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40.野菇子
    电话打过去,一直提示不在服务区。

    敖富贵擦着脸上的灰道:“不用打了,那老货肯定出海去了,它酿的他哪天不出去?反正龙头号从来闲不住。”

    敖沐阳道:“当着孩子的面别说脏话了,得,咱们下山准备吃晚饭。”

    鹿执紫招招手道:“先帮我把屋后头收拾一下,有不少木头堆在那里,我怕这刚下完大雨这里潮湿,吸引蚊虫、滋生太多细菌病毒。”

    学校很小,操场和房屋各占一半面积,操场在东边、房屋在西边,之间有一道带拱门的墙壁间隔。

    房屋布局是田字形,‘田’字内的‘十’字是两条路,南北走向是主路,路的北面入口就是校门口,南边是个大影壁,上面绘有雷锋同志抱着冲锋枪战风雪、卫边疆的图像。

    然后,以这条路为界分别有两排房屋,西边两排面积较小,前面一排是教师宿舍、后面一排是办公室和会议室。

    路东边两排是教室,每一排有三个房间,合起来六个房间就是六个年级,每个年级一个班。

    木头堆积在教室房屋后面,敖沐阳去看了看,多是杨木和槐木,已经堆积好些年了,虫蛀鸟啄,破败不堪。

    这里阴暗潮湿,加上刚下完雨,木头上长了好些蘑菇。

    蘑菇从树皮上长出,菌盖有大有小,大的有六七厘米,小的跟指甲盖似的,这些菌盖表面光滑,上头凸起来很像斗笠,颜色是浅土黄色和奶油色。

    看到这些蘑菇,鹿执紫说道:“先把蘑菇清除掉,大家小心,可能有毒。”

    敖沐阳摇头道:“没有毒,不光没毒,这些蘑菇还特别好吃,咱们晚饭有着落了。”

    大龙山上树多木头多,雨后总能长出野蘑菇,他们叫这种蘑菇为野菇子,认为是草菇的一种。

    但敖沐阳在京都混过之后,他觉得这蘑菇更像是一种名菌,那就是享誉中日韩的鸡枞菌!

    地理百科上说,鸡枞菌在中国生产于云贵川地区,其他地区罕见,敖沐阳现在细看,觉得这就是‘罕见’的鸡枞菌。

    特别是这些枯木上有白蚁窝,很多白蚁在攀爬,这更能证明蘑菇的鸡枞菌身份:

    据他所知,鸡枞在自然界中会和白蚁共生,白蚁构筑蚁巢的同时培养了鸡枞的菌丝体,形成一个共同的生态系统。

    如果这确实是鸡枞菌,屋后的木头就很珍贵了,只要有菌丝保存下来,那条件合适的时候就会源源不断有鸡枞长出来。

    鸡枞号称百菌之王,营养丰富、味道超美!

    他亲自出手,将长大的菌子都摘了下来,不管它们是鸡枞还是野菇子,总之特别美味,这是珍贵的食材。

    摘下菌子,他找了个叫敖小娣的姑娘小心拿着:“别弄坏了,咱们今晚就吃这个。”

    鹿执紫担心的问道:“真的能吃吗?”

    敖沐阳笑道:“待会你再问。”

    发现了野菇子,这些木头就不能随便扔掉了,敖沐阳让敖富贵回去推了车子,将木头小心的搬上车子推下山,放到他家老宅院墙后面。

    老宅院墙背面更是潮湿,很适合野生菌生存。

    沿路下山,他们去了敖沐风的渔家乐。

    村里的渔家乐收拾的别出心裁,敖沐风家的院子上没有遮阴网,而是扯起了绳子,上面爬满了葡萄藤蔓。

    这样夏季葡萄藤蔓茂盛可以遮阴,冬季枝叶落下不会挡光,秋季还有葡萄可吃,春季又有绿叶绿芽欣赏,一年四季都可享受它带来的好处。

    看到敖沐阳和鹿执紫带着十多个孩子到来,敖沐风笑道:“两位老师,这是搞啥?校园活动?”

    鹿执紫去洗澡,敖沐阳道:“风子你少叨叨,去弄点水果犒劳一下孩子,你们这觉悟还比不上个孩子,人家孩子都去干活,你们不去?”

    敖沐风尴尬的转移话题:“呵呵,我不是要看店吗?不过鹿老师厉害,这才来了两天就把学生给串起来了?”

    一个孩子说道:“是小牛找我们的,鹿老师给我们买冰糕和零食来着,真好。”

    敖沐风去洗了苹果桃杏和樱桃之类,敖沐阳拿了菌子去他厨房,道:“我用一下,今晚在你家吃饭。”

    “顺便帮我弄几个菜呗?”敖沐风腆着脸笑道。

    敖沐阳没理睬他,将野菇子迅速清洗干净后放在架子上沥水。

    他看到厨房里肉菜齐全,就做了两道鱼、炒了一锅辣子鸡和一锅混编舰队。

    所谓混编舰队,就是各种贝类下锅做大锅饭,用的贝类有扇贝、青口、蛤蜊、贻贝、蛏子、文蛤等等。

    正好,这些菜做完,野菇子的水分沥干了,他撕成一条条,问道:“风子你家的猪油呢?”

    敖沐风指着架子道:“干啥?沃日我就熬了那一点猪油,你可省着点。”

    敖沐阳挖了一碗倒进锅里,只要小火这些猪油就融化了,散发出一阵动物油独有的浓香。

    油锅沸腾,他放入野菇子使劲炸,顿时,一阵噼里啪啦的油爆声响起,原本铮亮的鸡油变得浑浊起来。

    这是野菇子在出水,敖沐阳让它自己炸,转身准备调料,顿时,干辣椒、鲜辣椒一起上阵切成段,再就是花椒、花生碎和芝麻。

    调味料准备好了,野菇子也放水完毕了,猪油重新变得光亮起来,见此他往锅里倒了些盐,又是翻炒几下后将辣椒和花椒一起倒入,花生碎和芝麻是最后放入。

    顿时,一股说不出的香味在整个厨房弥漫开来,香味不同于肉香油香和菜香,非常独特。

    锅子里有中午剩下的凉米饭,敖沐阳拿了鸡蛋过来做了蛋炒饭,这对他来说是小儿科,三下五除二一锅颗粒分明的蛋炒饭出来了。

    敖沐风在旁边惊叹:“沃日,阳哥你真是我的哥,这手艺牛鼻!”

    敖沐阳指着蛋炒饭和野菇子油道:“你随便说好话,但这两个是我的。”

    敖沐风见自己的小心思被揭穿,顿时哀鸣一声:“靠,阳哥给我留点啊,我不卖,我和我爸妈自己吃。”

    听了这话,敖沐阳勉强点头:“那给你留点。”

    等鹿执紫和孩子们收拾完了,天色也快要暗下来了,正好到吃晚饭的时候。

    敖沐阳将炒饭、野菇子油和一盆子混编舰队一起端上桌,各种香味在小院里乱窜,渔家乐里的游客纷纷从房间出来点菜吃饭。

    混编舰队做的多,可以供应好几桌,敖沐风乐得脸上开了花,今晚他可以小赚一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