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13.手艺
    敖小牛家里正要开饭,傍晚宋秋敏择的小油菜没做,而是晾了起来,晚上就是米饭和小杂鱼汤。

    看到敖沐阳拎着锅子、端着盘子回来,宋秋敏一脸诧异的问道:“羊子咳咳,你这是干嘛?”

    敖沐阳道:“这不吃晚饭吗?我请你们尝尝我手艺,我在京都学的是厨师,给你们做两道菜尝尝。”

    他打开高压锅盖,鸡汤香味如破开封印的神力一般,腾空而起、四处飘荡。

    敖小牛一嗅到这香味,肚子顿时响起‘咕噜咕噜’的声音,宋秋敏也下意识的吞了口口水。

    一锅鸡汤熬到剩下一半,汤水由透明变成了金黄色,鸡肉则变成白色,红色枸杞漂在汤面上,红白黄三色相间,色彩动人。

    雪白的鸡肉一看就很嫩,敖沐阳舀了一碗出来,香味更浓郁了,白色鸡肉带着热气抖索,看了就让人眼馋。

    他把碗递给宋秋敏,道:“嫂子,来,尝尝。”

    宋秋敏赶紧道:“这是干啥?你刚才回去就去炖鸡了?”

    敖沐阳点头道:“对,小牛别愣着,坐下,喝鸡汤、吃鸡肉,鸡骨头给将军,这里有军曹鱼刺身,尝尝老叔的手艺。”

    敖小牛瞪大眼睛看向母亲,满脸期盼。

    宋秋敏为难道:“这怎么好意思?咳咳,看这鸡的样子,这是走地**?咳,你炖这一只可贵家伙了。”

    敖沐阳笑道:“嫂子你这么说多见外,一只鸡能多贵?我看你不是养了吗?大不了等你家鸡大了给我一只,来,快趁热喝。”

    宋秋敏明白他的心意,搓搓手道:“好,羊子,那嫂子不客气了,再客气下去就矫情了。小牛,谢谢你叔,吃吧。”

    敖小牛乖巧的道谢,抱着碗先喝了口汤,然后眼睛一亮叫道:“真香,妈你喝,你先喝,你快尝尝。”

    宋秋敏喝了一口鸡汤,然后就停不下来了。她很节俭的小口抿着,没有大口喝,可是一碗鸡汤抿着抿着也很快喝完了。

    敖沐阳推过盘子,道:“鸡汤油腻,不能多喝,来,搭配刺身吃。”

    鸡汤香味很浓,此时再吃清淡的刺身,更能品出海鲜味。

    将军等着吃骨头,结果娘俩把骨头都嘎嘣嘎嘣嚼碎咽下去了,等了很久它也就等了几块实在嚼不烂的骨头渣子。

    敖沐阳要起身离开,宋秋敏急忙道:“你等等,我给你把锅子倒出来。”

    敖小牛立马往厨房窜,敖沐阳拦住他,笑道:“不用,别倒锅子,一倒香味都跑了,你就留在里面,明早上热一热来个汤泡饭或者鸡汤面,准好吃。”

    “锅子咋整?”

    敖沐阳道:“这还不简单,等你们倒出来了再让小牛给我送过去,以后小牛午饭和晚饭跟我吃。你也不用做了,嫂子,小牛吃完给你带一碗回来就行了。”

    宋秋敏拨浪鼓一样摇头:“这可不行……”

    敖沐阳打断她的话道:“有什么不行?我自己一个人吃饭没意思,多双筷子的事,行了嫂子,你们吃完了早点休息,我先走了。”

    将军低头努力抽鼻子,希望临走之前再找点香喷喷的鸡骨头吃。

    结果它努力一通也是白搭,敖沐阳出门后,它只能垂头丧气的追上去,那失望的叫一个黯然销魂。

    天色还不算晚,他看既然来到村西头了,就打算去老师家里坐坐,自从他回来还没有去拜访过老师,这次正好可以顺便了解一下秋敏嫂子的病情。

    他的老师叫敖志盛,以前是乡村教师。

    龙头村挺大的,人口有一千多人,足足三百多户,早些年孩子多,政府在村里设置了一个小学,敖志盛就是当时学校的校长。

    不过因为孩子数量减少,在敖沐阳小学毕业后,村里学校就撤销了,统一并到了镇上。

    敖志盛等乡村教师没有编制,教育局便没给安排工作,直接让他们解甲归田。

    除了是一名曾经的乡村教师,敖志盛还是一名赤脚医生,经营着村里唯一的诊所,村民们有个头疼脑热、小病小灾都会去找他,毕竟乘船出去不管去镇子还是哪里都太费劲了。

    结果他上门一问,敖志盛趁着这几天天好上山采药去了,他师承爷爷和父亲的中医学,用的很多草药因地制宜,都是来自大龙山。

    这样,他只好先回家。

    中午敖小牛来还高压锅,敖沐阳说正好,拿了锅子他往里放了腌制好的鱼鳞,放到火上炖了起来。

    敖小牛问道:“叔,你要熬鱼冻吗?”

    敖沐阳盖上盖子笑道:“对,晚上吃鱼冻,到时候给你妈带一碗回去,这玩意儿滋阴止咳。”

    敖小牛笑道:“好!”

    鱼冻是渔家特色小凉菜,用鱼鳞煮水后放到冰柜里冷冻而成,以前没有冰箱冰柜多在冬天制作,现在一年四季都能做,是夏天很受欢迎的一道菜。

    中午吃的是泡椒酱肉炒饭,前两天他从红洋买足了材料,自己腌了泡椒、炖了酱肉,今天正好能吃。

    绿色的泡椒、黑色的酱肉、白花花的米饭,下锅油炒后又香又辣,大热的夏天吃一碗很开胃。

    敖富贵定点跑来蹭饭,他和敖小牛跟比赛似的,一人一大盘子炒饭,敖沐阳回屋一趟再出来,竟然吃光了!

    他大惊:“你们往嘴里倒啊?”

    敖富贵嘿嘿笑道:“麻痹小牛吃的太快,我被他带节奏……”

    “私底下无所谓,在孩子面前少说脏话。”敖沐阳皱眉打断他的话。

    敖富贵依然嘿嘿笑,敖小牛不好意思的抹抹嘴道:“阳叔,你就做了两盘吗?我吃多了。”

    敖沐阳道:“不是,饭有的是,我是觉得你们吃太快没有吃菜,味道不行。”

    说着他放下盘子,里面是一些泡椒汤腌的竹笋,脆生生、辣乎乎。

    于是敖富贵和敖小牛又各来了一盘子炒饭……

    吃饱喝足,敖小牛利索的收拾碗筷去洗刷。

    敖沐阳没阻止他,他在莞香树下拉开一张躺椅,悠然自得的享受着海风。

    等敖小牛忙活完了过来乘凉,他拿出一叠钱递给他道:“带着饭一起回去给你妈。”

    看着这叠红票子,敖小牛赶紧后退一步:“阳叔……”

    敖沐阳道:“你可别跟你妈一样犟啊,你太犟以后别跟着我玩,这是叔卖军曹鱼一点小钱,没多少,拿回去。”

    之所以他没给宋秋敏,是因为他知道那女人倔强的很,自己说服不了她。

    敖富贵说过,这几年她家里人上门不知道劝说她多少次改嫁,但从未有人能让她心动一点点。

    敖小牛擦擦手,磨磨蹭蹭的接过了钱。

    他想跟阳叔玩,阳叔闯荡京城多年没回来,是个能人,一回来就能捕到大龙虾和大军曹鱼,更是个能人。

    他想跟着个能人去出人头地,给妈治病,给妈过好日子。

    另外,他也想要钱,家里太穷了,真的太穷了,他比谁都清楚这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