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53.话事人
    收获了这只鹦鹉螺,敖沐阳心里那叫一个美滋滋。

    然后他对这两个倒霉小偷就不是很厌恶了,虽然他半夜不能睡觉跑海上得归罪于他们,可要是没有这俩人,他也没法得到这只鹦鹉螺。

    重要事情得再强调一遍,鹦鹉螺很珍贵!活的鹦鹉螺全球范围内都罕见!

    于是,他就不打算折腾两个青年了。

    结果小偷们还挺尿性,他们看到敖沐阳跳入水里就想联手来弄他。

    没说的,敖沐阳一只手抓一个,将他们摁在水里一顿狠灌!

    最后他跟拖死狗一样将两人拖上钓艇,用绳子拖着汽艇,原路返程回到龙头村。

    左邻右舍被他喊出来了,敖富贵、敖沐风几个青年光着膀子拎着鱼叉满村里跑,想搜查看看还有没有小偷。

    被逮到那小偷用不着他们来收拾,将军一直在死死咬着他呢,小偷只能惨叫,一动不敢动!

    拖着其他两个小偷,敖沐阳回到村里。

    敖富贵上来拖起一个‘啪啪’就是两巴掌,甩的小偷张开嘴就吐水,跟喉咙里连着个自来水管似的。

    看到这一幕,敖沐鹏乐了:“富贵,你这巴掌还有开水龙头的功能?再来一个。”

    ‘啪’,敖富贵又是一巴掌,小偷一张嘴呕出一些海水。

    敖沐鹏撸起袖子道:“真有意思,来,我试试我的巴掌有没有这本事。”

    ‘啪’!“啊!”

    这次青年惨叫一声,没有再吐出水来。

    敖沐鹏不满:“我靠,我的手怎么没这能力?是不是我使劲小了?给我抓住他,我要来一个亢龙有悔!”

    “给他来个神龙摆尾!”

    “沃日风哥666,这还带用脚的?”

    村长敖志义推开围观人群走出来道:“行了行了,别把人玩坏了。来,绑起来,大鹏你给王家村传话,让他们过来人说说这事怎么办。”

    三人都是来自王家村,所以敖沐鹏等人才这么折腾他们,两个村可是死对头。

    敖沐阳没管三人,他去看将军的眼睛,将军眼睛进了石灰。

    将军一直死死咬着那青年,它的眼睛不太好了,一个劲在流泪,看起来雾蒙蒙的像是有层脏东西。

    石灰碰水会放热灼伤眼睛,所以看到将军眼睛流泪敖沐阳很是着急。

    他让敖富贵回家拿了一瓶豆油,赶紧用棉签蘸着豆油将将军的眼球仔细擦了一遍,然后又用豆油冲了起来。

    用完一瓶油,他改成用清水冲,这时候石灰基本上已经被擦掉了,清水是为了冲掉油和进行最终清理。

    将军好受一些,但眼睛还是不舒服,只能半睁半眯。

    见此敖沐阳生气,问三人道:“谁洒的生石灰?”

    被将军咬到的青年连连惨叫:“饶命饶命饶命!”

    有人认出了他们,道:“王家村五队和六队的混子,平时就在三乡五村里偷鸡摸狗,这次竟然偷到龙头村,真大胆!”

    王家村原先叫七姓村,主要有七个大姓,他们村子以姓氏划分了七个村队,其中姓王的人最多是一大队,五大队的人姓马,六大队的人姓丁。

    三个青年被绑在村口,敖沐阳道:“找王家村人干嘛?直接报警,把他们送去坐牢。”

    敖志义抽着烟道:“咱们得按规矩办事,看看他王友卫怎么处理这个事,要是处理的让我不满意,我绝对让他们好看!”

    王友卫便是敖沐阳一回来碰上的那个王栋梁的父亲,他是王家村的村高官,是前滩镇的实权人物,有钱也有手段。

    过了半个多小时,两辆suv沿着崎岖的山路开进了龙头村。

    被敖沐阳收拾过的王栋梁大踏步走在前面,大咧咧的问道:“怎么回事?谁把我们村的社员绑起来了?”

    敖志义扔掉烟蒂迎上去道:“你是谁家娃?王友卫呢?”

    王栋梁轻蔑的看了他一眼:“你谁啊你找王友卫?死一边去,我过来带三个人。”

    敖志义被他的语气气的哆嗦,指着他道:“滚回家去,让王友卫过来,你算个球,你能说上话?”

    王栋梁身后跟着一条铁塔般大汉,大汉三十四五岁的样子,满脸髭须如铁丝林立,肩宽体阔、膀大腰圆,长了一幅硬汉样。

    听了敖志义的话,大汉哼道:“行了老敖,别它娘扒拉着乃子上脸,你不看看你那王八样,王友卫能跌份来见你?”

    敖志义大怒:“杨树勇,我敬你它酿是王家村二队长,咱们都是当官的,我不给你难堪,你……”

    “你就给我难堪吧。”大汉杨树勇不屑道,“别在这里装腔作势了,一边去,把人给我带过来。要不我自己过去拿,到时候你就别怪我给你难堪!”

    话一说完,他挥手往前推。在他面前敖志义干巴巴的像个猴子,被他这么一推踉跄两步差点摔倒在地。

    这一幕激怒了龙头村的人,虽然他们都讨厌敖志义,可此时村长代表的毕竟是他们所有人,敖志义受辱就是他们所有人受辱。

    敖富贵握着鱼叉要冲出去,敖沐阳摁住他冷冷道:“够嚣张!都让开,让他过来自己拿人!”

    杨树勇他知道,王家村二队的队长,也是七姓里杨家的当家人,不管捕鱼、游泳、种地还是打架,都是个好手。

    不过他打架靠的是蛮力,敖沐阳不信他能比当时接鹿执紫时候碰上那个吴钩更能打。

    听了他的话,杨树勇狰狞一笑,脱掉外套露出一个黑背心。

    长年累月的海上生活让他皮肤黝黑又粗糙,让他的肌肉膨胀发达,弹性十足的背心被撑得鼓鼓囊囊,长臂和胸口裸露在外的地方毛发旺盛,看起来如同强壮的猩猩。

    围在这里的龙头村村民顿时打颤,敖志义因为被推了一把想发火,回头看到杨树勇的体格后,愣是把话憋了回去。

    有人拉住敖沐阳道:“阳子,算了算了,现在文明社会,咱们不兴暴力那一套。”

    杨树勇冷着脸走来,靠上近前后并不理他,伸手就去拿人。

    敖沐阳脸色更冷,见此他猛然伸手,一把抓住了杨树勇的手腕。

    杨树勇狞笑,他大力甩动手臂想甩敖沐阳一个跟头,结果手臂一发力骇然发现:对方的手如老虎钳般将他手腕给死死钳住了!

    吃惊之下他连连发力,可手臂血管都鼓的要爆炸了,还是挣脱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