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7.虾对虾
    敖沐阳吹了声口哨,将军收起炸开的毛跑回来,临走前还瞪了痘痘脸青年一眼,眼神中的警告意味很明显。

    “好狗!”旁边立马有人喝彩。

    敖沐阳也发现将军是好狗,不知道是不是内丹的缘故,它出奇的听话、有灵性,卖相也越来越好,今天就比昨天看起来更精神。

    顾客上门,痘痘脸顾不上跟敖沐阳斗气,他赶忙笑道:“哟,宋老板,你亲自来市场了?来买龙虾?你瞅瞅、你瞅瞅,都是刚从深海捞上来的好虾,个头怎么样,够大吧?”

    胖胖的宋老板咂咂嘴道:“个头还行,不过这锦绣龙虾你跟我说从深海捞的?是你们自己养的吧?”

    痘痘脸笑道:“开玩笑了宋老板,你是行家,你当然知道这玩意儿人工可养不了,所以才这么贵。”

    他摊子上龙虾不少,多是澳洲龙虾、美国缅因龙虾之类,锦绣龙虾仅有三两只,像神像一样供在最高处。

    宋老板背着手打量锦绣龙虾,最终他摇头道:“太小了。”

    痘痘脸搓搓手道:“宋老板要大货?那好,我就把镇店之宝拿出来了!”

    他回头招呼一声,有人从彩钢瓦房里小心翼翼抬出一个鱼缸,里面趴着一条三十多公分的大锦绣龙虾。

    见此,周围的鱼贩子顿时讨论起来:

    “哟呵,小王这里还有这好货?”

    “麻痹这可真是镇店之宝,今年还没碰上这样个头的锦绣虾吧?”

    “多少钱?这虾可以啊,报个价老板!”

    顿时有好几个在寻找龙虾的顾客围了上来,询价的声音络绎不绝。

    宋老板眼睛一亮,道:“这虾多少钱?”

    痘痘脸青年竖起一根手指道:“不多不少,一万块!”

    听了这报价,闻讯而来的人纷纷倒吸凉气:

    “一万块?麻痹杀人啊。”

    “你去抢钱得了,这龙虾能卖一万块?”

    宋老板也摇头:“价格太虚了,去年我还买了一只差不多块头的,才五千块。”

    面对七嘴八舌的质疑,痘痘脸青年老神在在:“对,宋老板,您也说了,五千块是去年的报价,今年可不是这价了。”

    看着众人,他继续说道:“我卖一万块这是便宜的,你们都看新闻了吧?闽南有人逮了个七斤的虾可是卖了六十万!”

    立马有人冷笑道:“不说人家那虾是前所未有的大,就说人家那虾的背壳斑纹,那是锦绣龙虾从没有出现过的彩色星河,百万挑一,你这就是普通龙虾好吗?”

    随着争论,吸引来的顾客更多了。

    看到这么些人对龙虾感兴趣,敖沐阳也来了精神,他问一个戴着金链子、围着爱马仕腰带的中年人道:“老板,您要买大龙虾吗?”

    得意洋洋的痘痘脸青年听到了他的话顿时大笑起来,他说道:“这里的老板都要买大龙虾,咋了,你有?哦,对,你们龙头村盛产大龙虾,去年龙头村水田里的大龙虾可是在市场上出过名的。”

    听了他的话,周围有人笑了起来。

    这是一件丑事,敖富贵昨天还给敖沐阳说过。

    龙虾分大龙虾和小龙虾,二者名字相近,但就像大黄花鱼和小黄花鱼一样,它们不是一个物种,小龙虾再怎么长也成不了大龙虾,正如小黄花鱼再怎么长也成不了大黄花鱼。

    不过同样跟大小黄花鱼外貌相似这个特点一样,大小龙虾的样子也是差不多,不懂行的人还真认不清它们的区别。

    于是有些人就起了坏心思,他们从水田养小龙虾然后挑选其中个头大的,按照大龙虾的幼崽为名来卖,毕竟小龙虾旺季一斤才十几块钱,大龙虾怎么着也能卖七八十块以上。

    最终这买卖被人识破然后举报了,龙头村有几个人被工商局当场逮住。

    其实真正主导这买卖的是王家村和一些大贩子,可人家有权有势有关系,就从这件事里摘了出来,龙头村几个渔民倒霉成了替罪羊。

    无论怎么说,这件事上龙头村的人理亏,敖沐阳不跟痘痘脸去斗嘴,他问爱马仕中年道:“老板,您要多大的虾?”

    痘痘脸青年刚才斗嘴的时候落了下风,心里一直不忿,这会看到敖沐阳不回嘴,以为他心虚了,就想趁机打落水狗。

    他指着敖沐阳大义凛然的说道:“卧槽,龙头村的,我跟你说别想在老子面前乱来,带上你的小龙虾滚蛋!”

    敖沐阳斜睨他一眼道:“谁说我这里是小龙虾?我有大龙虾,比你的还大。”

    他这话说的有点软弱,痘痘脸青年才不信他的话。

    昨天他在船上,通过王栋梁知道了敖沐阳刚从外地回来,知道了他现在没有船也没有渔具,所以他敢打包票敖沐阳不可能捕捞到如今近海极为罕见的大龙虾。

    于是,听了敖沐阳的话他狰狞一笑,道:“马勒戈壁,死鸭子嘴硬啊,你有大龙虾我把我这里的大龙虾给你……”

    他的话音一落,敖沐阳懒得多说,直接掀开了泡沫箱的盖子。

    两条四十多公分长短的大龙虾露出在众人面前,龙虾甲壳色彩斑斓,两条长须还在有力的甩动,一看就是活力十足!

    这两只龙虾一出现,街道上就跟卡车轮胎漏气似的,啧啧吸气声那叫一个响亮。

    有人不敢相信,当场搓了搓眼睛:“我娘咧,不是花了眼吧?半米中华大龙虾?我出海二十年也没碰到过啊!”

    短暂的发愣之后,市场沸腾了。

    本来围着痘痘脸青年的人纷纷围到了敖沐阳身边不断发问:

    “这虾哪里来的?什么价?”

    “我要了,左边这只我要了,多少钱?”

    “麻痹能进水族馆了这玩意儿,真稀罕,拍个照发朋友圈。”

    敖沐阳没有理睬报价,他让将军看住龙虾,自己走到痘痘脸青年面前开始捞龙虾。

    痘痘脸青年怒了,吼道:“曹尼玛,干啥……”

    敖沐阳最恨人家辱骂自己父母,他挥拳捶了上去,厉声道:“嘴巴干净点,还有都是男人,一口唾沫一个钉,你刚才不是说了吗?你的大龙虾都是我的!”

    痘痘脸青年被捶的倒退两步惨叫一声,他的同伴立马围了上来,虎视眈眈。

    敖沐阳毫无所惧:“怎么?耍赖呀?你爹娘没教过你们做生意最讲究诚信,你们不要诚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