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39.修学校
    费尽心思教导将军学会了拖网兜,一人一狗合作着撬了好些牡蛎下来。

    后面,一辆铁皮船拖着舢板开到红洋市,敖沐阳给了两百块的拖船费,然后自己划着舢板去了老孙头小厨所在的海域。

    海边沙滩上有不少人在玩,看到敖沐阳划着船、船上坐着水猎犬,有些人颇为羡慕,纷纷拿出手机相机来拍照。

    等到了老孙头小厨所在位置,他划船靠岸后,这里海滩也有游客,有人就羡慕的说道:“哥们,你是来卖鱼的吗?你们日子真好,欣赏着海景就把钱赚了。”

    听了这话,敖沐阳苦笑着摇摇头道:“江上往来人,但爱鲈鱼美,君看一叶舟,出没风波里。”

    “什么意思?”那人不懂。

    敖沐阳没解释,懂的人自然懂,不懂的多说也没用。

    其实生活和工作都是这样,只看贼吃肉没见贼挨打,这东西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结果游客们把他的行为当做是渔人的风范,认为有一种超脱凡尘的洒脱,于是更加羡慕了:“真有范儿!”

    他给老孙头打了电话,老孙头擦着手跑出来。

    看到一船的牡蛎,老孙头眼睛一亮道:“野生的?”

    敖沐阳拍拍船头道:“全野生的,你自己来看。”

    海边的人都知道,养牡蛎不需要什么饲料,它们靠滤食海里的浮游生物为生,这样也就无所谓养殖与野生的区别了。

    实际上这只是对外说辞,养殖牡蛎还是要投入饲料的,一定海域中的浮游生物含量是定量的,光靠海水中那点浮游生物能养活多少牡蛎?

    海洋养殖场里,一片牡蛎床上的牡蛎数量得是野生牡蛎是数十倍,密度非常大。

    为了让它们长得快,肯定得让它们吃饱喝足,这种情况下海水中的天然浮游生物不足,需要往海水中添加。

    吃牡蛎一吃营养二吃口感,养殖牡蛎生长快,营养含量自然少,而且长得太快导致口感也不好,咀嚼起来跟面团似的,缺乏嚼劲。

    老孙头随意选了几个牡蛎用撬刀打开,里面是带黑边的白黄色嫩肉,他挖了一个塞进嘴里,然后一脸赞赏的点头:“好,怎么卖?”

    敖沐阳道:“你看着给吧,反正咱们不是一锤子买卖。”

    老孙头大笑:“我以市场上的价格给你,一斤十五块钱,行吧?”

    敖沐阳点头:“可以。”

    牡蛎这东西不是爱好者或者有钱人一般不会去吃,它就是个大壳子,两边贝壳跟石头块似的,买一斤牡蛎,有八两是贝壳。

    野生牡蛎的贝壳更厚,因为它们得防御天敌攻击,一斤里面更没多少东西。

    但即使这样也是野生的更贵,这季节普通牡蛎十五块能买两斤、三斤甚至品相差点能买到四五斤,可野生的只能买到一斤,而且在市场上很难买到,一般是直接供应酒店,然后酒店论个卖。

    老孙头按市场价买下而不是批发价买,算是有良心。

    这一船牡蛎有三百斤,老孙头给了他四千五百块。

    牡蛎要吃新鲜,但它不是出水死,可以用海水暂时养起来,这批牡蛎足够老孙头的小店消化几天了。

    看到他送来一船野生牡蛎,旁边的饭店老板闻讯而来,纷纷递给他名片和小礼物:

    “兄弟,再有好货给哥哥个电话。”

    “明天还有海蛎子吗?给我准备个一百二百斤。”

    “钱好商量,兄弟,鱼虾蟹贝,只要野生货,你带过来我都能吃。”

    随着老百姓逐渐有钱,吃货陡增,大家对于食物开始考究起来,野生海鲜越来越受欢迎。

    敖沐阳收起名片笑道:“我会给你们电话的,不过得让你们自己去拉了,我可不会再送过来。”

    他这次来就是打响名气的,要是让他每次都来回奔波,那太浪费时间和力气了。

    又去买了一些东西,再随着一艘渔船回到龙头村,这样时间就是下午了。

    敖沐阳上岸后碰到渔家乐的老板敖沐风,后者说道:“咦,阳子,你没去学校?”

    “去学校?去什么学校?”敖沐阳纳闷。

    敖沐风道:“这不是九月要开学了吗?鹿老师觉得得提前收拾学校,上午村委大喇叭喊过了,让咱们去帮忙收拾学校,可踏马的没钱谁去啊?”

    敖沐阳皱眉道:“没钱就不去?在学校上学的还不是咱们村里的孩子?”

    敖沐风讪笑道:“阳哥你别对我发火,我家娃才两岁,还不到上学年纪。再说,即使到了上学年纪,我也要把他送去城里,这在村里上学能行吗?”

    然后,他又贼笑道:“你不也没去吗?”

    敖沐阳被噎了一下,道:“我这就去。”

    学校小学在村后大龙山的山腰上,那可是有段历史了,以前是村里的私塾,后来成为小学,周边三村五寨的人几乎都是这里毕业的。

    选址于山腰,这是基于风水考虑,高山挡邪风、迎面水送才,另外学校建在山上,学生们的位置就高于地上的人,这叫‘压人一头’,寓意是出人头地。

    敖沐阳知道这没用,否则龙头村小学多少年了也没出个高官巨富?

    踩着山路,学校出现在他视野中。

    校园的铁栅栏大门正对山路,大概有四五米宽、三米多高,栏杆上锈迹斑斑,内外长满杂草。

    门口两边的影壁上各有一行模糊的字,风吹雨打之下字迹已经看不清楚,不过敖沐阳知道写的是什么,他早就牢记于心:

    “路虽近,不行不到;事虽小,不为不成!”他喃喃说道,入目所及之处,皆为破败。

    看着这破烂校园,敖沐阳心里有一种无力感。

    就这样的学校,怎么让孩子们回来上学?他以为县里拨款已经将学校修缮过了,现在看来所谓的‘复学’就是个噱头罢了。

    不过此时校园里好歹有一些活力,有几个少年在里面忙活,带队的是鹿执紫。

    此时的鹿执紫和他刚见面那会不一样,她头上包了块布做头巾,身上换了一套迷彩服,手上戴着劳保手套,俏脸上有一块块灰尘,哪里还有之前风采动人心的姿态?

    敖小牛看到了敖沐阳,叫道:“阳叔,你来了。”

    鹿执紫回过头来笑道:“太好了,又多了一个人。”

    敖沐阳苦笑道:“抱歉,我很早就出海了,不知道这档子事,要不早来帮忙了,对了,就你们几个?”

    “还有我。”灰头土脸的敖富贵从窗户冒出头来,他直接光着膀子,汗流浃背,好像泥人。

    既然来了学校,那没说的,他得下手帮忙收拾。

    可这一下手他有点懵,学校太破烂了,要收拾出来太难了!

    而且这活也不应该是老师带着学生干,他掏出手机道:“先不用干了,我给村长打电话,看看这到底什么意思,复学就这么复?这不是胡闹吗?你们休息,回去洗刷,晚上我给你们做好饭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