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42.开会
    ‘要买拉法’很是坦诚,给他回复的信息中先进行了自我介绍。

    这位大神的名字叫马凯,是一名海水产经纪人。这行业敖沐阳第一次听说,有点不明觉厉,不过听起来确实是和高端海产打交道的人。

    信息中还有马凯的从业经历和取得的成就,他和红洋乃至北上广深等很多大酒店有联系,客户众多、渠道众多。

    看过信息,他给马凯进行了回复,说他这里有大龙虾和野生大黄鱼,如果出价合理,他可以选择售出。

    马凯恰好在线,他立马进行回复,给了敖沐阳自己的电话,并问了他的地址,说尽快会过来看看。

    交换了联系方式和地址,敖沐阳扣上电脑上床睡觉。

    将军已经占据了凉席底部的位置,看到他过来趴在上面摇了摇尾巴,大尾巴拍的凉席‘啪啪’响。

    自从敖沐阳回来,它一直睡床上,对此敖沐阳并无意见,将军小时候就是他搂着睡大的。

    早上敖小牛又跑来送手擀面,他打着哈欠道:“小牛,跟你妈说不用这么麻烦,我自己准备早饭就行。”

    敖小牛笑道:“不麻烦,叔,我和我妈每天早上都吃面条,就是多抓两把面粉的事。”

    敖沐阳摸摸他的头,递给他一个新书包道:“喏,昨儿个叔给你准备的礼物。”

    这是瑞士军刀的少年风,书包样式新颖,而且容量很大。

    此时书包也是鼓鼓囊囊,敖小牛打开后更是惊喜:“哇,新球鞋,耐克鞋?叔这老贵了。”

    敖沐阳道:“不贵,换新鞋子试试吧。”

    敖小牛摇头跟拨浪鼓一样:“不行不行,阳叔,今天要去学校干活,会弄脏的,等开学我再穿。”

    敖沐阳也做好了去学校干活的准备,敖志义说明天开会,结果他吃过饭后村委大喇叭响了起来:“各户村民请注意,各户村民请注意,各户村民请注意……”

    “我是村支书、村长敖志义,有个事说一下,有个事说一下,今天八点钟村委要开个会,就学校复学的事进行讨论,新来的树枝子老师有一些事要宣布,请党员和干部们务必到场,每户最好也派个管事的到场……”

    敖小牛撇撇嘴道:“这骚包,他才不是村支书,他就是个村长。”

    在中国农村,村民委员会是最低级的自治组织,它不是政府或其派出机构,接受的是乡镇领导。其中村长是通过村民自主选举产生,村支书也可通过选举产生,也可由上级机构指派。

    从职责上来说,村长领导村里具体的大小工作,而村支书指导村民思想工作、负责对村长及村委会其他成员进行工作监督。

    其中村长没有行政编制,收入主要靠村委会一些收益来提取,村支书等多有行政编制,有的还是公务员。

    不过龙头村是个不受重视的山村渔村,政府没有指派村支书,敖志义通过一些手段糊弄村民当上了村长,这样没有理论上的村支书,他就自顾自的兼任了。

    事情涉及学校复学,敖沐阳决定去看看。

    他到了村委办公室门口看到了鹿执紫,女老师站在一棵广玉兰下仰望朵朵玉兰花,海风吹拂,雪白的花朵、碧绿的枝叶左右摇曳,她的秀发也随之摇曳,好像要融入这玉兰树中。

    渔村的人起的早,但村委办公室却没多少人到来,敖沐阳和鹿执紫打招呼进去,就看到敖志义和一个妇女两人。

    这妇女是村里两个民办教师之一,名叫朱春红,以前教过敖沐阳,所以敖沐阳看到她后先打了个招呼:“朱老师。”

    村办教学最大的困境是老师水平低,早些年的乡村教师多是附近的村子里的农民,不懂专业教育问题,教学靠自学和经验。

    朱春红就是这样,她学历不高,仅仅是初中毕业,但她是个好教师,关心学生、为人和蔼,在村里很有一些威望。

    如今村里复学,她重新可以回去教书,对龙头村、对她来说这都是个好事。

    到了八点钟,前前后后来到村委的也就十几个人。

    敖志义翻着眼皮子看了看,说道:“行,来的人不少了,咱们开会讨论讨论学校复学的事。”

    “我先说一下,政府很关注咱们农村教育问题,在我的努力下,政府决定拨款二十万块对小学进行翻新……”

    “才二十万?”村里的妇女主任姜晓玉立马发难了,“学校光教室六间,加上办公室和宿舍有十多间,这还没说操场厕所啥的,二十万怎么够?”

    跟着来凑热闹的敖富贵说道:“村长你是不是贪了一些钱?二十万太少了。”

    敖志义立马急了:“扯你酿的犊子,老子两袖清风,人民公仆,怎么能贪污村里的钱?就从来没干过这样的事!”

    敖富贵笑道:“你是我老子?那跟我爹是平辈?你叫我爹啥?哥哥还是弟弟?”

    顿时,屋子里笑声一片。

    敖志义气的要脱鞋砸他,敖沐阳拍拍桌子道:“行了行了,富贵别捣乱,村长的为人咱们不清楚?上面拨的钱他不会贪污的,工程队给他回扣他也不会收,对吧?”

    “有个屁的回扣。”敖志义哼道,“大家别废话说主题,我跟工程上、县里的领导合计过了,二十万将将够把学校房子都翻新一遍。但翻新之前得收拾学校卫生、清空教室,这些活得靠咱们自己,工程队的人工太贵了。”

    “所以,说说吧,怎么收拾呀?”

    敖沐风道:“村长,先别说收拾学校的事,先说说鹿老师在我家住着的费用,你好歹给结算一下。”

    敖志义瞪着他道:“能瞎了你那两个虾米钱?你着什么急?等鹿老师搬走再说。”

    鹿执紫微笑道:“村长、敖老板,我说一下,我这两天就准备搬去学校,昨天我收拾了宿舍卫生,没什么问题今天下午或者明天上午我就搬过去了。”

    朱春红道:“哎呀,鹿老师,你急着去学校干嘛?荒郊野外的多危险,而且那宿舍哪能住人?先住小风家里。”

    敖沐风也说道:“鹿老师你别误会,我不是要赶人,你在我那里住我欢迎。总之,嗨,这个事咱们私底下说。”

    敖志义拍拍桌子道:“别乱别乱,那啥,鹿老师愿意搬过去咱们就尊重她意见嘛。行了,今天先着重帮鹿老师收拾宿舍,给她添置上家伙什,缺少添啥。”

    “还有,咱们当前重点是学校的整体问题,得赶紧收拾出来让工程队干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