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36.大雨凝丹
    六月天,孩儿脸,说变就变。

    小雨滴刚飘了一阵,一场大雨紧随其后,瓢泼而下!

    敖沐阳顾不上客套和感谢,赶紧将桌子带回家,敖富贵则带着鹿执紫和几个游客去了敖沐风的农家乐。

    将军蹲在门口,雨水落在它身上它也不在乎,眼巴巴的看着村口,等看到敖沐阳后它高兴坏了,但还是没有离开家门,一直等他也到了家门才迎上去亲昵的磨蹭。

    敖沐阳去抓了把狗粮给它,拍拍它脑袋笑道:“乖孩子,真听话!”

    刚落下脚,他打开手机一看,发现手机有一条信息,是拍下大龙虾的陆虎发来的。

    信息上说他打电话又没打通,猜测敖沐阳可能出海去了,他这两天有点事,暂时没法上门去取龙虾,让他帮忙养殖几天,到时候他会加价购买。

    看了这信息,敖沐阳觉得这人有点不靠谱了,其实不必非得这陆虎上门取,他送去红洋也行,但对方没有这个意思,一个劲要自己上门取龙虾,可却老是不上门。

    琢磨了一下,他决定等三天期限。

    论坛有规定,如果网上交易结束三天内,现实中还没有进行交易,受损失一方可以发起投诉且可以再选择其他交易。

    如果三天内陆虎没来,他就联系那个论坛大神‘要买拉法’,将龙虾和大黄花鱼一起卖出去。

    大雨倾盆,这场雨来的很猛。

    老宅需要修缮,屋顶多个地方漏水,他用了盆子、水桶全上阵才避免家里水漫金山。

    这样,雨水落入塑料桶和铁盆里,各种噼里啪啦、叮咚叮咚的声音。

    敖沐阳静下心来,把这声音幻想成交响乐,这样坐在门口的黑木书桌上看着外面大雨如幕、听着雨落啪啪,倒也别有一番滋味。

    更有滋味的是他坐在书桌上,不断有水气流入体内进入金丹转化为细水流,金丹个头逐渐增大。

    不过好戏不长久,他在书桌上坐了不到两个小时,水气逐步减少,最终消失不见……

    敖沐阳不甘心,他又等了一会再接触书桌,还是没有水气可以汲取,好像这水气是储存于其中而不是由它产生,被他吸完后就再也没有了。

    外面雨势减小,他没什么事干,就决定忙活晚饭。

    鹿执紫作为支教老师初来乍到,还帮助他买了这张书桌让他凝练金丹到了拇指肚大小,他得好好准备顿晚饭招待人家。

    家里菜很足,有鲨鱼皮、鲨鱼肉、大龙虾和大黄花鱼:大黄花鱼可是硬菜,四条完整的鱼他打算卖掉,有破损的黄花鱼可以自己吃掉。

    他打开冰箱去拿出腌制的鲨鱼皮,这东西有丰富的蛋白质和多种微量元素,其中的蛋白质有大分子的胶原蛋白和粘多糖的成分,是养颜美容保健佳品。

    另外,鲨鱼皮中有白细胞素和亮氨酸,它们有抗癌作用,可以起到预防和抑制癌细胞的作用,对健康大有好处。

    鲨鱼皮不能直接吃,它外表看起来光滑,其实有一层细小的鳞片,很硬!

    敖沐阳用快刀刮下鱼鳞片,然后放入小锅子里大火煮了起来,这是做鱼鳞冻的上好材料。

    相比其他鱼皮,鲨鱼皮厚实,所以需要蒸一下,否则直接吃根本嚼不烂。

    这个蒸的过程很考验功夫,不能过火,否则鱼皮一烂乎没了嚼头那也就没意思了。

    敖沐阳用牙签时不时插一下,恰好需要稍微用力就能将鱼皮戳透的时候他停了火,迅速用准备好的冰水来冰镇。

    他把蒸好的鱼皮分成四份,一份切了倒上泡椒、花椒、生抽和醋,做了个凉拌鱼皮,剩下的三份则做炒菜和汤。

    第一个菜是葱段炒鲨鱼皮,这是他跟一位粤菜大师学的,花生油加热,然后把葱姜入锅炒出香气。

    这时候鲨鱼皮进锅,用盐和鸡精调味,火候合适了直接出锅装盘就能吃。

    第二个菜是醋蒸鲨鱼皮,这个更简单,蒜末鸡精以及盐和醋等调味料做酱汤,切细碎的鲨鱼皮放入其中再加入食用油,剩下的只要蒸就可以。

    最后一个他做了个鱼皮汤,这个相对麻烦,得先将蒜片葱碎入锅炒底,再加上香菇炸干,火候合适了加上鱼皮简单翻炒,最后加入食盐、味精、蚝油、老抽调味,再用生粉勾芡。

    院墙低矮,香味很快传到了隔壁。

    敖富贵的母亲笑道:“哎呀,阳子你做个菜咋这么香?不行了,今晚我这饭没法下口了。”

    敖沐阳隔着墙喊道:“婶子,过来吃!”

    一听到这话,敖富贵跟听到发令枪的运动员似的,风一样的从门口冲了进来。

    敖沐阳给了他一个白眼:“就你积极。”

    敖富贵笑道:“嘿嘿,吃饭都不积极,干啥能积极?”

    敖沐阳挥挥手道:“去,你去叫鹿老师和小牛母子,晚上一起在我这边吃。”

    敖富贵道:“那啥,老铁,能不能不叫鹿老师呀?”

    敖沐阳诧异道:“你不想见鹿老师?”

    敖富贵道:“不是,我是不想让鹿老师品尝到你的手艺,否则我怎么追她呀?我怕她迷上你,哈哈。”

    敖沐阳也笑了,道:“你想多了,就咱们这样的,你觉得鹿老师得多瞎眼才能看得上?”

    没什么不好承认的,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他对女老师也很动心,所以在老孙头小厨才会和小老板顶撞起来,并不惜做下进入海里捉一条鱼来打赢赌注的事。

    他那么做什么目的?还不是在女老师面前表现自己?这么做很傻,他也知道,可除此之外,他想他或许没有其他可以表现自己的地方了,就像敖富贵回来的路上唱渔歌,那何尝不是在表现自己?

    敖富贵不甘心的说道:“可董永还追上了七仙女呢。”

    敖沐阳道:“第一,那是神话,你觉得咱们生活的是神话世界吗?第二,你去院子里找个水洼看看。”

    敖富贵问道:“看什么?”

    “对着雨水瞧瞧自己的鬼样,董永可是超级帅,你那样子能跟董永比?”

    敖富贵绝望:“沃日!”

    两人只是说笑一通,敖富贵又唱着渔歌出了门,在他离开不久,他父母在家里准备了两道菜走进门来,敖小牛随后也带着东西过来,他带了一份水饺,说他母亲坚持不来。

    敖富贵的父亲敖千茂叼着烟道:“你妈太踏马拗了,唉,她说不来,那谁说也没用了。”

    正在灶台前忙活的敖沐阳淡淡道:“小牛你回去对你妈讲,今晚是请你老师吃饭,城里来的有本事的高学历老师,这是迎师宴,叔得找个家长作陪,她要是不愿意就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