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54.规矩(下周三更)
    没人能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一时之间龙头村围观的人只有倒吸凉气的声,竟没有说话声!

    杨树勇急了,他挥拳就打向敖沐阳。

    金丹逆转,敖沐阳力气大增,但实际上他钳制杨树勇也很是吃力,此时脸色憋得通红,只是夜色深沉没人能看到。

    杨树勇这一挥拳,他的压力陡然减小,立马顺势松开手往后退避。

    他动作很快,‘唰’的一下退回一步避开了杨树勇的拳头,杨树勇吼叫一声直起身要再挥拳打他,就在此时他胸口洞门大开、破绽毕露!

    抓住机会,敖沐阳一脚踹出。

    众人只感觉眼前一闪,杨树勇闷哼一声倒飞回去轰然跌落在地!

    他捂着胸口艰难的爬起来,黑色背心上有一个大大的脚印……

    “咣当!”有人震惊之下没拿稳鱼叉,精钢鱼叉跌落在鹅卵石地面上发出一声脆响。

    很快,龙头村这边沸腾了:

    “哎呀阳子厉害!阳子你成武林高手了!”

    “看这个杨树勇还嚣张不,看他王家村还敢不敢仗势欺人!”

    “阳子怎么变成这么厉害了?这一脚有讲究,黄师傅的佛山无影脚哇!”

    敖富贵昂着头一脸骄傲,好像踹飞杨树勇的是他一样:“哈,你们都不知道,阳子在京城的时候拜了一位道长为师,他练得是内家功夫!”

    敖沐阳重挫了杨树勇,龙头村这边气势大涨。

    王栋梁脸色大变,恨恨的看着杨树勇道:“老杨你怎么回事?力气都使在娘们身上了?连这么个小青年都搞不过,你丢人不?”

    杨树勇是王家村二队的队长,在村里地位很高,起码比仗着老爹狐假虎威的王栋梁要高。

    听了这话他也脸色一变,厉声道:“你说什么?”

    王栋梁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就缩了缩头没接下去,而是对敖沐阳说道:“好勇斗狠算什么厉害?我告诉你们,赶紧放人,这是非法囚禁知道吗?这是犯法的!”

    敖沐阳指着王栋梁道:“你到我跟前来说。”

    王栋梁想起了之前在水下被他支配的恐怖,下意识后退一步。

    不过随即他感觉这样很丢脸,就梗着脖子道:“我让你们放人,不放人等着警察来抓你们吧!”

    敖志义来了劲,道:“好,你们自己要坏了规矩是吧?那就让警察来呀,看看他抓谁!还有让镇上人都看看,哪个村净出小偷?”

    王栋梁不屑的说道:“看什么看?派出所所长是我二叔,他手下的警察就是我的手下,你真想去坐牢是吧?”

    这句话很有杀伤力,王家村人才辈出,这些年他们能稳压龙头村,靠的就是公家有人。

    众人顿时气馁,就在这时候,一个小本子忽然从人群里飞出来扔在王栋梁跟前,接着鹿执紫淡雅而高傲的声音响起:“让你手下的警察来,我正愁没有素材给省报用呢。”

    车头灯光照耀在小本子上,照得封面上的国徽金光闪闪,国徽下面是五个同样闪烁着金色的大字:新闻记者证!

    王栋梁旁边一个青年捡起小本打开一看,随即惊呼道:“靠,这里有记者,省里的报社!”

    鹿执紫从人群里走出来晃了晃小手中的一支笔,俏脸上笑意盈盈:“你的话我都用录音笔录下了,让警察来,我代表省报问问他们到底是谁的手下!”

    看着记者证、听着这话,王栋梁脸色一下子变得灰白。

    鹿执紫继续说道:“你二叔仅仅是个派出所所长,你就这么威风?那他要是升职到县里、到市里怎么办?我得问问你们县警察局的政委,难道现在警察不是人民公仆,而是私人武装?”

    王栋梁努力做出镇定的样子道:“你别乱说,也别吓唬人,记者怎么了?记者也不能……”

    杨树勇脸色一沉,他打断王栋梁的话道:“行了,今晚的事是我们王家村的人有问题,怎么办吧?”

    敖志义张狂起来:“怎么办?哼哼,你杨树勇做不了这个主,让他王友卫来跟我谈!”

    “老沙比。”杨树勇不屑的瞥了他一眼,然后又看向敖沐阳和鹿执紫:“两条路,要是按照规矩来办事,人你们打一顿,身上的钱物你们留下,然后人我们带走!要是按法律来办事,你们报警吧!”

    敖沐阳看着三个死狗似的青年冷笑道:“他们身上有个屁的财物,知道他们来偷什么的吗?偷我捕捞的野生大黄鱼!”

    杨树勇打眼一看,指着被人从码头推回来的摩托车道:“这台越野摩托是他们的,我做主给你留下,当做赔礼道歉,行不行?”

    敖沐阳扫了一眼摩托车,这是一台国产的越野摩托,新货也就是四五千块,不怎么值钱。

    不过他刚回村确实少一台可以走山路的交通工具,要是有这么辆越野摩托代步倒是不错。

    大脑快速转动,他指着码头道:“他们还开了一艘汽艇。”

    杨树勇道:“我知道那汽艇,他们开了村里其他人家的,你们不能留下。青年,留下个摩托不错了,别太贪心!”

    敖沐阳盯着他看了一会,右手在裤兜里一摩挲,他碰到了一个硬邦邦的东西。

    思考一番,他最终说道:“以后你们村再有人到我们村里来,我都当是小偷!”

    王栋梁怒瞪双眼要骂娘,杨树勇将他推回去,转头回来道:“我们村的人,我都会看好。”

    敖沐阳冷冷一笑,抬脚踢着三个青年道:“滚吧!”

    三个躺在地上跟死了似的青年一听这话,立马连滚带爬跑到suv后面。

    杨树勇逮着各自狠踹了一脚,骂道:“不成器的孬种!”

    这件事就此作罢,两辆suv挤满了人,沿着山路离开。

    鹿执紫收回记者证道:“真遗憾,这要是在市里,咱们给交警打个电话,准能逮他们一个超员超载!”

    敖沐阳笑道:“以后有的是机会收拾他们。”

    敖志义很不甘心:“阳仔,刚才你乱出什么头?这事要是让二爷办,二爷肯定这会就把他们收拾的服服帖帖!”

    敖沐阳道:“你怎么收拾他们?”

    敖志义哼哼唧唧,没有再说出个一二三。

    人群散开,各回各家。

    敖沐阳推了摩托车回去,路上他对鹿执紫说道:“你肯定没法理解我们这里的规矩吧?”

    鹿执紫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说道:“如果按照我的意思,那三个小偷一定要送去派出所,盗窃数额巨大,可以判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她也对敖沐阳处理这件事有意见,但刚才守着人多没有提。

    敖沐阳摇头道:“哪有那么简单?他们不算偷盗,而是盗窃未遂,我没有证据证明他们确实在偷东西。如果送去派出所,三个人只要咬死说没来我这里行窃而是我诬陷他们,那怎么办?”

    “法律讲究证据,乡里规矩不要证据。我这样好歹让他们付出了代价,要是真送去派出所,可能他们只是胡搅蛮缠一通就可以放走,那样更助长他们的气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