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1.金光
    太阳毫不留情的炙烤着大地和海洋,时间才进入六月,红洋市就迎来了高温。

    敖沐阳走上码头随意的打量周围,和他五年前离开家乡时一样,浑浊的海面上停靠着几十艘船,大多是筏子、舢板和小渔船,大船少见。

    这个小码头叫龙王渡,他在的村子名为龙头村,二者名字息息相关——相传在明清时期,曾经有龙在敖沐阳的家乡出现过。

    那条龙从深海九渊之下腾飞,在码头这里经过,留下了‘龙王渡’的名字。它后来上岸飞升,飞升前龙头所在的地方,就成了他们村子。

    敖沐阳刚在脑子里过了一遍从小听到大的传说故事,一艘挂着舷外机的小型铁皮船靠上了码头。

    船刚停下,船头上一个二十七八岁的黑脸膛青年喊了起来:“轮渡、轮渡,龙头村、石家村、前滩镇,有去的没有?要去的赶紧过来买票,开船不等人喽!”

    一支十来人组成的旅行队走了过去,有人问道:“船长,去前滩镇多少钱?”

    青年打量了他们一眼,闷声闷气的说道:“四十块一个。”

    又有人问道:“这么贵呀?那去王家村多少钱?”

    “这还贵?瞎闹!去王家村一百块!”青年硬邦邦的留下一个报价,低下头开始收拾缆绳。

    游客们听出他语调中的应付之意,有人不满意了,说道:“别以为我们外地的就好骗,王家村属于前滩镇,隔着镇子没多远,怎么差这么多?”

    黑脸膛青年头也不抬的说道:“爱坐就坐,反正去前滩四十、去王家村一百。”

    他这话说的很冲,周围准备坐船的人表情难看起来。

    敖沐阳快步走了上去,笑嘻嘻的问道:“船哥,那去龙头村呢?”

    青年依然不抬头,不过态度好转起来,他说道:“龙头村便宜,只要二十块,还免费给介绍村里的渔家乐,绝对不坑人。”

    敖沐阳掏出二十块钱递给他,叹着气道:“这才几年,物价涨了这么多啊,我去京都的时候,记得还是五块钱一趟。”

    青年听了他的话抬起头,然后惊喜的叫了起来:“卧槽!羊子?他娘的是你?你、你这是啥时候回来的?”

    刚才青年一出现,敖沐阳就认了出来,这是他村里的好朋友,名叫敖富贵,两人从小光着腚玩大的。

    拍了拍哥们的肩膀,他微笑道:“刚回来,再过两天是那啥日子,我回来陪陪我爹娘。”

    听了他的话,敖富贵脸色一暗,他张张嘴又闭上,最后低声道:“那行,回来就好,你快上船,咱回家。”

    敖沐阳上了船,又有十几个人也跟着上来,他们都交了二十块钱渡船费,同样跟着前往龙头村。

    过了十多分钟再没人上船,外表长满铁锈的外挂机‘轰隆轰隆’的叫了起来,这艘看起来有年头的铁皮船开进了宽阔的海洋。

    等到敖富贵收完乘客的钱回来,敖沐阳奇怪的问道:“咱们村子隔着镇子没有多远,从地上走过去也就是半个小时的光景,你怎么少收一半的钱?”

    敖富贵抿了把鼻子憨厚一笑,说道:“你不知道羊子,这几年镇子上和村里都在搞渔家乐,咱们村也有好几家。省一半钱,大家就愿意坐船到咱们村,这样说不准有人就顺路在咱村渔家乐吃饭。”

    敖沐阳明白过来,说道:“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好心肠。”

    龙王渡距离龙头村的码头大概是二十五公里,铁皮船的舷外机马力不足,速度很慢,能跑七八节就不错了,这段距离差不多需要一个半小时才能走完。

    二十五公里的距离不算远,如果从陆上走,那即使是骑电动车,一个小时就能轻松到达。

    可是他的家乡地势很不好,是中国少见的山海衔接地区,陆地上到处是高山峻岭,很多村子还没有通公路,要出行只能通过海上。

    看着岸上连绵的高山踪影,敖沐阳问道:“我在外面听说国家有个工程叫村村通,专门给农村修路,咱们村里还没有通路吗?”

    敖富贵叼着根香烟踹了船板一脚,他闷闷的说道:“没法修,政府说代价太大咱们又有船渡,一直没修。”

    听了这话,敖沐阳摇了摇头。

    他们确实可以船渡,可家家户户都是小船破船,从村子到码头就得一个半小时,更别说去城市了,谁家孩子出去上学或者有个头疼脑热想去医院就得折腾掉半条命。

    一边聊着天,他一边放眼往四周看去,附近浅海水域没什么船,只有一些小舢板飘荡在海面上。

    过了十几分钟,一艘通体刷着白漆的拖网渔船出现在了海面上,敖沐阳随意的说道:“这船不错,谁家的?”

    敖富贵看了一眼后面色一变,他恨恨的说道:“不错个屁,是王家村的船,你这一回来就碰上他们,真是晦气!”

    王家村和龙头村是邻村,两个村子之间就隔着一座湖泊。

    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这话并不适用这两个村子。

    在敖沐阳的记忆里,两座村庄之间有世仇,而且跟他刚才想起的那个传说故事有关。

    据说,神龙飞升之前脑袋在地上碰了一下,还往土地的西边吐了口灵泉,泉水后来变成了一座湖泊,叫做龙涎湖。

    当时很多人看到了,好几个家族都赶了过来想住在这片沾着龙气的土地。

    大家都想住在这里,而土地太小住不下这么多户人家,于是家族之间展开了械斗来争夺。

    争到最后获胜的是敖沐阳的祖先,他们住在了龙头点过的土地上,其他家族则留在了龙涎湖的东侧,组建了一个叫做七姓村的村庄。

    经过几百年的发展融合,王家人力压其他六家成为了当地最大的一支,将村子改名为王家村。

    两个村子起初是争龙头村的土地,后来开始争龙涎湖里的渔获,再往后还争海洋里的渔获。

    就这样,斗争持续了几百年,最终变成了世仇。

    敖富贵阴沉着脸转动船舵想转向,但王家村的渔船是专门向着他来的。他的船太老太破旧,开来的渔船则是新式的拖网渔船,速度和灵活性差一大截,人家轻而易举逼近了上来。

    王家村的拖网渔船应该刚买没多久,船身涂抹的白色油漆铮明瓦亮,侧方船舷下面写着船名:屠土龙号!

    两艘船靠近,拖网渔船的船头上也站着一个青年,他靠近后大声喊道:“敖富贵,你个煞笔又搞私营运?真踏马大胆,找死啊……”

    青年开口便骂骂咧咧,敖沐阳看了他一眼后打断他的话说道:“王栋梁?嘴巴干净点吧,几年不见,你怎么越混越回去了?”

    这个名叫王栋梁的青年是他的中学同学,父亲是王家村的村主任,从小脾性顽劣。

    上学的时候他嫉妒敖沐阳成绩好、人缘好,经常去找麻烦,但只要没有太多帮手,每次都会被收拾的很惨。

    听到他的话,王栋梁一愣,他仔细打量了一番,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哎哟哟,这是谁?一中的尖子生呀?好几年没见了,我还以为你死了呢。对了,你爹娘也好几年没见了,他们去哪里了?”

    这话说的非常难听,旁边的敖富贵脸色大变,伸手抄起船头的鱼叉吼了起来:“草泥马的x,孙子我干死你!”

    敖沐阳心里更怒,如果是面对面王栋梁敢说这话,他肯定动手打的他连亲娘都认不出来。

    但现在没法动手,对方的拖网渔船比他们的铁皮船高出一两米,且船上人数更多,愤怒于事无补。

    压住怒火,他摁住敖富贵的肩膀沉声道:“就当听狗叫,后面收拾他。”

    王栋梁见敖沐阳没有发火,似乎觉得没什么意思,回到驾驶舱亲自掌控船舵,懒洋洋的喊道:“都坐稳了,咱们走喽……”

    拖网渔船缓缓加速,贴着铁皮船离开,但就在他们船头靠近的瞬间,渔船的船头忽然微微转动撞在了铁皮船的船头上!

    铁皮船稳定性不好,被撞上后猛的抖动了一下,站在船头的敖沐阳没有站稳,身躯一个踉跄,脑袋正好撞在了旁边敖富贵举起的鱼叉上,额头登时被划破了个大口子!

    只感觉一阵剧痛,敖沐阳下意识的捂住头。但就在这时,渔船再次撞了铁皮船一下!

    这下铁皮船抖动的更厉害了,船上乘客被撞的东倒西歪,而敖沐阳额头疼痛没站稳,一下子掉入了海水中。

    落海后他并不慌张,海边长大的渔民孩子哪个不是从小精通水性?

    另外刚才站在他身边的敖富贵跟着跳了下来,伸手拉住他的胳膊想将他拉出水面。

    但就在这时候,敖沐阳视野中模模糊糊的出现了一道金光!

    这金光只有拇指肚大小,光芒柔和,好像萤火虫。它在海水中飞快游动,轨迹混乱,最终一下子撞在了敖富贵后背上。

    接着,让敖沐阳惊讶的事情发生了,这道金光竟然穿过了敖富贵的身体,保持极快的速度向他面前撞来,正好撞在了他的额头正中受伤的地方!

    就在他奇怪这金光是什么东西的时候,他的大脑忽然产生一阵触电般感觉,接着他惊恐的发现自己无法控制身体了。

    此外,更让他惊恐的是,他的身体感受不到浮力了,好像铁块一样沉入海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