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32.假石斑鱼
    青年对鹿执紫显然别有意图,好意被拒绝后,他把目光放到了和鹿执紫结伴在一起的敖沐阳身上,酸溜溜的说道:“你没钱这位帅哥肯定有钱,对吧帅哥?您能让女士付账吗?”

    敖沐阳看着他道:“你说什么呢,服务员哪有你这样多事的?”

    青年哼道:“谁跟你说我是服务员?我是老板!”

    不过他也知道自己的做法不太合乎常理,就恋恋不舍的离开了。

    敖沐阳没跟他一般见识,转回头来笑道:“刚才打折呀,你怎么不接受?”

    鹿执紫斜睨他一眼,骄傲的抬起下巴道:“本姑娘像是靠色相来骗饭吃的女人吗?本姑娘是人民教师,要有为人师者的尊严!”

    敖沐阳眨眨眼,画风转变有点快。

    更快的在后面,鹿执紫随即笑了起来,道:“开个玩笑而已,他这打折不怀好意,前面他帮咱们找了位置又帮咱们点菜,老话说得好,再一再二不再三,他再三的献殷勤,恐怕不仅仅是为了赚我的钱。”

    敖沐阳看出来了,鹿执紫不是个矫情的姑娘,于是他也开起了玩笑,道:“肯定啊,他想赚你这个人。”

    鹿执紫点头:“就打个折就想赚我这么个媳妇?他想的倒是美呢。”

    敖沐阳道:“可是,刚才他帮咱们优先排桌、优先点菜,也是为了赚你这个人呀,你接受了他的好意呀。”

    鹿执紫一本正经的说道:“别乱说哦,人家是为了赚我的钱,我是老顾客,给老顾客优先排桌、优先点菜不算过分吧?”

    敖沐阳大笑:“好,怎么说都是你有理。”

    鹿执紫点点头道:“你入门了,同学,不要和女人讲道理,记住鹿老师的教诲,来,准备开吃!”

    青年老板显然是se情中人,亲自盯着他们这一桌,优先将一盘清蒸石斑鱼送了上来。

    这条鱼不小,得有二十多公分,它的体侧有一些暗色横纹,色彩艳丽,胸鳍鳍条宽大,鱼头很大、鱼身呈桔红色,尤如身披晚霞,卖相漂亮。

    看到这盘鱼,敖沐阳下意识的摇了摇头。

    见此老板问道:“先生,您有什么问题吗?”

    敖沐阳笑道:“没有问题,第一次看到这种石斑鱼,觉得它有点古怪。”

    老板轻咳一声道:“哦,这正常,小姐、先生,听口音你们不是红洋人吧?你们对石斑鱼有什么了解吗?需不需要我为你们讲解一下?”

    敖沐阳在京都打工五六年,口音变化很大,鹿执紫则是吴侬软语,一听就是南方水乡的姑娘。

    青年老板的表现让两人招架不住了,敖沐阳第一次碰到这样做餐饮业的,他以前在五星级酒店工作过,连五星级酒店的老板都不会去招惹客户。

    鹿执紫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道:“谢谢你,我想不必了,我们只是想吃个鸡蛋,不需要知道鸡蛋是怎么诞生的。”

    老板一愣:“啊?你们还要吃鸡蛋吗?”

    敖沐阳苦笑道:“就是个比喻,她打个比方而已。那个老板,让我们安静的吃个饭行吗?”

    老板明白自己在美女面前丢脸了,顿时有些不悦,但敖沐阳的要求很合理,他只能怏怏不乐的离开。

    见此,敖沐阳松了口气道:“你以后还是不要胡乱卖萌,何乐而不为?还感觉乐吗?”

    鹿执紫无奈道:“其实我第一次这么做,之前我的闺蜜带我玩的时候这么做过,她怎么卖萌就没有麻烦?”

    “可能她没有你这么美。”

    鹿执紫顿时笑了起来:“哟,小嘴挺甜,喏,赏你一块鱼腹肉,这个可棒了。”

    敖沐阳吃了一口,鹿执紫期盼的问道:“怎么样?”

    他勉强的点点头道:“嗯,很好。”

    鹿执紫很会察言观色,立马道:“你别敷衍我,不好吃吗?这石斑鱼明明很棒呀。”

    美女当前,敖某人明显有点膨胀了。

    敖沐阳说道:“允许我卖弄一下吗?”

    鹿执紫配合的做了个请的姿势,道:“好的,接下来有请这位选手开始才艺表演。”

    敖沐阳笑了笑道:“这不是石斑鱼,这叫石头鲈,学名褐菖鲉,红洋人喜欢叫它虎头鱼。”

    一听这话,鹿执紫有点生气了,道:“这不是骗人吗?”

    敖沐阳解释道:“怎么说呢,也不算骗人,算是打了个擦边球吧,虎头鱼含脂肪少,味道美没有小刺,营养丰富,所以也被叫做‘假石斑鱼’。”

    鹿执紫丧气道:“好吧,还好它是野生的,味道确实不错。”

    敖沐阳叹了口气,道:“不好意思,你要失望了,这鱼是养殖的。”

    鹿执紫如遭雷击:“什么?怎么可能?”

    敖沐阳道:“你看,这鱼的花纹是不是很模糊?这就是养殖的虎头鱼,野生虎头鱼的花纹清晰自然,颜色很鲜艳。”

    “还有,细看的话,野生虎头鱼在水中的时候,皮肤上会有一些寄生的海草和藤壶……”

    鹿执紫说道:“这些东西被厨师收拾掉了吧?总不能带上餐桌吧?”

    敖沐阳笑着点头,道:“对,可厨师能摘掉寄生物,却无法抹除寄生物导致皮肤破损后形成的瘢痕,而且这种情况下鱼的皮肤很粗糙,可是你看这鱼,怎么样?”

    鹿执紫气道:“竟然比我的还光滑?它是天天用大宝吗?”

    敖沐阳笑的更愉快了,这姑娘有点意思。

    鹿执紫气质温婉,但不是忍气吞声的人,她打了个响指,青年老板立马跑了过来满脸堆笑道:“美女啥事?”

    伸手不打笑脸人,鹿执紫有火不好发一时语塞,敖沐阳便出头道:“老板,你们菜单上说的是石斑鱼,这不是石斑鱼吧?”

    青年老板误会了他,以为他是跟自己在女神面前争风头,就硬邦邦的说道:“这就是石斑鱼。”

    敖沐阳做过服务业,理解这行业从业者的不易,所以他没想把这事闹起来,只要老板解释一下就行。

    结果,老板态度很不好,他难免心里有气就说道:“这是石斑鱼?这是假石斑鱼吧?”

    老板哼道:“对,它就是假石斑鱼,但这个‘假’是名字的形容词,在我们红洋它就被当做石斑鱼。你想在美女面前表现自己是吧?我理解你的心情,哥们,但你今儿个可选错表现机会了。”

    他的语气饱含讽刺,敖沐阳更生气了,便站起来说道:“这鱼叫假石斑鱼,它就不是石斑鱼……”

    老板打断他的话不耐道:“你可以向工商局去举报这个问题,你真有意思,石斑鱼就是这虎头鱼的绰号,凤爪是鸡爪的绰号、龙虎斗是猫蛇混炖,总不能你吃个泡椒凤爪真想吃到凤凰的爪子吧?吃个龙虎斗真给你抓一条龙一条老虎来做菜?这样的话,你要是吃佛跳墙,那乐子可就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