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14.养龙虾
    下午,他又摇着舢板出海,一人一条狗。

    他没急着去捕鱼捞虾,而是先漂在海水里吸收水气,同时躲避烈日。

    阳光一天比一天烈,气温一天比一天高,没有下雨的势头,村里的农田很不好收拾。

    漂在海水里,他不动弹既不会下沉也不会浮起来,反正周围没人,他不怕这一幕会吓到谁。

    将军习惯了他长时间呆在水下,它也会下水游几圈,累了就爬上船,有劲了再下去折腾,一人一狗倒也是欢乐。

    悠然自得的在水里泡了两个小时,金丹稍微大了一点,跟个大玻璃弹珠似的了。

    这时候远处出现了一艘拖网渔船,敖沐阳皱起眉头,这船拖的是底栖网,虽然不是绝户网,可是对近海生态环境破坏还是很厉害。

    不过他知道,渔民也不愿意这么干,但没办法,出海了就得赚钱,起码得赚回油钱和人工钱,否则家里老婆怎么过日子?孩子怎么上学?

    真正使得近海生态崩溃的不光是渔民,还有个很重要的因素是污染。

    红洋是一线大城市,每天不知道多少生活污水排入海里,另外沿岸还有一溜溜的工厂,这些工业废水才可怕!

    渔船拖着网转了一圈又一圈,敖沐阳在水下看,发现他们没什么收获。

    不过期间他运气不错,在一处海草滩里发现了一个龙虾群。

    这也是锦绣龙虾,但是个头小,大多只有他的巴掌长短,大大小小四五十只。

    渔网这么拖,迟早会将它们拖进去,敖沐阳想了想,就带上皮筋下海把它们全捞了上来放进桶里养了起来。

    这些龙虾还小,卖不上价钱,他想自己养着,少量养锦绣龙虾不难,现在技术上无法突破的是人工养殖情况下的锦绣龙虾繁殖问题。

    小虾们活性不行了,周边海水受到污染,让它们都有一股病恹恹的样子,不像他小时候捕捉的大龙虾,一只只生龙活虎。

    另外他钓到了几条白毛鱼,这也是当地一种经济鱼种,学名南方舵鱼,属于暖温性中下层鱼类,喜欢栖息在岩礁附近,有着锋利牙齿。

    它们很不好钓,因为牙齿能轻易咬断胶丝线,所以一般靠渔网捕捞。

    这种鱼食谱很有意思,温暖季节它们以肉食为主,冬季就改成吃青苔海藻,荤素搭配,肉质营养丰富。

    体型上来看,它们长得身体侧扁略呈椭圆形、口小身子大,鱼肉很肥实。

    此外再就是海鲈鱼和海鲫鱼,这是近海最常见的两种鱼,收获也最多,价值最低,不过因为他钓的是野生鱼,倒是值些钱。

    带着鱼虾回家,他先在院子里收拾了个鱼池,这是渔村家家户户必备的设施,目的就是暂时养一些捕捞上来的活鱼虾蟹,特别是虾和螃蟹,这东西一旦死掉价格就跌惨了。

    他把龙虾放了进去,逆转金丹输了一些水气给它们。

    金丹神效无敌,病恹恹的龙虾们很快就张牙舞爪了。

    敖小牛过来玩,看到敖沐阳养龙虾,就跑回家将在海边捞了准备喂鸡的小虾小贝拿过来给他用。

    敖沐阳心里一动,道:“小牛,暑假里你就过来给我养虾,一天五十块的工资,好好干。”

    敖小牛抹了把鼻子道:“那不要,我跟着吃饭……”

    “别犟!”

    “哦。”少年乐滋滋的妥协了。

    他知道敖沐阳是为了帮助他的家庭,干起来很卖力,当天傍晚去找了些嫩海藻回来撕碎扔进池子里,这也是龙虾喜欢的食物。

    傍晚的时候敖沐风上门,问道:“哎,羊子,你昨天买的鸡给炖了?我这是打听上门的,有顾客闻着你香味了,逼着我来炖,可我炖不出那个味来啊。”

    敖沐阳笑道:“带个鸡过来,我现场教你,这里面有诀窍,不过炖出来的我自己吃,当学费了。”

    敖沐风痛快的说道:“成,跟你京都大厨学手艺,一只鸡不亏。”

    炖了一只鸡,加上一盘子鱼冻,敖沐阳把下午捕捞上来的海鲫鱼用荷叶裹着烤了烤,洒上孜然粉和胡椒粉,再加上清蒸白毛鱼,齐活。

    敖沐风腆着脸留下蹭饭吃,他吃了一筷子鱼冻,咂咂嘴道:“好手艺啊,羊子你要不去我家干算了,我给你个大厨的位置。”

    敖沐阳喝了口啤酒笑道:“我在京城的五星级酒店也是大厨。”

    “那你就吹吧。”敖沐风大笑。

    在莞香树下吹着海风吃着海鲜聊着天,敖沐阳身心轻松,习惯了京都的快节奏生活,此时放松下来,有种升天的快感。

    他这几天回来后搞到不少渔获,村里人看在眼里就有了心思。

    以前他父母的捕鱼本领就很强,出海下网一捞一个准,村里人知道他们有本事,觉得这本事也传给敖沐阳了。

    于是轻松生活没过多久呢,村长敖志义上门了。

    敖沐阳正在吃早饭,鱼冻、酱汤咸菜和煎蛋,搭配一碗面条。

    敖志义一露面,将军对着他凶狠的吼叫起来,吓得他连连后退:“哎,阳娃,你这狗咋变得这么凶了?打了吃算球,这咬了人咋办?”

    “将军,回来。”敖沐阳放下筷子喊了一声,将军不甘的瞪了敖志义一眼,悻悻的跑回来趴在他脚下。

    敖志义背着双手进门,敖沐阳给他捞了一碗面条道:“村长来一口?”

    一般人知道这是客气,基本上会拒绝,敖志义却不客气:“成,来一口,听说你在京都当厨师,我尝尝京城人吃的菜,咱也当一回首都人。”

    吸溜吸溜的吃着面条,敖志义说出目的:“我的船今天出海一趟,你一起跟着去吧?你自己可以带条网、带一根竿,到时候帮个忙,你捞到的算你的。”

    听他说的大义凛然,敖沐阳笑了起来。

    敖志义这人虽然是村长,可一点不能服众,为人胆小又贪婪,从他蹭早饭就能看出来。

    他这人很小气,敖沐阳跟着他的船出海看起来沾光了,其实吃亏,因为他带上渔网没用,渔网一个人不好用,而鱼竿又只能带一条,那能有多少收获?

    说是他捞到的算他自己的,敖志义肯定不会让他有捞的机会,打算让他去当苦力呢,同时也想借助他的本事寻找渔获。

    敖沐阳玩味的笑了笑,敖志义还觉得自己怪大方,说道:“出海的油费水费都算我的,你跟着船出个人就行,一个村里的,我也不能太算计,对吧?”

    “对。”敖沐阳继续笑,“我去。”

    得了他允诺,敖志义顿时吃干抹净一擦嘴,临走之前还找了个塑料袋盛了一些鱼冻:“你这鱼冻做的好吃,不愧是在京城学过手艺的人,我带点回去给你奶吃行吧?”

    敖沐阳能说什么?将军倒是不满,看他从家里带走东西又咆哮起来。

    敖志义生气道:“你这狗咋喂不熟?要我说养到冬宰了吃肉多好……”

    “我不去你的船上了。”敖沐阳淡淡说道。

    敖志义赶紧道:“行行行,我不说了,我为你好,你们这些青年,嗨!”

    一口叹气,一脸郁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