围绕在小岛周边。

    之所以有这么漂亮的海水,一是跟光照、海水纯净度有关,二是因为海底有漂亮的珊瑚礁,这都是珊瑚接受光线的结果。

    船开到一座小岛周围后,敖沐阳就下了锚,让船员们休息一番。

    敖大国带人放下小船,在绿色海面上划动一番,然后有人喊道:“没有海蛇、没看见鲨鱼,这片安全着哩。”

    “那就下去泡个澡。”敖沐东脱掉t恤露出黝黑的肌肤,戴上护目镜深吸一口气,一个猛子扎入水里。

    敖沐阳也下了水,这次来南海他带上了老虎,老虎跟随大龙头号奔驰一路,无论精神还是肉体都很疲惫了,需要他去抚慰一番。

    他一入水,老虎便遨游了过来。

    敖沐阳打量了一番老虎,感觉这一趟远程跋涉,让老虎削瘦不少。

    “就当给你减肥了。”敖沐阳拍拍老虎的大脑袋安慰道,“你看,隔段时间跑一个马拉松,这对身体健康很有帮助,有没有感觉自己更有精神头了?”

    老虎委屈的汪汪叫,它在海里没头没脑的跟着游动,可是累的不轻。

    敖沐阳弹出一点金滴,老虎是亲儿子,所以他弹出的金滴比平时更大,分量十足。

    除此之外,他又甩出一记小点金滴,金滴入水,分散万千,融入了周边海水。

    短暂的平静之后,海水开始热闹起来。

    诸多大小海鱼忽然出现,迎头而来的是一小群马鲛鱼,它们身躯如鱼雷,游动速度飞快,如同海洋之箭,上下飘动、前后穿梭,灵动非凡。

    之后更多的鱼出现了,鲐鱼、鲱鱼、蓝圆鲹、沙丁鱼、乌鲳等等,都是很重要的经济鱼种,不过各个鱼群都不大,全是小鱼群,没什么捕捞价值。

    敖沐阳带着老虎往水面飘去,几条眼熟的大水雷出现在他视野远处。

    看到这些大水雷,他脸色一喜:好运气,金枪鱼!

    和他渔场中那两条蓝鳍金枪鱼形象类似,这几条鱼个头大、身体圆,在水中游动的时候速度飞快,气势十足!

    不过,这些大鱼的腹部却不是淡蓝色,而是黄色到银色带有横行条纹,背鳍、臀鳍和小鳍均是淡黄色,这些地方和蓝鳍金枪鱼大相迥异,从而给它们辨明了身份:黄鳍金枪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