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48.皮皮虾,跟我走
    游到海底他没有落下去,而是身子一翻,头朝下双手撑地倒立在水中,用手使劲搅和海底的泥。

    很快,烂泥飘荡,海底浑浊起来,一些全身被覆甲壳的虾钻了出来。

    这些虾身体扁平,色泽透亮,背上是一节一节的甲壳,腹下是一条条小短腿,头上有一个大胸甲和两个小触角,正是著名的皮皮虾。

    皮皮虾有很多名字,爬虾、虾蛄、濑尿虾、螳螂虾等等,东南亚还有一些地方称之为富贵虾,因为放在古代它颇为昂贵,是富人喜欢的消遣小海鲜。

    四月到六月是吃皮皮虾的黄金时节,这时候它们要产卵,正是一年中营养丰富、汁鲜肉嫩的时候。

    肥壮的虾蛄脑部满是膏脂,肉质十分鲜嫩,味美可口,特别是带籽的母虾,它们还带有出众的香味,吃起来很带劲。

    敖沐阳双腿抖动,借助海水的浮力在海底不断的掀起泥沙,喜欢昼伏夜出的皮皮虾们受惊,纷纷窜了出来。

    这是捕捞皮皮虾的一个手段,还有一个手段是钓虾,一般在退潮时候用于沙滩上,在海底钓虾这手段用不成。

    随着爬出的皮皮虾增多,他就挑选大的装进腰上挂的网兜里。

    皮皮虾尽管不属于沿海虾类生产中的经济性物种,但其资源丰富,年年捕年年生,年年都是虾蛄的丰收年。

    原因就是它们不好捕捞,喜欢藏于海底烂泥中,渔船无法成规模捕捞,让它们的种族免遭灭绝之灾。

    这东西没有灭绝风险,所以可以放心的吃,敖沐阳专门找带籽的雌虾,小虾和雄虾都放过,让这个种群可以继续繁衍。

    雌雄皮皮虾在外形上很相似,区别在于雄性个体略大,要是长到二十公分,那不用多看,肯定是雄虾。

    具体要辨认它们得看虾的胸部最后一对步足,雄性的第二颚足粗壮,胸部最后一对步足内侧有一对棒状交接器,雌性则没有。

    另外就是雌虾在繁殖期内胸部第6到第8胸节腹面有白色“王”字形胶质腺,这是个标志性特征。

    一路挑选雌虾,他也一路放出金丹水气,算是给这个皮皮虾群的回馈。

    对于他不断将族里的待产妈妈们抓走、又不断放出对族群有很大帮助的金丹水气的行径,不知道皮皮虾们该骂他妈卖批还是夸他有良心。

    装了满满一网兜的皮皮虾,他重新浮出水面,继续去搜寻石斑鱼。

    傍晚时分,日落将至,他发现了一片泥沙底质的海域。

    几条大鱼进入他的视野,这些鱼的身躯呈黄棕色,通体散布着赤褐色小圆斑和几条深色宽横带,尾鳍圆形,摇头摆尾好不精神。

    敖沐阳精神一振,皇天不负有心人,这是点带石斑鱼,一种经济价值一般的石斑鱼,估计市场价在一斤两百块左右。

    对于鱼类来说,一斤两百块的价格很可观了,但要知道这是真正的石斑鱼,像他本来的目标老鼠斑,野生的一斤要两千块!

    点带石斑鱼绰号是青斑,碰到它们也是常见,它们的数量比老鼠斑要多的多。

    不过能捕捞到点带石斑鱼也不错,这种鱼有个特点是个头大,敖沐阳看到的最大一条就有接近一米长,价值估计三四千块。

    这得靠垂钓了,他将准备好的鱼肉挂到鱼钩上撒下去,然后密切的关注着这些大鱼。

    青斑性情凶猛,食性贪婪,像敖沐阳这样几乎将饵料送到它嘴边,它没有不吃的道理。

    很快,一条大鱼上钩,敖沐阳没有跟它较劲将它钓上来,而是固定鱼竿后带上渔网下去,来了个瓮中捉鳖。

    这样可以尽可能的减小它挣扎时候产生的影响力,让他有机会去垂钓其他几条鱼。

    将这大鱼捞上船,敖沐阳第一时间冰冻起来,石斑鱼自然是鲜活的更值钱,可这鱼太大,他船太小,养不了活的。

    说实话,看着海洋中这些珍稀渔获,他真不想就这么卖掉,而是想要有个养殖场将它们养起来。

    像这种大青斑很适合养殖,它们有个奇怪的本领叫‘具性转变’,可以先是雌鱼然后再变为雄鱼,这样只要捕捞一批青斑养殖,以后种群必然能扩大。

    一直忙活到月上半空,他收获了十二条青斑,这样都是野生大石斑鱼,可以卖上一笔钱了。

    有了快艇就是舒坦,以往他忙活完了还得划船回去,这会只要往船上一趟,快艇呼呼呼就返回了码头。

    到了码头他给老孙头打电话,让他明天过来拿鱼,同时鹿执紫网购的衣衫鞋袜也到了,人家不送到渔村,敖沐阳联系了快递员,让他们送去了老孙头小厨。

    打完电话,他看到手机又有短信姗姗来迟。

    短信是那位陆虎发来的,先是道歉,然后说给他打电话依然打不通,问龙虾是不是还保留着。

    因为距离拍卖结束已经过了三天期限,敖沐阳可以投诉并取消拍卖结果了。

    看着这短信,敖沐阳不悦的撇撇嘴,这个陆虎很不靠谱,他考虑了一下就把电话拨了回去。

    终于,这次电话打通了。

    一个粗犷的声音响起:“喂,敖沐阳先生吗?终于等到您电话了,我是陆虎,抱歉,一直没去您那里完成交易。”

    敖沐阳道:“没事陆先生,要不你给我个地址,我给您送去红洋。”

    陆虎道:“我现在有点事忙着,没在红洋,非常抱歉。不过我是诚心要买您的龙虾的,虾还活着是吗?”

    “对,完好无损。”敖沐阳撇嘴,对方不接受他送货上门,显然就没诚心要买他的龙虾。

    陆虎道:“好,这样,你给我一个账号,我也不废话,这次交易是我的责任,我自己承担。钱我先给你打过去,你暂时帮我养一下龙虾,后面我回了红洋亲自上门去拿。”

    敖沐阳冷笑,龙虾看都不看就打款?这货蒙谁呢?

    他觉得这肯定又是个什么骗局,但他想看看怎么回事,就把银行卡账号给他发了过去。

    没多久,短信提示音响起:您的借记卡账户8505,于6月9日收入人民币42000.00元,交易后余额222878.25【中国银行】。

    他看看短信所属号码,95566!

    这让他满脸懵逼,对方真把钱打过来了?甚至没有看货,就把钱打过来了?!而且还多打了钱?!

    陆虎的电话随后打来:“钱收到了吗?我多给两千块,一是表示歉意,二是麻烦你帮我养好这两条虾,我要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