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28.渔歌
    渔家的女人都有一手好厨艺,宋秋敏身体不好不能出海,她为了帮助家庭就从家务活着手,一手厨艺相当不错。

    昨晚的茭瓜海米水饺就做的很棒,茭瓜和虾米搭配,味道略淡,但正是因为这样,更能凸显出虾米的鲜美。

    今天早上的鱼汤面条则味道香浓,雪白鱼汤热气腾腾,手擀面润滑又结实,弹性十足、嚼头十足,吃一口面条喝一口鱼汤,敖沐阳那叫一个滋润。

    上午没什么事,他收拾了一下黄花鱼和鲨鱼皮后,拿出手机又拨了一遍支教老师的电话。

    这次电话很快接通,一个慵懒的嗓音迷迷糊糊响起:“咳咳,喂,您好,哪位?”

    敖沐阳这才意识到自己的电话打的有点早,虽然已经艳阳高照,可实际上才六点多,对于城市里的人来说这个点还是凌晨。

    想了想,他客气的说道:“您好您好,您是树枝子老师吧?我是龙头村一名村民,村长让我联系您,接您来上班。您在休息吧?不好意思,打扰您了。”

    “唔,您好。”对方显然是被手机从睡梦中吵醒的,多少还是有点含糊,“龙头村吗?”

    “对,您不是来支教的老师吗?”

    “哦,是的,抱歉,我刚睡醒脑子不是很灵光。龙头村我知道,有渡轮直达,我这两天会过去,不必麻烦您来接应,我自己去好了。”声音清脆了一些,吴侬软语,好像江南的风吹动一串银铃

    敖沐阳道:“您客气了,老师,您什么时候来村子说一声,我去带个路,这是应该的。要不,您先休息,等您睡醒了我再联系您?”

    女老师轻笑道:“现在已经醒了,要不这样,择日不如撞日,我今天去学校报道吧。”

    敖沐阳立马道:“好,您说个地点,我去接您,我们这边海路不太好走。”

    女老师客套了两句,见他坚持便笑道:“好吧,那我们在红洋码头广场见面?正好我给学生们带了一点小礼物,一个人确实拿起来蛮困难的。”

    地点时间联系好了,敖沐阳就挂了电话。

    敖小牛立马说道:“阳叔,这是新老师吗?她声音真好听,肯定人也长得好看。”

    敖沐阳笑道:“你懂什么?今天跟将军一起给叔看着家门,叔去给你接老师。”

    将军不想跟他分离,看到他走向码头,立马追了上来。

    敖小牛想拦住它,将军给了他一个轻蔑的眼神,灵巧从他身边绕过。

    敖沐阳只好抓住它,让敖小牛抱住这熊孩子。

    敖小牛恶狠狠的说道:“看你怎么跑。”

    敖沐阳远去,将军又给了敖小牛一个轻蔑的眼神,不见它怎么使劲就从敖小牛的怀里脱离开来。

    敖小牛努力抱住它,结果被它驮着跑……

    敖沐阳没辙了,只好将将军塞进院子里,堵住门槛关上了门。

    敖小牛倚着门更恶狠狠的说道:“看你还能怎么跑!”

    将军再度给了他一个轻蔑的眼神,它没去看屋门,而是看向窗台。

    渔家小屋都有大窗台,目的是晾晒鱼干海货,窗台隔着地面也就一米一二,将军四肢一缩跳了起来,正好跳上窗台。

    敖沐阳家的老宅盖的矮,院墙也就两米多点,窗台距离院墙的高度只有一米多,还没有窗台隔着地面高。

    跳上阳台,将军利索的又是一跳,直接跳上了院墙,然后它回头嚣张的看了敖小牛一眼,悠悠然的从墙上又跳了下去。

    敖小牛傻眼了,良久他才哇的一声叫:“将军你个狗日的鄙视我!”

    敖沐阳这要上船了,一回头又看到了将军摇头摆尾出现在他身后。

    他没辙了,只好板着脸骂道:“怎么不听话了?你这是干嘛?嗯?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我的命令不好使了是吧?”

    听出他语气严厉,将军顿时蔫了,它垂头丧气的蹲在小码头上,那叫一个委屈。

    这次被他骂了一通,将军没有再追着他,跟着跑来的敖小牛回了家,一步三回头,两眼泪汪汪。

    铁皮船上的敖富贵看的哈哈大笑:“嘿,将军现在咋这么机灵了?以前它就是傻狗子呀。”

    一路乘风破浪,一路海上颠簸,行船生活很无聊,海洋不管看出多远都是一样的风景,很容易让人疲惫。

    敖富贵咳嗽一声,就扯着嗓子吼了起来:“哎呦喂咿呀!一字写来抛头锚,头锚抛落船靠牢哎。锚缉起来心里安,乾隆皇帝游江南哩……”

    他这是在唱渔歌,敖沐阳很久没听过这些调子了,就坐在船上笑着听他唱渔歌。

    别看敖富贵长得黑黝黝的五大三粗,其实他有一副好嗓子,渔歌唱的很不错。

    他们恰好碰上一艘小舢板,听着敖富贵的渔歌,小舢板上有人也大声唱了起来:“……乾隆皇帝游江南哩,二字写来扳二桨,厨顿一到做鱼羹哟,鱼羹会做一篮多,西周文王来卜课啰……”

    敖富贵的歌声并了上去:“三字写来扳三桨,三个大砫船外亢呐,八十托鱼绳放得长,仁宗皇帝勿认娘喏……”

    敖沐阳笑着使劲鼓掌,可惜两艘船的发动机噪音很大,估计没人能听到他的掌声。

    一路渔歌一路浪,这样旅途就不那么无聊了,一番渔歌之后,红洋海港出现在了眼前。

    红洋海港是中国重要港口,始建于1890年,经过一个多世纪的发展,如今已经成了一座外贸亿吨吞吐大港,是太平洋西海岸重要的国际贸易口岸和海上运输枢纽。

    这港内水域宽深,四季通航,拥有五个港区、十六座码头、上百个停泊位,远远看去,巨轮大楼蔚然成片,很是壮观。

    铁皮船靠岸,敖沐阳上了码头直奔广场而去。

    这座广场曾是红洋市近海地标性建筑物,但随着城市扩大,城市中心从南往北移、从海边往内陆移动,广场就逐渐变得荒凉起来。

    到了广场,敖沐阳放眼往四周看了看,天气炎热,广场人不多,只有几个孩子在打闹、几个看孩子的老人在聊天,还有几个乱七八糟的青年光着膀子在树荫下乘凉喝酒。

    这里没有符合女老师形象的人,敖沐阳就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吴侬软语再度响起:“您好,敖先生,我已经到了广场,不过好像没有看到你,我正进入广场,穿着白色上衣和蓝色牛仔裤……”

    敖沐阳抬头看向广场入口,一个姑娘施施然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