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45.将军!
    敖沐阳觉得检查信息有没有问题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去找个pos机刷卡,不管刷多少钱,银行总会再度给他发来信息。

    但陈瑞峰却觉得没必要多此一举,邀请他一起去红洋,说到时候查完了账户还可以一起吃个饭找个场子娱乐一下。

    盛情难却,敖沐阳只好答应他们的邀请。

    不过,他本能的警惕起来,对方的表现有些反常,放着有近路不走却走远路,虽然名义上说是请客吃玩顺便可以查账,可他总归觉得有鬼。

    他在京都见多了各种骗局,涉及到二十万的巨款,他不能不多一个心眼。

    两人有一艘快艇停在码头上,一个壮汉蹲在船头抽烟,看到两人搬着箱子到来他扔下香烟吐了口痰,沉默的坐到了驾驶座上。

    敖沐阳要上船,将军也跟了上来。

    马凯挥手道:“这是你家狗子?回家去,狗子,回家吧,你主人去市区吃个饭,明天就回来了。”

    将军看着他眨巴眨巴眼睛,然后在码头上坐下,瞪大眼睛垂着耳朵看向敖沐阳,嘴里发出哼唧哼唧的呜咽声,那叫一个可怜兮兮。

    去市里吃饭自然不便带着将军,可敖沐阳没打算去蹭吃蹭喝,他只想找个取款机查一下账户就回来。

    于是看着将军可怜巴巴的样子,他就招手道:“将军上来吧,我这狗很乖,肯定不会给咱们惹麻烦。”

    马凯还要说什么,陈瑞峰吞吞口水笑道:“行,带上吧,到时候咱们找包间,带个狗子进去没问题。”

    他们的船是一艘海钓艇,这又叫卡迪艇,是一种欧美流行快艇。

    ‘卡迪’的意思是指小的贮藏室或者厨房一类的舱房,所以这种快艇颇大,一般有宽阔的座舱和高大的面首甲板,其中甲板下面往往有低矮的卧室。

    这艘快艇白蓝相间,吨位比较大,有封闭的甲板和敞篷座舱,还带有可折叠的舱棚,很适合水上自驾游、玩水垂钓等娱乐活动。

    不过它有些年头了,看起来颇为破旧,这不太符合两人的大海鲜经纪人身份,毕竟他们做的可是动辄几百万的生意!

    敖沐阳上了船,陈瑞峰要去绑着将军,但将军死活不让他靠近,还发出闷吼声来警告他。

    陈瑞峰无奈的说道:“敖先生,您要带上这狗,就得绑着它,在城市里带着大型犬,必须要上绳的,这是素质问题!”

    “对,而且海上颠簸的厉害,万一这狗受刺激发狂啥的就麻烦了,”马凯一边说一边摇头,“反正我害怕狗,我小时候被狗咬到过。”

    敖沐阳只好自己拿了绳子去栓起将军,不过他将脖颈扣开的很松,绳子只是挂在将军脖子上,不会让它难受。

    游艇的舷内挂机大声咆哮,随即飞速开了出去。

    陈瑞峰去甲板下的小卧室里拿了一些啤酒出来,递给敖沐阳道:“来,敖先生,吹着海风喝啤酒,让我们欢乐一下。”

    快艇深入海洋,不过它是贴着海湾走的,海水不深、海浪也不大,坐在上面享受着猎猎海风,确实挺舒服的。

    行驶了半小时左右后,快艇速度降低,马凯说道:“再慢点再慢点,这里礁石多,有暗礁,咱们可得小心,触礁后就好玩了。”

    陈瑞峰道:“哎哎,老马你坐下,敖先生是当地人应该更熟悉这里的海况,让他去前面指挥。”

    敖沐阳点点头站起身想到甲板上去,他刚要绕过马凯身边,背后陡然出现一股大力,推在他身上将他推下了水!

    这是人为的!有人故意害他!

    他身后只有陈瑞峰,是陈瑞峰想推他掉入海里,他的担忧是真的,这些人不怀好意!

    敖沐阳顿时反应过来,此前他警惕着三人呢,但他想到的是这些人上岸后逃跑或者威胁他,没想到对方选择在海上动手。

    他终究大意了,游艇颠簸他本来就站不稳,再被这么一把大力推在背上,他直接落入水中!

    落水之后他不慌张,金丹逆转,他迅速调集全身力量来抖腿击打海水来前进。

    本来从船上掉落的时候他带着惯性,速度和快艇一样,而且快艇此时为了躲避暗礁速度不快,这样加上他逆转金丹加速前进,一时之间并没有被快艇给抛下!

    与此同时,船上响起疯狂的犬吠声。

    陈瑞峰大笑道:“叫个屁啊你叫,自己上门找死怨谁?哈哈,今晚可以吃狗肉了,好久没吃纯狗肉……挖槽!”

    敖沐阳伸手努力抓住了船舷上的扶手,身体跟着快艇在水中掠行。

    船上的犬吠声突然中止,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人的惨叫:“啊呀,妈咧!快把这死狗打死!怎么没绑住?!老马、阿鬼,啊啊好疼!过来,啊放开嘴啊!”

    “草,滚开别咬我……我去你麻痹的!滚滚滚!滚啊救命——噗通!”

    正狼狈的抓着船舷扶手的敖沐阳回头一看,看到马凯从船尾跳入水中。

    行进中的快艇在海中减速,快艇没有刹车,只能螺旋桨反转来减速。

    开船的大汉是个老手,他没有直接逆转螺旋桨,这样对船伤害很大,他扭动船舵让它反对海浪,靠海浪的力量来减速。

    这样快艇来了个大转身,差点将敖沐阳给甩飞!

    熬过苦难,好日子就来了。

    快艇减速,敖沐阳发力重新爬上船去,他这一冒头,正在哀嚎的陈瑞峰吓得惨叫:“啊啊啊,鬼啊鬼啊!”

    大汉阿鬼吼道:“叫我干嘛?没看到我——死狗麻痹!”

    将军神勇非凡,四肢着地的它在船上更有优势,丝毫不受颠簸的船身影响,上蹦下跳、爪挠牙撕。

    只见它削瘦的身躯在座舱里快速躲闪,大汉挥舞皮带打不到它,反而一不小心被它抓住机会扑到身上,惨叫一声被扑翻掉入海里。

    敖沐阳及时上船,可用不着他动手了,将军解决了一切,一个被吓得自己跳入海里,一个被扑进海里,一个被撕咬的在惨叫……

    他赶紧去控制船舵,在海上长大的孩子没有不会开船的,虽然没有游艇驾照,可他接触过这种船,上手后熟练的控制好船的平衡,剩下的随波逐流即可。

    抱着大腿哀嚎的陈瑞峰看到敖沐阳开船,他就喊叫道:“你怎么回事?不是,敖先生你怎么掉到水里了?你的狗发狂了!你的狗……”

    敖沐阳转身狠狠给了他一巴掌:“闭上狗嘴——闭上臭嘴!说,一切怎么回事?!”

    他不能侮辱狗,将军的狗嘴这次可是帮他大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