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37.迎师宴
    没过多久,敖小牛回来了,宋秋敏也来了。

    做母亲的最关心的无非两件事,孩子的健康和孩子的前程。

    鹿执紫最后才来,将军听到她的脚步声后就跑到门口去咆哮。

    敖沐阳喊道:“自己人,别叫了。”

    立马,将军不叫了,它对着鹿执紫抽了抽鼻子,欢快的摇着尾巴跑回厨房嗅饭香味去了。

    “哇塞,你这狗怎么训的,神了呀?”鹿执紫大为惊叹。

    她进门后微笑着跟众人点头打招呼,然后又对敖沐阳说道:“抱歉,我迟到了,真不好意思。”

    敖沐阳指了指案板上的鱼道:“没有没有,不算迟到,你看这鱼还没下锅呢。”

    鹿执紫莞尔一笑,道:“总之让你们久等了,其实刚才我去学校转了一圈,又收拾了一下,所以晚了些,抱歉哦。”

    敖沐阳看到了她的高跟鞋上全是泥,裤腿有刚洗过的痕迹,估计她也是走了远路。

    这时候他想起鹿执紫的行李全丢了,就将手机递给她道:“你淘宝几件换洗衣服,我先帮给你清空购物车。”

    鹿执紫笑了笑道:“不必,我给我红洋的朋友打个电话,让她来帮帮我。”

    敖沐阳道:“你想让她们看到你落魄的样子?而且干嘛费这个劲?算我借你的钱,你银行卡不是有钱吗?等你去补办了银行卡到时候还我就是了。”

    “这算什么落魄?”鹿执紫又笑。

    但她随即想到了什么,眉头顿时皱了起来,考虑一番最终接过手机道:“好,我暂时借你点钱,等我买个手机找回网银账户就还你。”

    敖沐阳笑道:“没问题。”

    敖富贵在旁边看的眼睛发直:“你们啥意思?你给鹿老师清空购物车?鹿老师你不能这样,这是给对象干的事。”

    鹿执紫笑道:“对象?我没有对象,我有一个士一个车一个马,它们能干这样的事吗?”

    他们聊着天,敖沐阳继续做菜。

    大黄花鱼价值巨大,可得好好做,否则就浪费这等上好食材了。

    明代的文学家李渔曾在著作《闲情偶寄》里说过:“食鱼者首重在鲜,次则及肥,肥而且鲜,那是最好的了。”

    大黄花鱼就是这种‘最好的了’,它又鲜美又肥美,而且是海鲜中少见的即使死掉冰冻一段时间,依然可以保留鲜味的品种。

    要品尝到大黄花鱼的鲜美,清蒸是最能体现其原味的烹调方法,不过不能普通方式清蒸,这个做法可是相当考量手艺的。

    清朝食谱关于大黄鱼有介绍:“大抵黄鱼亦系浓厚之物,不可以清治之也。”意思是大黄鱼等虽然肥美,但过于油腻,不能简单的用清淡方式来对待。

    这是因为大黄鱼的鱼鳔和鱼油很厚重,虽然很有营养,甚至可以说野生大黄鱼之所以卖价高就是因为这两样东西,可是,很多人享受不了。

    做野生大黄鱼,需要很多准备、很多手段,建国初期海洋中大黄鱼无数,但大家不喜欢,因为那会物质缺乏,没有什么适合做大黄鱼的配料可用。

    敖沐阳一直没将鱼下锅,一是渔家有客人不到鱼不入水的风俗,二是他在腌着鱼,这需要时间。

    即使鹿执紫到来后,鱼依然没有腌好,他先用黄鱼做了另外一道菜,那就是豆衣鱼卷。

    有些大黄鱼破碎的厉害,他就将之去骨留皮做简单腌制,加了黄酒、盐、蛋清和葱花姜粉等等。

    鹿执紫到来后,他拿了几张买来的干豆皮去硬边摊开,然后用它将鱼肉搭配长条香菜卷了起来,一巴掌给拍平,用刀切成寸段。

    接下来的就是煎炸,炸熟后配上孜然蘸料,色泽金黄、香气扑鼻,色香味俱全。

    最后做大黄鱼,他没直接下锅,而是将腌好的鱼拿出来挂到窗口先让海风吹一会,端了其他菜上桌,道:“来,咱们先吃,鱼最后上。”

    敖富贵大喜过望:“野生大黄鱼呀?”

    敖沐阳点头道:“让龙王爷先过过眼的,除了这个还能是什么?”

    鹿执紫好奇问道:“野生大黄鱼?这个超级贵吧?而且还得让龙王爷先过过眼?什么意思?”

    敖沐阳道:“嗨,就是这些年大黄鱼价格提上来后才有的这么个说法,以前做之前也会挂一下,目的是让海风吹一会,鱼油起反应,不那么腻口。”

    说完,他给敖富贵父子倒上酒,给其他人分了饮料又说道:“干杯,欢迎鹿老师莅临咱们龙头村,希望咱们学校会重新红火起来!”

    鹿执紫举起杯子道:“吃了这顿饭,我一定会竭尽全力。”

    有爽口的鱼皮和大龙虾,加上油皮鱼卷和敖文茂夫妻带来的两道菜,也算是丰盛。

    敖富贵甩开膀子猛攻油皮鱼卷,他母亲踢了他一脚:“这孩子没点规矩,鹿老师没下筷子呢。”

    “对,鹿老师,先尝尝这个油皮鱼卷,野生黄花鱼做成的,我还是第一次吃呢。”宋秋敏笑着道。

    鹿执紫夹了块鱼卷蘸了蘸调料,她吃到嘴后露出惊喜表情,用手挡住嘴后道:“嗯,好棒,外脆里嫩、香包鲜美,真好吃!”

    “好吃也别多吃,待会有别的。”敖沐阳笑道。

    他也吃了块鱼卷,做的很成功,豆腐油皮炸的酥脆,里面鱼肉依然鲜嫩,还有一段香菜带着清新调味,口感十足。

    饭桌上鹿执紫表现很大方,她没有主动引领话题,但是任何人提出的话题她都会接应上,而且说的话好听又实在,让饭桌氛围一直很融洽。

    吃了一会,敖沐阳去做鱼。

    他想了想最后还是没有做清蒸,而是来了个小红烧。

    持着吴侬软语的姑娘往往口淡,清蒸大黄鱼总归有些油腻了。

    先煎后焖,大黄鱼金色的外皮变成了焦黄色,然后敖沐阳倒上酱汤,让鱼在酱红色的汤汁里煮了起来。

    菜到了这里有个诀窍,叫收汤,敖沐阳不断将汤汁浇到鱼身上,遍洒鱼体,直到大黄鱼由金黄变成红黄色。

    这时候鱼汤已经煮干了,但还是没有结束,他又往其中加入淀粉勾芡的汤汁,再度熬了起来,让它略微泡发。

    到了火候,这道菜才算结束,敖千茂几人看的傻眼:“这么费劲呀?”

    敖沐阳笑道:“你以为野生大黄鱼好处理?”

    他的一番功夫可没有白费,两边汤汁硬是掩盖不住鱼肉独有的香气,或者说,正是这多道手续才释放出了野生大黄鱼独有的香味。

    乳白色的汤汁带有一点红色,搭配鱼身的金色,看起来相当喜庆。

    敖沐阳端鱼上桌,示意众人尝尝。

    鹿执紫夹起一块肉放进嘴里,爽滑多汁、香嫩细腻的口感瞬间征服了她,她不知道该怎么说,直接竖起两个大拇指给敖沐阳。

    敖沐阳觉得饭馆小老板说的对,这时候的鹿执紫有种娇憨的萌态。

    鹿执紫再吃的时候,他又给她盛了小半碗米饭,让她把鱼肉放到米饭上,再淋上两勺汤汁,道:“你再试试。”

    敖富贵酸溜溜的说道:“阳子,让兄弟我也试试呗,瞧你们柔情蜜意的,这是打算干啥?比案齐眉呀?”

    鹿执紫惊异的看着他道:“哟,富贵哥,成语用的不错,胸有丘壑的文豪呐。”

    敖富贵乐了:“嘿嘿,那是,我富贵也是有文化的人。”

    “不过比案齐眉是什么鬼?不是举案齐眉吗?”

    敖富贵的笑容戛然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