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35.买下
    胖老板一个劲劝酒,敖沐阳婉拒了两次后他就停了手,改成一个劲的招呼他们吃菜。

    一桌子七大碗八大碟,三个人好一顿丰盛的午餐。

    敖沐阳的心思不在吃喝上,他感兴趣的是那个奇怪的书桌上,绞尽脑汁想怎么把书桌弄到手。

    书桌色泽灰黑,黑不溜秋,不太起眼。它的造型很普通,单纯的明清复古风格,在旧货市场上很常见。

    他想不到好法子,只能将主意打到他先前跟小老板孙一金的赌约上,当时孙一金说过他赢了可以随便提赌注。

    但这样又有点抹不开面子,这让敖沐阳内心激荡、如坐针毡。

    鹿执紫似乎也注意到了这书桌,她吃饭的时候将话题往它身上转移过,得知书桌是老板早些年在市场买的铁木家具。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时间不早了,鹿执紫看看手表说道:“谢谢老板款待,这顿饭我们吃的很好,但我们还要返回村里,所以得先走一步。”

    胖老板乐呵呵的说道:“不多坐一会了?我这还准备给你们来一盘黄花鱼水饺,这可是我们店的拿手菜!”

    鹿执紫摆手道:“下一次吧,老板人如此豪爽,我们下次还会再来的。”

    胖老板继续挽留:“那要不喝一杯茶吧?我这里有当地山上出的绿茶,跟市场上的可不一样,绝对香!”

    鹿执紫只能再度摆手:“不必不必,您招待的很不错了,我们挺满意的。”

    一听这话,胖老板立马道:“不错就是不够好,挺满意就是不够满意,哎呀,鹿老师,这样我怎么能过意的去?”

    鹿执紫露出懊恼表情道:“对不起,我这是用词不当,不过要是您实在觉得过意不去,不妨割爱卖我们一样东西吧?”

    “什么东西?”

    鹿执紫笑道:“我今天是刚去学校报道,也不知道学校的办公室有没有合适的书桌或者讲桌之类,我看您这书桌不错,您能割爱吗?”

    敖沐阳心里一跳,猛的抬头看向鹿执紫。

    鹿执紫没有发现他的异常,很自如的面含笑意。

    老板琢磨了一下道:“这书桌,鹿老师有兴趣?它已经很旧了呀,而且样式也不适合做讲桌吧,不如我帮您买一张正儿八经的新讲桌?”

    鹿执紫又摆手道:“不必不必,老板您太客气了,我就是看这桌子挺合适的,样式严肃又不古板,很符合教学风格,如果您无法割爱就算了,我再想想办法。”

    老板痛快道:“这是哪里话?我跟两位小友相见投缘,这么一个破桌子有什么割爱不割爱?这样,我送你了,就当是支持咱们乡村教育工作了!”

    鹿执紫一番客气,老板最终收了一千块的本钱,她没这么多钱,敖沐阳就掏了腰包。

    给钱之后他去搬上书桌,入手死沉,以他的力气竟然也只是勉强搬起来。

    老板说道:“小心,我找人帮你抬上货车送上船,这可是正儿八经的铁木,你听……”

    他用一个铁勺敲了敲桌面,确实有钢铁撞击之声响起。

    分开的时候,他们交换了联系方式,老板坦言道:“敖兄弟,我知道你们龙头村,都是好水鬼。你说了你也是吃这碗饭的,恰好我是靠海鲜吃饭,所以以后你有什么好货,可记得联系我呀。”

    听了他的话,敖沐阳心里一动想到了家里的大黄花鱼,不过他又想到了红洋渔家论坛,就暂时压住了露出宝货的心思,准备以后看看市场行情再说。

    老板一席话让他明白了对方为什么这么热情的对待他和鹿执紫,不光是想给儿子擦屁股,还想结交他。

    这老板是老江湖,通过捕捞虎头鱼的事看出了他的价值。

    小货车送他们和书桌到码头,敖富贵正好拉了几个顾客准备开船。

    看到鹿执紫他下意识一愣,然后反应过来道:“美女你好,你是树枝老师吧?”

    敖沐阳问道:“什么树枝老师?”

    敖富贵嘿嘿笑道:“老师不是名叫树枝子吗?我知道,‘子’在古代就是老师的意思,孔子孟子墨子啥的,所以我踏马就斗胆猜测,咱们老师应该是叫树枝,而且我还猜测,树枝是老师的笔名!”

    鹿执紫微笑道:“我叫鹿执紫,不是树枝子。”

    敖富贵面色一变:“卧槽村长这老货,坑人!”

    敖沐阳哈哈大笑:“行了别在那里装文艺了,过来般书桌,这是正事。”

    铁皮船发动,开入浩瀚大洋。

    美人在前,敖富贵可是活跃了起来,各种嘘寒问暖:

    “鹿老师你坐船头舒服吗?要不换个位置?”

    “鹿老师你喝点水吧?哎呀,我这里只有矿泉水没有饮料了。”

    “鹿老师你晕船不?晕船我开的慢点。”

    几个看美女的乘客纷纷点头:“开慢点也行。”

    敖沐阳哪能不知道他那点小心思,笑道:“行了,富贵,让鹿老师静静吧。”

    敖富贵讪笑一声,然后他找到了别的表现法子,扯开嗓子唱起渔歌:“哎哟喂咿呀!无风无浪哟,无米过红洋;有风有浪喂,斗米过红洋;大风大浪嘿,石米也难过红洋……”

    吹着海风、听着渔歌,加上这会乌云涌了上来,没有阳光暴晒,这样的海上旅途颇为享受。

    鹿执紫侧耳倾听渔歌,微笑道:“真好听,不过是什么意思呢?”

    敖沐阳道:“三句渔歌,最简单的渔歌模式,这就是介绍早年红洋滩水深流急,行船艰难的景况。他唱的无米、斗米、石米就是粮食单位,意思是无风无浪的天气,用不上吃一顿饭工夫就可到红洋市,遇上风浪,就得用吃一斗米饭的时间了,若遇大风大浪,即使你吃完一石米的饭也难到达……”

    船靠上龙头村码头,他们到地方了。

    恰好,这会天空黑云压城隐隐有风雷声滚动,空气中潮气很大,时不时有小雨点落下,眼看要下雨了。

    敖沐阳问道:“鹿老师,你住哪里?教育局有安排吗?”

    “我住一处农家乐,呀,下雨了,咱们赶紧走。”鹿执紫招手道。

    敖沐阳道:“那这书桌?”

    鹿执紫笑道:“你搬回你家里吧。”

    敖沐阳点头道:“那好,等天好了我给你送学校去。”

    鹿执紫习惯性摆手:“不不不,这就是你的了,你掏钱买的这书桌呀,而且你想要这书桌,是吧?”

    敖沐阳一怔:“你不是想用作讲桌?你看出来我喜欢这桌子?”

    鹿执紫抿嘴笑了起来,道:“连老板都知道这种书桌不适合做讲桌,你不知道呀?我是看你吃饭时候一个劲偷看这桌子,才要买下的!啊呀,下雨了,快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