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41.乡村教育
    看到一大碗野菇子油,鹿执紫眼睛顿时直了:“这东西怎么吃?太油腻了吧?吃一两能长半斤肉!”

    敖沐阳给她舀了一碗蛋炒饭,然后舀了两勺野菇子油洒在上面,道:“动物油没那么容易长胖,你不吃吗?那你吃海鲜。”

    金黄色的野菇子油洒在雪白晶莹的米饭上,香味冲鼻而来。

    鹿执紫短暂一犹豫,道:“我吃,我少吃不就得了?”

    孩子们各自拿了碗筷,洒上野菇子油后低头使劲往嘴里扒拉蛋炒饭,吧唧嘴的声音接二连三,跟一群小猪在抢食似的。

    “我以后得给你们改改吃相。”鹿执紫说道,她用筷子轻轻挑起一点浸油的炒饭送进嘴里,动作文雅、淑女风十足。

    但很快,她下筷子变得狠了起来,而且一筷子比一筷子狠,大口大口吃起炒饭来。

    这反应很正常,敖沐阳也吃了一口,他在酒店吃过不知道多少名菜,可却罕有如此香味。

    一股独特的味道在他嘴巴里炸开,浓香带清香、油腻又不失鲜美,油炸过后的野菇子嚼劲十足,越咀嚼越是香,让人不舍下咽。

    这香味让敖沐阳坚定了野菇子就是鸡枞的想法,如此独特香味也只有百菌之王才能提炼出来!

    “好吃好吃。”一碗吃罢鹿执紫又舀了一碗。

    现在反而就敖沐阳自己在细嚼慢咽了,一边吃他一边问道:“鹿老师,我们村复学是怎么回事?就靠你和学生来收拾学校?还有你一个老师也不够吧?”

    鹿执紫恋恋不舍的放下碗,敖沐阳递给她一碗蛤蜊汤,海鲜的清淡可以抵消猪油的腻歪。

    她接过汤道:“不是,教育局拨款了,不过款项可能不够多,听村长的意思他找了施工队,会将学校翻新。但施工队只负责翻新,校园里的杂草和垃圾得靠我们自己收拾。”

    “至于老师的问题,你们学校有两位村办教师是吗?这两位教师好像被返聘上岗了,另外还会有一位教师在开学后调来,一共四位教师。”

    旁边的敖沐风撇嘴道:“一个小学六个班级,才四位教师?”

    鹿执紫道:“师资力量确实太差,但这是初期安排,开学前会调集老师过来,至少有十二位。”

    敖沐风哼道:“谁愿意来我们这鸟不拉屎的村里当老师?”

    敖富贵瞪了他一眼:“少说丧气话,鹿老师不就来了?而且鹿老师多优秀,她都能来,其他人凭什么嫌弃咱们村?”

    这点敖沐阳也奇怪,鹿执紫怎么会来他们这么个穷乡僻壤的地方?

    敖沐风顿时问了起来:“我根本想不通,鹿老师,你怎么会来我们这里?而且你来了以后竟然不嫌弃?”

    鹿执紫笑道:“组织上安排的,再说,这里教学环境虽然差了点,可生存环境很美,人心也淳朴。”

    这话让敖沐风羞红了脸。

    敖沐阳叹道:“我们这里教学环境不是一般的差,鹿老师,你不知道我们小时候怎么上学。”

    他上小学的时候是九十年代后期,那时候每个教室都是破败的瓦屋,冬天会漏风,以至于每年入冬时候学校都会组织钉窗活动,就是用塑料布将北面的窗户都钉起来。

    窗户本来就小,再用塑料布封起来,这样一到阴天或者太阳刚要下山,屋子里就黑成一片。

    还好他们上学时候教室有电灯了,一种现在几乎罕见的昏黄色灯泡,有了电灯作用也不大,因为他们这里的电路是从山里走的,大风大雪大雨的时候容易出问题。

    作为山脚下的渔村,有山有海,一年风雨雪不断,经常断电。

    学校桌椅不够,有些桌子和凳子是学生从自己家里搬过去的,黑板坑坑洼洼,粉笔在上面写的字怎么能工整?

    前几年他去京都上班,他跟城里的同事说自己的小学生活,这些人都无法置信,不少人觉得他在胡编乱造。

    但山里的渔村条件就是这么艰辛,要不是现在百姓有钱了、兴起了旅游业,不少人来渔家乐玩,那村里条件会更难!

    他把这些说给鹿执紫听,最后说道:“如果你没来我们村,你肯定也不信我的话吧?”

    鹿执紫道:“我信,我本科的时候选修过一门课,叫《教育环境学》,别说九十年代,现在依然有这样的山区学校!”

    他们镇上的小学环境已经好多了,两层小楼、塑胶操场等等,但老师很少,大学毕业后,谁愿意来这样的偏远地区工作?

    吃过晚饭,敖沐阳说道:“你们先别收拾了,我去找村长,问问这是怎么回事。”

    鹿执紫道:“我跟村长商量过,我打算先把教师宿舍收拾出来,得搬过去住了。”

    敖沐阳大惊:“你疯了?住这里不是挺好?荒山野岭的,而且那环境多差?怎么能住人?”

    鹿执紫笑道:“也不是很差吧,教育局拨的钱是用于修缮学校所用,我要是一直在渔家乐住,那就占用公款了。”

    敖沐阳惊讶问道:“难道教育局没给你拨食宿费?”

    “有工资和路费,其他的就没了。”

    敖沐阳沉默了。

    他还是决定去找敖志义,敖志义正在家里吃饭,排骨、红烧鸡块,正带着胖孙子吃的满嘴流油。

    敖沐阳来了他也没邀请,继续在抿着小酒吃着肉,然后说道:“阳仔你今天干啥去了?早上没找着你,我跟你说个事……”

    “修学校的事吗?”

    “不是,明天我准备再出去一趟,你早点起,明天咱们出去的远。”敖志义抿着小酒说道。

    敖沐阳差点给他掀翻了桌子:“出去?去哪里?村里不是修学校吗?你不是要发动大家去收拾学校吗?”

    敖志义不在意的说道:“我发动了,学校清理干净后有工程队,关咱们啥事?”

    敖沐阳看他一脸混不吝的样子,知道跟他说也是白说,索性起身离开。

    临走前他撂下一句话:“这几天我不出海了,我帮鹿老师收拾学校。还有,鹿老师住宿问题村里得给解决吧?”

    敖志义避重就轻:“咳咳,这个开会解决吧,开个会。那啥,这也是村里的大事,明天你们先收拾着,后天咱们开会。”

    敖沐阳阴沉着脸回到家里,将军也阴沉着狗脸,路上有一条母狗来嗅它屁股,被它撂了一爪子给打跑了。

    回家后他打开电脑,红洋渔家论坛有留言,是那位id为‘要买拉法’的大神发来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