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38.撬牡蛎
    野生大黄花鱼可是稀罕物,加上一条大龙虾作陪,这顿饭在任何地方都足够上档次,而且操刀的还是年轻的星级酒店大厨。

    敖富贵一家吃的很满足,敖小牛母子吃的很满足,鹿执紫吃的也很满足。

    吃过饭,她看到敖沐阳将书桌放在门口,便问道:“这桌子你打算怎么处理?”

    敖沐阳心里立马警惕起来,问道:“应该怎么处理?”

    鹿执紫问道:“你喜欢就收藏,不喜欢就卖掉咯。”

    敖沐阳笑道:“收藏?这东西有什么好收藏的?我玩不了收藏,如果你不想用来当书桌,那以后卖掉吧。”

    鹿执紫皱起了眉头,她刚要指着桌子说什么,敖千茂过来打断了他们的对话:“阳子,你这屋子确实不成样子了,那啥,你要维修继续住是吧?那什么时候咱们聊聊,看看怎么修。”

    敖沐阳道:“我考虑一下吧,重新起个新楼房也不错。”

    大雨来的快去的也快,到了晚上九点多钟,云消雨歇、星空重新闪耀起了绚丽的光。

    雨水洗刷了空气,比用了最好的清洁剂还要有效,空气中只有雨后泥土的芬芳和海风淡淡的腥气。

    另外好像群星也被洗刷过一样,比起前些日子,夜空要更加灿烂。

    亿万繁星洋洋洒洒,像是黑曜石棋盘上洒落的宝石棋子,光芒赤橙蓝绿,一闪一闪仿佛星云荡漾。

    夜黑而幽深,鹿执紫站在门口仰头看着星空,喃喃道:“天接云涛连晓雾,星河欲转千帆舞;彷佛梦魂归帝所,闻天语,殷勤问我归何处。”

    敖沐阳道:“李清照这诗不够壮阔,这时候不应该是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吗?”

    鹿执紫没有看他,只是语含笑意的问道:“平时还翻看诗词?”

    敖沐阳道:“有时候会看看,不过懂的不多,你说的这一首《渔家傲》我是在中学时候背过,因为词牌名,所以恰好记住了。”

    鹿执紫道:“对,这是《渔家傲》,虽然词牌名和渔家实际上没什么关系,可它是这时候最应景的吧?”

    敖沐阳想继续争辩,然后他又笑了起来,道:“你说的对!”

    后面的敖富贵瞅瞅夜空,然后脸上露出挫败感:“你们懂的真多,我就知道,它酿的这星星真好看。”

    鹿执紫一下子笑了,道:“这是我们劳动人民对美最淳朴的赞赏,你这一句比我们两个合起来还要更有意义。”

    看了会星夜,敖沐阳将鹿执紫送回了渔家乐客房。

    第二天天色放晴,艳阳又开始挂上半空火辣辣的照耀起了大地。

    敖沐阳早上接了个电话,竟然是胖老板老孙头打来的。

    老孙头问他是否出海,要是有什么好货,让他给送去一趟,说肯定会给个合适价格。

    敖沐阳手里好货不少,有大龙虾也有黄花鱼,但他觉得老孙头的小店未必能吃的下,于是他想看看有没有别的合适的东西。

    他划着小舢板出海,在海里随意的飘荡。

    小舢板的动力来自他双腿,敖沐阳泡在海里摆动双腿,一边可以汲取海洋中的水气,一边可以推动小船。

    将军大模大样的坐在船头,海风吹着它额头那撮长白毛大幅度摆动,有时候会挡住它一个眼睛的视野,它就甩甩头……

    敖沐阳在水里看的服气,这人模狗样!

    将军额头的白毛不知道怎么回事,长的速度很快,可能是它身上其他地方的毛会根据季节退换,这白毛没有掉过,一直野蛮生长,如今得有他小指长了。

    不过考虑到这撮毛应该攒了五六年,其实长的也不算快。

    他潜水下去,在一片海底的礁石区发现了大片牡蛎,也就是俗称的海蛎子。

    这东西长的跟礁石很像,个头大的跟成人巴掌似的,它们汇聚在一起成群成片,很是可观。

    牡蛎喜欢生活在坚硬的海底区域,这叫牡蛎床,一般位于或深或浅的海水或有盐味的河流入海口。

    和鱼虾不同,牡蛎是可以雌雄同体的,它们一次可以产卵数十粒,然后在外套膜中受精、孵化,最终幼虫脱离母体固着到海底,开始它们的一生。

    另外它们一生就两件事:开合贝壳捕食和繁殖。这种繁殖和生长方式决定了一旦出现牡蛎床,就会有大量牡蛎出现。

    现在他就碰到了一个牡蛎床,这里海水不深,只有七八米,平时来来往往的渔船可不少。

    一直以来没人发现这个牡蛎床,很可能是人们习惯性认为近海没有什么渔获,就没有去海底搜索过,侥幸给敖沐阳留下了这么个赚钱机会。

    “经验主义要不得啊。”敖沐阳摇摇头,然后从船上拿起一把锤子和铁凿子潜入海底。

    野生牡蛎价值很高,毕竟这是一种营养特别丰富的海鲜,素有海中牛奶之称,富含大量蛋白质和人体所缺的锌,在市场可以卖出不错的价格。

    牡蛎床上,大量牡蛎缓慢的开闭贝壳,在闭壳肌支撑下,它们过滤海水,通过振动腮上的纤毛在水中产生气流。

    这样水进入腮中,里面的悬浮颗粒被粘液粘住,腮上的纤毛和触须按大小给颗粒分类,小颗粒是食物,大颗粒是垃圾,会运到套膜边缘扔出去……

    敖沐阳潜入海底,他带动水流出现剧烈变动,牡蛎们敏感的发现了环境变化,立马闭合了贝壳。

    捕捞养殖的牡蛎很简单,牡蛎床是人工制作,上面有很多结实的网子和绳子,最终收起来就行。

    但捕捞野生牡蛎就比较费劲了,它们牢牢贴在礁石上,如果是潜水捕捞,那一口气只能够捞上两三个。

    敖沐阳没有这个担忧,他在海底将凿子插进一块礁石中,贴着礁石用凿子一下下凿了起来。

    锤子在水中有浮力,他不便用力,有点事倍功半,不过比起普通人来说他这已经很轻松了。

    手里握着锤子和凿子,他腰上有个网兜,凿下来一个牡蛎就装起一个,等到装上一批后,他就浮起来将网兜托出水面。

    剩下的事就是将军的了,它会叼着网兜爬上船,将网兜拉上去,这是水猎犬从小训练学会的技能,它们是渔民的好帮手。

    不过将军没接受过训练,不太懂这个,看着敖沐阳将网兜递给自己,它就用爪子拨开了:不要,我不要这个。

    敖沐阳指着船上道:“叼上去,你得拖上去,这个也不会?这个不是天生的吗?”

    将军一脸懵逼,看着敖沐阳反复做手势,它用舌头舔舔嘴巴游回去爬上船,然后回头看主人。

    敖沐阳无奈的招手:“你过来,你叼着这个回去,你自己回去干吗?”

    看到他招手,将军摇摆尾巴开心的游了过来,绕着他一边游一边舔他的脸。

    “行了行了,不是叫你下来玩,”敖沐阳将网兜递给它,塞进它嘴里,“叼着这个回去,上船上去。”

    将军又用爪子推开,不要,不要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