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30.拳王
    先前面对三个流氓的时候,鹿执紫始终高傲大气、游刃有余,脸上丝毫没有惧色,可这一刻她却显然害怕了。

    敖沐阳很纳闷,自己怎么了?她怎么看着自己突然害怕了?

    满头雾水中,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脸道:“怎么了?我身上有什么?”

    鹿执紫迅速掩饰了脸上的慌乱和恐惧,她用手遮住阳光低声道:“你快走,我恐怕,嗯,你们可能要换老师了。”

    敖沐阳更加茫然了:“什么?”

    这时候他身后响起一个笑声:“哈哈,记者小姐,好久不见啊。”

    敖沐阳回头一看,看到一个青年向他们走来。

    青年大约比他大一些,一脸玩世不恭的笑容,身躯颀长而魁梧,上身黑背心下身是牛仔裤和运动鞋,走起路来他身子一晃一晃,看起来吊儿郎当,似乎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个流氓。

    见此他古怪的皱了皱眉,以前红洋市治安很好,现在怎么会如此糟糕?自己才来到广场不到半小时就碰到了两拨流氓。

    不过,这也不意外,鹿执紫这样相貌和气质都很出众的美女,在哪里都是人群焦点,简直就是麻烦磁石,她总能惹祸上身。

    红颜祸水,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现实没给他多少思考的时间,青年走路摇摇晃晃看起来不正经,可速度很快,到了他身边后直接伸手推他:“让开。”

    敖沐阳自然不屑以对。

    青年手臂推在他肩膀上,他稳住下半身一动不动:“干什么?光天化日之下耍流氓?”

    一把没有推开他,青年歪头打量了他一眼,手臂肌肉猛然绷起,如一条条充气带交相缠绕,暴力气息弥漫!

    敖沐阳力量往双腿走,青年手臂力量很大,却依然被他顶住了。

    见此青年脸上露出了惊讶表情,道:“哟,兄弟练过呀?”

    敖沐阳轻蔑的笑道:“谁是你兄弟?你哪只眼睛看我像是流氓?”

    他没有练过,不过吃海上饭的人都有两条铁柱似的腿,下盘力量从小就得练,否则出海遇到风浪怎么能在船上站稳?

    青年笑了,道:“嘿,有个性,我喜欢!”

    话音落下,他一条腿猛然扫起,敖沐**本没看清,让人一脚面扫在脸颊上!

    劲风吹过,他只感觉头脑一震接着身体就飞了起来被人扫倒在地,脸颊顿时火辣辣的疼!

    鹿执紫大惊,赶紧上来扶住他道:“喂,你怎么样?”

    这青年动不动就打人,敖沐阳勃然大怒,羞怒之下他站起身厉声道:“暗算我你算……”

    话说了半句,那吊儿郎当的青年快步冲上来当胸给了他一脚。

    刚起来的敖沐阳被踹的倒飞出去好几米,身躯落地双眼一黑,胸口气血翻腾,几乎喘不上气来!

    再度起身他没有废话,立马逆转金丹,动手!

    刚才挨得两下子让他看出来了,这流里流气的青年不是普通流氓,肯定练过格斗或者跆拳道之类,起码受过专业训练,凭他自己的本事可斗不过人家。

    鹿执紫拦住他急声道:“你打不过他,不是,这跟你无关,你回村里去吧……”

    敖沐阳挥手推开她,金丹逆转让他全身力量十足。

    他斩钉截铁的说道:“闭嘴,你去我身后!”

    听了这话鹿执紫一愣,神情有一瞬间的恍惚。

    青年大笑:“哈,兄弟,这时候还不忘装比啊?撩妹手段……”

    依然是话到半句他猛然出击,双脚快速向前踮起两步,一个箭步冲向敖沐阳当胸挥拳一记重击!

    他的速度很快,先前敖沐**本跟不上他的节奏,可是如今有金丹水气加强身体素质,这就不够看了。

    青年再训练、再能打,他也是个普通人,而有金丹水气增强,敖沐阳的能力已经超出普通人的极限!

    看清挥来的拳头,不需要套路和招式,敖沐阳上前一步挥臂格挡开他的手腕,右臂开门见山一拳打出。

    他的格挡和反击让青年吃惊,青年立马横起另一条手臂挡住面门。

    见此敖沐阳挥出的拳头往下一拉,先前攻击成了虚招,他一记重拳对着青年胸膛直捣黄龙!

    青年脸色变了,他来不及反应,只看到眼前拳头一晃,他的身体被打的倒退两步,一股剧痛从胸膛传遍全身。

    一拳命中,敖沐阳箭步跟上,双拳如流星,一拳接一拳捣向青年。

    他先后战斗力转变太大,青年轻敌了,这会一步慢步步慢,只能双臂并拢曲起,使出拳击手的方式护住胸膛和面部。

    羞怒让敖沐阳斗志十足,他口中怒吼双拳连连挥出,硬生生打在青年并拢的双臂上。

    “法克!”青年双臂疼痛惨叫一声,瞬间不知道多少拳打了上来。

    ‘咣咣咣!’连环重拳如疾风骤雨般袭击青年双臂,他感觉双臂好像被铁锤击打,哪怕他接受过严格训练,也扛不住这样的攻击。

    两三秒钟,十多拳跟雨点般砸在他手臂,他的双臂吃痛虚软无力,最终一记重拳打来,凶悍的将他并拢的手臂凿开了!

    空门大开,青年脸色大变,他知道不好想要躲避,可根本来不及,一只大脚当胸而来,‘轰隆’一下踹在他胸口!

    又是一声惨叫,青年被踹的腾空飞起。

    他落地后忍住剧痛赶紧翻滚卸力想要站起,结果他一抬头看到那个被他轻视的青年就在身边,两只大手如鹰爪上来就抓住了他一侧肩膀和背心!

    “走你麻痹!”敖沐阳闷吼一声,抓起青年猛然拧腰,就像他少年时候从船上向码头卸货一样,将青年扛在肩膀随即奋力撞向地面。

    “啊草!”青年惨叫,双眼大瞪、眼珠顿时出现血丝,他的身躯跟虾米一样下意识的弯曲起来,一股鼻血冒了出来。

    敖沐阳还想挥拳,但理智控制住他不能这么干。

    青年已经失去反抗能力了,他努力压抑沸腾的热血和高昂的斗志,先将金丹逆转停下,然后喘着粗气踢了青年一脚:“别马勒巴子的装死,来啊!”

    但青年哪还能再来?他双臂抱拢在胸膛、曲着身体闷哼,满脸痛苦。

    后面鹿执紫目瞪口呆,等她反应过来,赶紧跑上前拉着敖沐阳就狂奔:“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