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34.书桌
    寻找野生虎头鱼不是什么难事,因为它们的生存地很唯一,先找暗流再找岩礁,只要符合这两个条件,就能发现它们的踪影。

    特别是虎头鱼昼伏夜出,白天它们躲在岩礁之中休息,更好搜寻。

    酒店之所以不捕捞野生虎头鱼,一是前面说的那样野生鱼反而不好吃,二是这种鱼不贵,费劲的去打捞没有意义。

    这两个原因加上现在近海污染严重,才最终形成一个说法,就是野生虎头鱼已经没了,其实海上渔民都知道,这种鱼海里还是有不少的。

    青年老板自幼接触海鲜,但他接触的是打捞上来的渔获,而不是自己出海捕捞,所以有些事他只能捕风捉影、听信流言。

    在海洋暗流中搜索着,他很快在几块礁石之中发现了一只虎头鱼。

    这条鱼个头还行,有他巴掌长短,在野生鱼里算是大的了。

    发现它后,敖沐阳慢慢游到岩礁上面,将渔网打开放了下去。

    渔网缓缓在水中落下,等到虎头鱼觉得不妙想要逃跑的时候,它往上一窜,正好落入了渔网中……

    海岸上,青年老板对鹿执紫笑道:“美女,今天多有得罪,抱歉啊。”

    鹿执紫蹙眉盯着波澜起伏的海面,随意道:“哦。”

    青年老板不在乎她的冷淡态度,热情的说道:“我叫孙一金,你怎么称呼?”

    鹿执紫继续蹙眉道:“海上浪这么大,现在出海有点危险吧?”

    青年老板道:“没什么事,那船是我一朋友的,他水性好的很,你男朋友不会出意外的。”

    正在凝神看着海面的鹿执紫没多想,下意识说道:“他不是我男朋友……”

    一说完她明白,自己被人套话了!

    果然,孙一金顿时大喜:“啊?普通朋友啊,放心,那他更没事。对了老爹,跟后厨说一下,别急着把土豆丝下锅,海豆腐也炖的慢点,别让那兄弟太丢脸……”

    有相熟食客笑道:“怎么了大金,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胸襟了?”

    孙一金挺起胸膛道:“我这叫君子风度……”

    “船往后走了!”有人突然指着海面叫道。

    渔船在海上停下的地方隔着海岸不远,众人可以勉强看清其踪影。

    小船轰隆轰隆的很快开了回来,敖沐阳跳入海水中拎着网回来,随着他走近,所有人都惊呆了。

    渔网还在往下滴水,其中有一条胸鳍宽大、躯体总体深红带黑斑的鱼在剧烈挣扎,活力生猛!

    胖厨师老孙头的眼睛顿时瞪得老大:“野生虎头?!”

    “不可能吧?这小子是海龙王啊?他怎么可能真搞到这鱼?”

    “抓到不算什么,这么快啊,土豆丝炒熟了吗?海豆腐肯定炖不熟吧?!”

    “窝草,今天真是大开眼界了,估计这说出去没人信!”

    看到这一幕,鹿执紫高兴的跟小女孩似的跳起来,她一蹦一跳跑过去迎接敖沐阳:“哇,你真的成功了?”

    敖沐阳笑着反问:“这有什么难的?”

    看热闹的人纷纷倒吸凉气:“这有什么难的?这是人能做到的吗?”

    小船的船主也上了岸,钦佩道:“这小兄弟水下好本事,一下水就看出来了,绝对是老水鬼了!”

    敖沐阳看向孙一金:“老板,去看看土豆丝和海豆腐吧。”

    孙一金木愣愣的看着他,一时之间傻了!

    饭馆里其他食客听说这事后纷纷跑出来看热闹,如先前有人所说,这种事别说亲眼所见,以前都没听人说过。

    老孙头是老江湖,他手腕圆滑,说道:“小兄弟好本事,我儿子栽了,他不知天高地厚呀,你别跟他一般见识,请请请,请随我来。”

    重新进了菜馆,真正的老板老孙头接管了全局,他指挥道:“土豆丝和海豆腐加快,把这鱼下锅,让老康做,做了给我端包厢啊不,端我屋里去。”

    说完,他又对敖沐阳鞠躬伸手:“小兄弟,请赏脸一起喝一杯?”

    敖沐阳不是得理不饶人,老板一个老人家这么放低态度,他就不便再追着这件事不撒手,否则显得他小家子气。

    有人要从他手里接走虎头鱼,他摇摇头,出去将鱼扔入海里:“虽然海里还有这鱼,可却很少了,它活到现在不容易,没必要因为个赌约就要了它的命。”

    一个青年竖起大拇指道:“这比装的上档次!”

    敖沐阳不是装比,他真觉得没必要非得吃掉这条野生虎头鱼,反正它也没什么好吃的。

    在老孙头带领下,他们去了后院一个房间。

    房间收拾的干干净净,有卧室和客厅,客厅里有电视机、有书桌、饭桌和椅子,传统的中式装修,简单、大气、干脆利索。

    他进屋后去了书桌,上面倒没有什么书,而是有几个酒坛子。

    老孙头去搬酒,敖沐阳在旁边就搭了一把手。

    就在他的手一碰到这老书桌的时候,忽然察觉到一股水气透体而入,化作一道水流在金丹中转动起来。

    敖沐阳今天消耗的金丹水气比较多,本来有些疲惫,结果接触了老书桌从中吸收到了水气后,他身体顿时轻松许多。

    这让他大吃一惊,他没想到还会有这样的事,这是怎么回事?书桌当中怎么会有水气可以汲取呢?

    更让他吃惊的是,书桌中的水气可比海水中更多,或者说利用率更高,一道道水气连续进入金丹中,凝聚了一条又一条的小水流。

    老孙头发现了他脸上的吃惊,问道:“怎么了小兄弟?”

    敖沐阳赶紧掩饰:“哦没事没事,这酒可真香呀,我没想到你这里还有这么香的老酒。”

    老孙头不疑有他,笑道:“哈哈,你谬赞了,不过这确实是老酒,得有年头喽。既然你觉得香,那今天就多喝两杯!”

    敖沐阳酒量一般,他有正事要干,就摆手道:“那不行,我今天来给村子的学校接老师,可不能喝酒。”

    “接老师?”老孙头问道。

    鹿执紫笑道:“接我,我是他们村学校的新任老师。”

    老孙头恍然道:“喔喔这样啊,莽撞了莽撞了,我老孙这辈子最佩服文化人和有本事的人。你们二位一位有文化,一位有大本领,那更得喝一杯了!”

    孙一金无精打采道:“爸你啥时候佩服起文化人来了?我上学那会怎么没见你佩服我们老师?”

    老孙头瞪了他一眼:“败家玩意儿,闭嘴!去,去后厨催催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