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16.指挥下网
    渔船离开了大陆架,现在已经是深水区了。

    从沿海到深海,海风迅速增大,哪怕今天艳阳高照,波浪依然是汹涌翻滚,皮筏艇就是怒海中的一叶扁舟,剧烈的波动着实让人心生寒意。

    老话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对于渔夫来说最坏的时代正在降临,他们深入海洋,可是渔获依然不佳。

    敖沐阳潜入水中俯瞰周围,海里有鱼,有鲻鱼、有金鲳鱼银鲳鱼、有白毛鱼也有黑毛鱼,海底礁石区内还能看到螃蟹和海鳗之类,种类算是丰富。

    可是数量太少了,它们多是三三两两,偶见成群的,也是个小群落。

    海洋如此广袤,他们的小渔船拉不起大网,撒下渔网之后要恰好碰上这些鱼的几率太小了。

    渔船已经抛锚了,敖志义节省每一分油料,每一艘船都是油老虎,它开到海上后要是不能捕捞上鱼来,那就会吞船主的存款。

    海水中的大鱼群罕见,这时候要捕捞到鱼虾,就得关注海底,海底的礁石滩、珊瑚区和泥沙底质、泥沙滩等区域容易有鱼群生存。

    他在水中快速游动,俯瞰海底寻找着大型礁石滩和珊瑚区等,只要找到这种地方,就能找到鱼群。

    在水中游了一会,他浮出水面看到远处渔船上有一面红旗在迎风招展,这也是一种旗语,是在呼唤放出的小船回归。

    他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划着皮筏艇回去。

    刚上船,他就看到敖志义在指挥着渔夫们下网,这样他便皱眉道:“在这里下网?这里不像有鱼的样子。”

    敖志义把手里粗粗的网绳递给他,说道:“前两天王家村有人在这边拖上过鲳鱼群,有银鲳也有金鲳,我看着这里得有漏网的鱼,下一网瞧瞧。”

    接过网绳,敖沐阳摇头道:“我看这里没什么鱼,不过你是船长也是村长,你想试试那咱们就试试吧。”

    先前他以为有什么大事呢,原来是拉他回来当壮丁,显然敖志义怕他出工不出力,现在不求他能发现鱼群,能做个壮劳力也行。

    渔网撒下去,绞盘启动,漂在海里松松垮垮的大渔网就逐渐张开了,好像一个口袋坠在船后,随着船行,渔网越张越大,路上有鱼群的话会被网罗其中。

    这第一网只是探探路,所以下网时间短,船行了不到一个小时就要拉上来。

    敖志义喊着号子让众人拉渔网,敖沐阳问道:“不是有绞盘吗?怎么还得靠人力往上拉?”

    他的小学同学敖沐鹏瓮声瓮气的说道:“开绞盘不得使电机耗柴油?”

    渔网起初很沉,在水里有浮力但也有阻力,随着把网拖出水面,众人就轻松下来。

    他们身上感觉轻松了,脸上表情则沉重起来,这表示没什么收获,他们赚不到钱了。

    果然,随着渔网拖起来,网子里东西不多,且大半是垃圾,只有几十条大小不一的海鱼在里面蹦跶。

    敖志义脸色阴沉,他拉开网将塑料板、垃圾袋之类扔到水里,嘴里骂骂咧咧的说道:“他妈拉个比,日了他琴娘,海里怎么就这么些——玛戈璧!”

    话说到一半,他脸色更难看了。

    敖沐阳跟着看了看,垃圾下面是鱼,是几条翻着白肚皮的海鲈鱼,也就是七星鲈鱼,一种常见的海鱼。

    这种鱼的肉质颇为丰美,能捕捞上来也不错,但不适合做第一网的渔获。

    还还是渔家风俗的原因,按照祖上传下来的说法,第一网捕捞到白身鱼被认为是恶兆,意为白捞、白白出海,很不吉利。

    七星鲈鱼就是白身鱼的一种,它分为黑鲈和白鲈两种,现在捕捞上来的就是白鲈,它的背部虽然有点灰黑,但腹部是白色的。

    此时它们在船上跳动,白色身子在阳光照耀下显得更是刺眼。

    敖志义脸色铁青,摁住一条鱼拿出剔鱼刀剁下了鱼头扔到海里。

    敖沐阳不说话,这是风俗中破除捞到白身鱼的法子,切下鱼头扔掉,不过有没有用就两说了。

    敖沐鹏点了根烟递给敖志义,道:“二爷,算逑,别信这玩意儿了,都什么时代了,现在流行八荣八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继续下网,总能有……”

    “行了不用你说,去干活,收拾垃圾,别在这里叨逼叨了!”敖志义骂骂咧咧的接过香烟,阴沉着脸进入驾驶舱。

    受到渔网惊扰,水下这会一片混乱。

    敖沐阳抓住这机会跳入水中,透过海水,他达成所愿,看到水下有不少鱼在惊慌游动,其中就有一个海鲈鱼群出现在海底的礁石滩上方。

    这个鱼群得有几百条大鱼,海鲈鱼是凶猛的肉食性鱼类,大鱼能有一米多长、二三十斤。

    虽然他对敖志义没有好印象,但人家带他出海毕竟是求他来寻找渔获的,他不能不干活。

    另外,有了金丹之后,他决定留在村里发展海洋渔业,这种情况下,他需要在村里打响名气和树立威信,无论如何这次出海他得有所表现才行。

    上了船,他说道:“再放一遍渔网,这次换深水网,上坠子,让渔网下去个五六十米,然后往东南走。”

    正在抽烟的敖志义眯着眼问道:“这里什么都没捞上来,还下网有用?”

    敖沐阳斩钉截铁的说道:“听我的没错!”

    “好,我就听你的一次,下网!”敖志义站起来狠狠甩手扔掉香烟。

    不过他随后又觉得自己冲动行事了,这烟才抽了一半呢。于是他看没人注意自己,又捡起烟蒂塞进嘴里。

    恰好,敖沐鹏回头看到了这一幕,顿时忍不住笑了起来。

    敖志义老脸一红,然后恶狠狠的说道:“笑个屁,屎娃子,我刚才手滑了,手滑了!”

    敖沐阳指挥,绞盘不断转动,渔网落了下去,而且直接深入几十米。

    又是接近一个小时的船行,敖志义挥手指挥几人拖渔网。

    这次他们就拖不动了,网绳绷得很紧,渔网一出水面,他们感觉入手死沉,不但拽不上来,反而差点被拽下去。

    见此敖志义兴奋了,赶紧跑去船舱启动了绞盘电机。

    机械的力量是巨大的,电机呜呜轰鸣,硕大的渔网被拉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