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6.渔获码头
    龙虾群安静的待在水下,位置跟昨天他见到的时候几乎没有变化。

    这很正常,龙虾在水下虽然有较强的活动能力,可是在五六十米的深水处,它们的活动能力就很差了。

    锦绣龙虾一般生活在浅水处,最深不过十米,这种深度水温较高,它们活性较强。到了五六十米的水深,水温就很低了,它们的活性就变差很多。

    据敖沐阳所知,锦绣龙虾发现的最深处是一百五十米左右,但在二十米以下的海洋中已经是很罕见。

    这些龙虾来到如此深的水域生存,导致活力下降、食物减少,之所以来吃这个苦头,显然是被人类给逼的。

    浅海区的渔获被渔民们日夜捕捞已经枯竭,锦绣龙虾族群必然是为了避难才跑来这么远。

    敖沐阳潜了下去,随手拿起一条大龙虾看了看。

    大龙虾很有攻击性,双螯如老虎钳,不过这里水温低,它们活性差,攻击性更差,被人抓到后只能束手就擒。

    这是一条年龄很大的龙虾了,头顶长须有七十公分长,体长有四十公分,重量大约有四五斤,估计年龄得有四五十岁。

    锦绣龙虾到了二十厘米后,大概一年就能长一厘米,长到五六十岁就停止生长,到了这时候,它们生命差不多到头了。

    两条大龙虾已经没有多少年头好活了,敖沐阳觉得不如帮助自己去好好生活,至于虾群里剩下那些小号龙虾,他决定放过它们。

    海里人都知道不能竭泽而渔的道理,可近些年经济发展太快,人们被金钱冲昏了头脑,只顾往自己腰包里搂钱,严重破坏了海洋生态。

    用随身携带的皮筋将两条大龙虾的双螯给捆住,它们双螯太大了,跟敖沐阳巴掌似的,耗费了他二十多个皮筋才捆住。

    他不白白绑走两个大龙虾,想了想,他伸手放在一个小号龙虾身上,然后逆转金丹,将一些水气传给了它。

    以此类推,总共二十五只小号龙虾,都得了一点水气。

    这算是以物易物,他带走大龙虾,让虾子虾孙们拥有更强的生命力。

    双手各拎着一只大龙虾,靠双腿摆动的力量浮出水面,敖沐阳刚冒头,船上垂头往下看的将军大喜,立马跳下水欢欣鼓舞的绕着他转圈,一边转一边拿舌头舔他脸。

    敖沐阳脸上痒痒忍不住大笑:“行了行了,知道你开心,快回去,上船,咱们去换好吃的。”

    船上有他准备的泡沫箱,他在里面放了几个结冰的矿泉水瓶,这样将大龙虾放进去,可以保住它们正常生存。

    可怜将军是一条孤陋寡闻的金短毛,它头一次看到这么大的龙虾,好奇的用爪子去拨弄着玩。

    别看大龙虾在海底老实的跟地瓜似的,到了海面上被阳光一照,体温升高,活力立马来了。

    它们挥舞起两个大螯对将军示威,一层层皮筋被撑的变形,由此可知它们大螯的力量多可怕!

    要不是大螯有皮筋绑着,大龙虾今天一定会让将军付出血的代价,让它知道锦绣龙虾为啥背壳这么灿烂。

    敖沐阳盖上泡沫箱的盖子,撑着舢板在海面上漂。

    半个小时后,他看到一艘渔船往红洋方向开,就站起来举着衣服摇晃。

    这是海上的简易旗语,意思是需要得到渔船的帮忙。

    老话说,欺山莫欺水,人的力量对于海洋来说太渺小了,要想在海上活下去,人就必须团结起来。

    所以,渔民们之间有个不约成俗的规矩,海上有人求救,那只要碰上就得不计报酬的帮忙。

    渔船靠近,有人问道:“哪个村的?干啥?”

    敖沐阳道:“我是龙头村的,你们去红洋?能不能拉我一程?我给一百块钱。”

    船上人招招手道:“行,我老表你们村的,给你个便宜价,一百块上来吧。”

    敖沐阳带着将军爬上船,将舢板绑在船后,他暗暗咋舌,以前拖舢板去一趟红洋也就是二三十块,现在一百块竟然都是友情价了。

    一段时间后,昨天刚刚离开的红洋码头再度出现在他眼前。

    这次他们不是去航运码头,而是去了渔获码头。

    红洋拥有中国最顶级的优良港口之一,也是中国顶级海洋发达城市之一。

    在开海时期,每天都有大量海鲜从这里送sh岸,然后通过陆运、海运和空运送往各大城市,再送进千家万户!

    此时上午时分,渔获码头后面长长的街道变成市场,街道两旁全是摆摊的海鲜贩子,蛤蜊、扇贝、生蚝、螃蟹、鲳鱼、黄花鱼、紫菜等等,各种各样时令海鲜应有尽有。

    大龙虾也有,不过少见,价格很高,一斤以内的是每斤两百块,一斤到两斤的卖每斤五百块,两斤到三斤就是每斤上千块。

    三斤以上的价格,敖沐阳没查到,因为市场上罕见三斤以上的大龙虾,有也没报价。

    卖龙虾的地方比较集中,和海参鲍鱼的摊子在一起,一些酒店机关的食材采购人员经常出没,这才是真正的顾客。

    敖沐阳扛着泡沫箱、带着将军去了龙虾市场,他正走着,有人忽然用一只扇贝壳砸他。

    他扭头一看,看到一个满脸青春痘的青年在对他嘻嘻笑:“喂,你是龙头村的崽子是吧?哈哈,还认得爷爷我不?”

    敖沐阳看他眼熟,好像昨天在王栋梁身边见过。

    于是他微笑道:“对,我是龙头村的,我当然认得你,你是王家村的对吧?”

    青年得意点头:“算你有点眼力劲。”

    敖沐阳道:“痘哥谬赞,像痘哥这样鼎鼎大名的人,没眼力劲的人也能认出来,您这张脸太有特色了。”

    听了他的话青年一愣,道:“你叫我啥?”

    敖沐阳没回答,继续道:“痘哥你在这里干嘛?哟,你也卖大龙虾?”

    青年不傻,自然能听出他口中的挖苦之意,顿时勃然大怒:“尼玛币你叫我啥?你找死是吧?”

    敖沐阳可怜的看着他道:“唉,痘哥你的耳聋毛病还没治好?我在京都认识一位老军医,专治梅毒淋病艾滋病还有耳聋,要不要介绍给你?”

    旁边的顾客、摊贩听了两人斗嘴顿时大乐,现场响起哄堂大笑。

    青年气的抓狂,拎起剔鱼刀要去收拾敖沐阳。

    将军感觉到了他的敌意,立马跳了出来,只见它全身金毛炸起,瞪眼咆哮:“汪呜汪呜!”

    就在这时候,一个胖乎乎的中年人走过来问道:“谁家的狗?喂,这龙虾怎么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