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29.鹿执紫
    姑娘大概二十二三岁,一头黑亮的秀发梳成坠马髻散在脑后,飘逸又利索。

    她肌肤雪嫩,双眸有神而黝黑,长而弯曲的睫毛眨动,仿佛身边柳树上的夏蝉轻轻颤动双翼。

    灿烂的阳光被树枝遮挡,有几缕光芒幸运的穿过柳树枝叶落下来,其中一缕照在她朱唇上,饱满殷红的嘴唇如有一层光泽。

    这个夏天很热,热的敖沐阳心浮气躁,可当他看到这姑娘的时候,突然觉得心神安定下来,心底有股美滋滋又痒痒的舒适。

    这就是美的力量,这也是人们的追求。

    而且最让他感觉心神安定的是,这姑娘正在打电话,并且上身是白色背心,下身是蓝色牛仔裤!

    敖志义没有坑他,这支教女老师真是美女,美的非同一般!

    他赶紧迎向女老师同时招手,女老师拎了好大一个背包、拖了好大一个皮箱,显然需要他帮忙了。

    女老师也注意到了他,嫣然一笑同样向他走去。

    结果,一个正在跟小伙伴玩耍的男孩中途插了进来。

    他跑过来将从花坛折下的一朵花递给女老师,老气横秋的说道:“小姐姐,你辣么好看,做我新娘子怎么样?”

    女老师笑了起来,她接了男孩的鲜花,从兜里拿出一根棒棒糖给他,道:“我喜欢有耐心的男孩子,你要我做你新娘子,那我要考验一下你的耐心,看看你最多可以多久能吃完这根糖。如果你吃的快,那就是没有耐心哦。”

    小男孩拍拍胸脯道:“还要考验我?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长江路路幼儿园大班的班长,我们学校好些女生想给我当媳妇呢!”

    女老师笑吟吟的说道:“是吗?可这里不是长江路,这里是大海边,你得遵循大海的规则,就像你得在学校听老师的话。”

    小男孩吁了口气,道:“好吧,那我让你看看我多有耐心。”

    敖沐阳看着女老师哄这孩子,心想这真是个傻不愣登的笨孩子,你这年纪说这么些话干嘛?扑姑娘腿上哭着喊着叫媳妇呀!

    不光小男孩注意到了女老师,先前在树荫下喝酒的三个青年也看到了她,然后眼睛一亮流里流气围了上去。

    一个戴着金链子、刺青到脖子的青年笑道:“新娘子,你给我根棒棒糖,考验一下我的耐性呗?”

    “南瓜你有个急吧毛的耐性,我才有耐性,我有老强的性了,嘿嘿!”

    “小孩一边去,哥哥跟你嫂子聊聊天,哦,我这里也有根棒棒糖,宝贝儿含着吃吃呗?”

    看到这一幕,敖沐阳厌恶的皱眉,这些混子下手真够快的。

    他加快脚步想去帮忙,但女老师并没有慌乱,而是冷笑道:“怎么,杨爵新终于想动手了?不过他找你们几个货色什么意思?”

    说这话的时候,她的俏脸上毫无惧色,反而有一种冰冷的傲气。

    被她气势稍微震慑了一下,金链子狐疑的看着她道:“什么?你说啥玩意儿?”

    女老师继续冷笑:“装什么傻,你们不就是杨爵新找来从我身上抢录音笔的吗?”

    说着,她打开坤包从中拿出一支钢笔样东西。

    晃了晃这钢笔,她再度冷笑道:“你们来的晚了,证据我已经传回报社了,让杨爵新等着吧,他在港口这块的胡作非为我都记录下来了,一个小小的港口派出所的所长,我不信法律还制裁不了他!”

    听了这话,三个流氓纷纷停下脚步:“港口派出所?杨爵新所长?你说的是杨爵新所长?”

    女老师傲然的挑起下巴,她又拿出一个证件来给三个青年看,道:“装什么傻?你们要找省报的人对吧?省报调查杨爵新港口受贿案可是上面批准的。录音笔在这里,你们抢走就是了,不过东西已经传上去了,你们等着一起去监狱捡肥皂吧!”

    看着她亮出来的记者证,三个青年顿时打了个哆嗦。

    杨爵新他们知道,这一片的治安老大,港口派出所的所长,他们就是小流氓,哪能跟人家牵上线?

    不过没牵上线更好,听这女记者的意思是这所长要完蛋了?他们对视一眼,齐刷刷的转身走人。

    这可是来调查派出所所长贪污工作的女记者,神仙打架他们三个小鬼可不敢靠近,他们不想糊里糊涂被当做帮凶一起送去坐牢。

    有个青年低声道:“南瓜,她诈唬咱们吧?”

    “麻痹记者证和录音笔是真的,她是个记者,记者就为了诈唬咱们就编造个污蔑警察的事?草,你真踏马没脑子!”

    “就是啊,你个煞笔,现在国家到处反腐,杨爵新咱们还不知道他贪了多少?他完蛋了,赶紧去说说……”

    敖沐阳没来得及动手,人家女老师已经解决了麻烦,而且用的手段很文雅,比他可要高明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他迎上去道:“那个您好,您是树枝子老师?”

    女老师看着他笑了起来,她将一缕撒落下来的秀发归拢到耳后,伸出一只手道:“是的,您好,您是敖沐阳先生?”

    敖沐阳礼貌性握了一下她的小手,同时点头:“对,是的,不过您是记者还是老师?”

    女老师对他眨眨眼睛,小声笑道:“什么记者?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敖沐阳道:“你刚才不是说,还有你那个记者证……”

    女老师又笑道:“我之前曾经在报社实习过,不过后来觉得做记者没意思,决定去支教来实现我的人生价值。”

    敖沐阳也笑了起来,这女教师真是胆大,她刚才的话足以构成污蔑公职人员罪了。

    女老师蕙质兰心,一下子从他不自然的笑容中猜出了他的想法,道:“记者证是真的,我说的事也是真的,唯一假的是录音笔,这是我批作业的钢笔。但我始终没说我是记者,对吧?”

    说着,她拿出先前说是录音笔的钢笔晃了晃,黑色的钢笔、玉色的手指,交映生辉。

    敖沐阳不得不为女老师的机智点赞:“对,我误会你了,抱歉。”

    女老师摆摆手道:“这无需道歉啊,嘻嘻,我故意让他们误会的,不过你也需要道歉。”

    敖沐阳一怔,道:“哪方面?”

    女老师突然绷起脸,娥眉一竖道:“你说哪方面?我们刚见面你就给我起外号呀,这不需要道歉吗?”

    敖沐阳更是摸不着头脑了:“我给你起绰号?我没有啊?”

    女老师道:“怎么没有,我叫鹿执紫,不叫树枝子!你一直在叫我树枝子对不对?你普通话说的很好,我可不会听错……啊!”

    说到这里,她往敖沐阳身上一看陡然脸色变得煞白,双眸睁大露出惊恐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