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17.城里人(求推荐票)
    ps:麻烦大家有推荐票的支持一下,关于更新,因为是新书期,确实无法多更。但弹壳前面的更新水平大家清楚,以后肯定会爆更,所以请大家耐心等等,新书期爆更会损坏本书成绩,那样得不偿失。最后,还是求推荐票!****

    随着渔网浮出水面,众人兴奋的吼叫了起来:

    只见渔网被坠成了巨大的水滴形,里面有一尾尾的大鱼,这些鱼和先前捕捞上来的鲈鱼一个样,但个头更大!

    这也是白鲈,肉质鲜美、蛋白质含量丰富,大白鲈在红洋市很受欢迎,当地有一道名菜叫宫保海鲈球,用的就是白鲈。

    一大网白鲈,粗略估计怎么着也得有个几十上百条,每一条都有二十多斤,这一网下来得有个一千多斤。

    看到收获,敖志义一张老脸笑成一朵老菊花,他拍着敖沐阳的肩膀夸道:“阳仔厉害,你这厉害的很!我就知道该相信你,瞅瞅,瞅瞅,多好的一网鱼,哎呀多好呀!”

    船舱打开,寒气迎面扑来,里面全是冰块,为了保鲜,得赶紧将这些鱼放入冰舱冷冻起来。

    一网洒落,敖志义还想下网。

    敖沐阳摇头:“这边的水被搅和烂了,咱们得换个地方。”

    敖志义是老渔民,自然也明白这道理,可这人就是贪婪,他坚持又下了一网,不过他也不是没脑子,没有走回头路,而是继续往东南行驶。

    这样即使碰不sh鲈鱼群,那也前进到了新的海域,或许有新的发现。

    海里捕鱼不是那么好运的,这一网自然没有什么收获了。

    见此敖志义不沮丧,这一网海鲈足够他赚上上万块,人工费和油费都回来了,后面再捕捞上来的就是纯赚。

    敖沐阳想自己下鱼竿弄几条鱼,卖不上钱好歹也能回去做菜吃。

    结果敖志义一直催促他来找渔获,丝毫不给他自己下手的时间。

    敖沐阳内心冷笑,他又不是受虐狂,敖志义这样对他,哪能吃到好果子?

    他反正指挥着捞上来一网鱼了,在船上已经树立起了威信,回到村子里,随着船上的人宣传,村里人肯定也就知道了自己的能力。

    所以,后面他出工不出力,指挥了几次下网,再没有这么大的收获,不过也不是空网而归,好歹又捕捞上一些鱼来。

    敖志义赚的开心,敖沐阳这边就没的收获了。

    天色渐晚,敖沐阳给敖沐鹏、敖千气等人使了个眼色,他们一起要求回家,敖志义没辙,只好恋恋不舍的踏上返程之路。

    在海里开了一会,他们碰上了一艘游艇,这时候渔船的无线电台响起了求救声:“嗤嗤、嗤嗤,我们是红洋市潜水爱好者,嗤嗤,我们需要帮助,嗤嗤嗤嗤,请帮帮忙,我们有人受伤了……”

    船用无线电台有长短波频道,短波是直射发布,中波和长波可以沿地面、水面拐弯传递。

    众所周知,地球是球形,海面和地面都是弧形的,在一定距离内短波电台有用,距离过长就得靠中短波信号。

    现在龙头号上响起的就是短波电台,也就是说信号源在他们视野内,起码隔着他们不远,显然就是游艇了。

    接到求救信号,龙头号便开了过去,随着双方接近,船上的情况变得清晰可见。

    只见在雪白的游艇上,几个青年正在挥臂蹦跳,甲板位置有大片红色,应该是鲜血。

    两船靠近,敖志义拿起电喇叭问道:“各位朋友,怎么回事?”

    一个青年大声喊道:“老乡帮帮忙,我们有朋友受伤了,我们这次出行没带医疗工具,您船上有吗?”

    敖志义眼珠子一转,笑道:“我船上倒是有,可我刚买的还没有开箱,是个急救箱。”

    渔民出海都知道有备无患的道理,淡水、急救箱是必备物品。

    对方毫不犹豫的说道:“那卖给我们行吗?”

    敖志义故作犹豫的说道:“我们还得在海上讨生活,得再留几天,急救箱卖给你们那我们……唉,算了,我五百块买的,卖给你们吧。”

    对方不差钱,那青年立马道:“您派人送来,我给一千块!一千块!”

    一听这话敖志义大喜,他的急救箱确实是新的,但不是刚买的,而是很久也没用上。他这人很吝啬,船上的人有点不舒服他都是让人家扛一扛,不舍得打开急救箱使用。

    这种普通急救箱一个也就一两百块,现在能卖一千块,他能不高兴吗?

    于是他赶紧将急救箱拿出来交给敖沐阳,道:“你送过去,一千块我给你一百块当劳务费,你今天可是立功了。”

    敖沐阳苦笑一声,他是对这老村长服气了!

    不过后面他有很多地方得用着敖志义,所以不便发火,提上急救箱换上皮筏艇上了游艇。

    游艇上是几个帅哥靓女,清一色的公狗腰马甲线和酥胸锥子脸大长腿。

    看到他送来急救箱,青年们大喜,赶紧抢过去往船舱跑。其中有个姑娘跑起来,胸口跟挂着水袋似的,上下翻滚!

    他想跟去看看情况,一个青年拦住他委婉的说道:“抱歉兄弟,我们受伤的同伴是个姑娘,所以,呵呵。”

    敖沐阳点头道:“我该说抱歉,刚才鲁莽了,不过我没有恶意,就想看看能不能帮上忙。”

    旁边一个大胸姑娘叫道:“你要是帮忙,那就把咬了小水那条臭鱼给抓上来,你抓上来我给你一万块钱!”

    敖沐阳琢磨了一下道:“咬人的是鲨鱼吗?哪个种类有猜测吗?”

    拦住他的青年笑道:“兄弟你还真想赚这钱啊?得,还是命要紧,具体什么鱼我们不知道,当时太乱了,但肯定是条大鱼。”

    “麻痹大坤你还笑,刚才怎么没咬了你?那鱼不是鲨鱼,确实很大,游的很慢,否则刚才潇潇跑不掉,它脑袋超大,背上的鱼鳍跟锯子似的……”

    听了青年们的描述,敖沐阳心里一动,这确实不像是鲨鱼,倒像是另一种珍稀大鱼。

    他从船上直接跳了下去,青年们一阵惊呼:“卧槽!”

    进入水中,他俯瞰水下,这边海水不深,不到五十米,海水清澈、水下有沙地和多处小片礁石,生长着一些水草海藻,还有不少小鱼在其中穿梭。

    确实,这是一处潜水圣地,这些城里人还挺会玩。

    不过,看问题不能看表面,这里不能潜水,因为海底藏着一个杀手,多氏坚鳞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