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397.延绳钓(2)
    龙趸不是特别珍贵的石斑鱼,即使野生状态下,一公斤也就三四百块的价钱。当然它个头大,长到身长两米一般就有一百五十公斤以上的体重,所以一条鱼也能卖个五六万块。

    有实力吃进龙趸的多是大酒店,采购之后要分类出售,做鱼片、鱼生和优质鱼丸所用,不过很少有酒店以野生龙趸为噱头,因为它们相对罕见。

    捕捉龙趸除了偶然,其他时候得靠有经验的渔民,这些鱼长的大、活的时间长,一个个都很机灵。

    在海上碰到一两条龙趸都很难,敖沐阳运气好,老虎给他找了个龙趸群。

    看龙趸的个头就知道它们要维持生命得需要捕食多少东西,所以龙趸群更是罕见,这种鱼和其他石斑鱼不一样,成群存在的可能性很低。

    但大自然就是这么神奇,这片海域海藻多、珊瑚多,鱼虾蟹也多,于是养活了多条龙趸,在这里聚集成了一个小群。

    可是怎么捕捉它们,这又成了一个问题。

    对付单体龙趸,往往用延绳钓、手钓或底拖网的方式来捕捞,可他这次碰到了一个龙趸的小群,自己忙活不过来。

    如果没有其他人在,敖沐阳可以在水中布网或者安排老虎去挨个撞晕带回船上,可大龙头号就在远处,他要是莫名其妙收获了太多龙趸,恐怕不好解释。

    想了想,他指向一只龙趸,让老虎去对付它。

    老虎气势汹汹扑了上去,龙趸先前捕食黑鳍鲨的时候也很凶残,可面对虎鲸这种天敌它就尿了,赶紧摇摆那小鱼鳍想逃跑。

    哪里来的及!

    撞开海水的阻拦,老虎雷霆般逼近,一脑袋撞在龙趸身上,跟坦克撞轿车似的,龙趸被它撞的直接在水里飞了起来。

    就这么一下子,龙趸被废了。

    不远处的鼠海豚们看的胆颤心惊,看着翻着肚皮漂起来的大龙趸,它们面面相觑:以前咱们是不是小看这大个子了?

    算它们命好,速度快且灵活,老虎未能冲撞到它们或者咬到它们,否则就以这些鼠海豚的个头,老虎尽全力撞上去,能把它们撞成碎块!

    带上这条龙趸,敖沐阳放出信号,大龙头号缓缓开了过来。

    他将龙趸拖上船,立马有人惊呼:“呀,巨石斑鱼,个头真大啊。”

    敖沐阳道:“老虎碰上的,这边水下好像还有,要不要试试?”

    正盯着大龙趸围观的船员们立马响应:“试试,必须试试,龙趸不像金枪鱼那样喜欢游来游去,要是在这里看见过它们,那估计好长时间它们会一直待在这里。”

    敖大国挥挥手道:“行了别废话,下绳,延绳钓。”

    延绳钓是海洋捕捞过程中最主要的一种作业方式,它分布面最广,捕捞能力最强,只要碰到目标,那往往会丰收。

    布置延绳钓是一项小工程,一条粗长的干线被从船舱里抬了出来,另外还有一条条支线、浮子沉子等等东西,配件很多。

    两艘小船拖着干线下水,有人在上面放了浮子,带着干线飘起在海面上。

    又有人在干线上打结,等距离往上挂支线,支线上有钓钩和饵料。

    装备设置完成,开始正式干活。

    延绳钓的干线不一定非得漂在海面上,只是在海面上可以方便渔民往上挂配件,等到配件挂完了,就要设置它的沉降位置。

    这次目标是龙趸,龙趸这种鱼一般生活在水下二十米到五十米左右的水深,这里水深是六十米,所以至少要让干线沉下去二十米。

    部分浮子被摘掉,取而代之的是安装了沉石,起初沉石重力强于浮力,所以干线一直往下降,等到降下二十米,这时候摘掉几个沉石又换成浮子。

    在这里,重力和浮力平衡,干线就这样漂在了水中,飘飘荡荡,波及范围很广。

    布置完了钓绳,船员们回到船上,然后继续出行,隔夜再来收起钓绳。

    正常来说,使用延绳钓之前需要探捕,先下少量钓线,第二天收取看渔获,以后再根据渔获量来判断中心渔场。

    有敖沐阳的指挥,这点就可以免除了,钓绳直接笼罩住了海藻丛水域,上面挂着新鲜杂鱼及小虾,有的挂了切片的马鲛鱼,这是龙趸喜欢的食物。

    大龙头号撤离,一时之间没什么事干,众人就开始研究被老虎撞死的这条龙趸。

    敖大国将鱼吊起来进行了称量,鱼的长度是一米九五,重量是一百六十公斤,相当肥大的一条龙趸。

    当然,这在成年龙趸群里算不上稀奇事,港澳台和广粤一带的渔民每年都会捞到重量在两百公斤以上的龙趸,其中纪录是三百二十公斤,足足有两米八的长度。

    看着这条大鱼,敖文昌心有戚戚:“唉,这么大一条鱼,它在海里得活了多长时间?就这么被咱们捞上来了……”

    说着,他脸上露出遗憾的表情。

    敖沐东最烦这种妇人之仁:“有什么办法?咱们不捞它难道它能长生不死?再说你看它长这么大,得吃多少活鱼活虾?那些被它吃掉的鱼虾谁来可怜?”

    敖文昌知道自己跟这些粗人没法直接沟通,于是便说道:“谁可怜这龙趸了?我就是好奇,这龙趸这么大,得是多大年纪?”

    抽烟的敖千文悠悠道:“看看不就得了?反正它们年纪都写在身上了。”

    敖文昌诧异问道:“是吗?写在哪里?”

    敖千磐笑道:“秀才,你读了那么多书、上了那么多学,这个都不会?”

    敖文昌苦笑道:“我上学不学这个呀,千磐叔,你要是会你教教我呗。”

    敖千磐道:“哈,这个简单,叔来教教你,不过不白教你,回去你给我家妮子做课外辅导,她的英语和数学太差了。”

    敖文昌点头:“行,这没问题。”

    龙趸身上有鳞片,多是细小的栉鳞,不过它们个子长的大,难免也有比较大的鳞片,敖千磐就从中取了一片。

    敖沐阳也不会通过鱼鳞在判断鱼的年龄,便好奇的凑上去观摩。

    看到他也来看,敖千磐就认真起来,道:“龙头这东西简单的很,跟树的年轮似的,其实这鱼身上也有年轮。哎,千莱,去给我拿一个放大镜。”

    敖千莱屁颠颠离开,然后拎着个望远镜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