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55.送饭(求推荐票)
    ps:本周上三江,每日三更,希望有推荐票的兄弟姐妹投一下票,弹壳拜谢!****

    和两人走在一起的敖富贵点头道:“就是,报警有啥好的?报警顶多把他们关起来,咱们啥好处没有。你看羊子这么处理,他就得了个摩托车。”

    鹿执紫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她和渔民们受过的教育不同、生长环境不同、三观自然也是不同。

    其实敖沐阳选择私下解决这件事,跟他说的理由无关,也不是为了一辆摩托车,而是他不能见警察。

    他兜里藏着一只鹦鹉螺,这东西被警察发现,那就是烂泥巴糊在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

    到那时候真要去坐牢的就未必是那三个青年,而是他了。

    根据《水生野生动物资源保护法》规定,鹦鹉螺属于中国国家一级保护动物,若需出售,每只得向国家交一笔大额资源保护费,同时得经中国农业部批准才可以。

    鹦鹉螺的合法交易由相关部门和相关公司主持,私人不可买卖鹦鹉螺,否则视为违法,惩罚很重。

    敖沐阳看过非法经营鹦鹉螺的行为,货不上架、且不露面,非法商家都是网上联系客户,然后去海上进行交易,事情不对头立马扔掉鹦鹉螺进海里保平安。

    这些交易的是鹦鹉螺的螺壳,而不是活螺,活螺比大熊猫数量还少还珍贵,一旦有这样的交易,那被逮到了估计得牢底坐穿!

    到了家门,他让将军去陪着鹿执紫,自己回了家,然后在屋里打量一番,将床头的柜子给翻开了。

    这是他父母结婚时候母亲的嫁妆,是结实的杨木打造而成,历经多年,外表已经起了包浆,依然没有损坏。

    他将里面的衣物拿了出来,在里面放了个大鱼缸,灌sh水后他将鹦鹉螺放了进去,又给它输入了一些金丹水气,洒上虾米和海藻,这就是它的小窝了。

    床头靠窗,他把柜子木盖打开,这样月光穿过窗户照在了鱼缸里,水波盈盈。

    吸收了金丹水气,鹦鹉螺表现的比在海里还要活跃,立马关闭气室浮出水面享受起了月光。

    雪白的月光照耀在螺壳上,红褐色生长纹沾染着海水变成晶莹剔透的灿烂,如梦如幻。

    看了会鹦鹉螺,敖沐阳嗅着海水的味道闭目入睡。

    平静无波的过了两三天,早晨,宋秋敏用电饼铛做了糖饼和肉饼,敖小牛又跑来送早饭。

    香喷喷的油饼外酥里嫩,这绝对是上好的早餐主食。

    敖沐阳迅速的切了点萝卜丝、海带丝和小葱碎,他用油炒了小葱,撒入萝卜丝、海带丝再稍微翻炒,随后加水加蛤蜊肉和虾肉,又用大碗装了面粉加清水搅和成面碎。

    等到蛤蜊汤滚沸,他将面碎倒入其中,做了一碗海上人家常见的海鲜疙瘩汤。

    疙瘩汤搭配油饼,已经吃过早饭的敖小牛跟着又吃了一碗汤一个饼,撑得肚皮圆滚滚。

    “真好吃。”敖小牛打了个饱嗝。

    敖沐阳用饭盒装了一碗疙瘩汤,又用塑料袋包了一个糖饼一个肉饼,然后带着敖小牛去学校给鹿执紫送早饭。

    学校还有很多地方在收拾,鹿执紫起的很早,从自己的宿舍开始收拾到教室。

    将军尽职尽责,牢牢跟在她身边,等到敖沐阳和敖小牛走到学校门口,它耳朵抖了抖,又欢快的摇着尾巴跑出去迎接。

    见此鹿执紫也出了门,看到她们敖小牛就笑了,道:“耳朵真好使啊。”

    鹿执紫道:“我是看到将军摇尾巴往外跑,猜到你们来了,是将军耳朵好使,我怎么能听到你们的脚步声?”

    敖小牛嘿嘿笑道:“鹿老师,我就是说将军耳朵好使,不是说你……”

    敖沐阳给了他一个脑崩,这熊孩子不会讨老师欢心啊。

    鹿执紫没在意,从他手里接过饭盒,她带两人去了教师宿舍。

    打开饭盒,女老师闭上双眼嗅了嗅疙瘩汤和肉饼,道:“真香。”

    “我妈做的,我妈烙饼可香了。”敖小牛得意的说道。

    正在吃狗粮的将军也嗅到了香味,它果断离开饭盆屁颠颠跑过来坐在鹿执紫身边流口水。

    鹿执紫没有亏待它,等到饼和疙瘩汤凉了一些,她分了一半肉饼和一半疙瘩汤给将军。

    将军吧唧吧唧吃的开心,但不知为何,它一边吃一边用爪子在盆子里拨拉。

    敖沐阳过去看了看,在它屁股上狠拍一巴掌:“还踏马挑食?”

    肉饼被它吞掉了,饭盆里有疙瘩汤和狗粮,它用爪子把狗粮划拉到一边,先舔疙瘩汤喝……

    吃完之后,鹿执紫擦擦嘴道:“其实我这里不缺吃的,你知道的,我这人不是吃货,对吃的追求不大——你们俩什么表情?”

    敖沐阳苦笑道:“这是你的地盘你说的算,继续。”

    鹿执紫满意的点点头,然后开始沮丧起来:“吃的很好,就是我这里蚊子好多,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才好。”

    说着,她撸起袖子露出嫩藕般的手臂,只见欺霜赛雪的皮肤上红点斑驳,至少有十个疙瘩,有的被挠破了,还在出血。

    敖沐阳忍不住咧了咧嘴,这真是被咬的太惨了!

    “你不是有蚊帐吗?”他问道。

    鹿执紫无奈道:“不说蚊帐还好,一说我更绝望!蚊帐孔太大了,小蚊子能飞进去,它们飞进去后就跑不了,只能留在里面疯狂咬我!”

    敖小牛去床上看了看,扭头怜悯的说道:“老师你真惨。”

    敖沐阳跟着去看,看到雪白的蚊帐上好像开了梅花,上面挂着点点鲜红,不用说这都是被吃饱喝足的蚊子被打死后流出的血。

    归根结底,这还是鹿执紫的血。

    想了想,敖沐阳说道:“今天我正好不出海,我给你收拾收拾,对付蚊子不难,看我的吧。”

    回了一趟家,他带了一堆东西归来。

    鹿执紫很好奇:“你带着铁铲干嘛?要拍死这些蚊子吗?”

    敖沐阳道:“我拍死你,蚊子不咬死人。”

    一边说着,他一边拿出一个杯子往里倒了些蜂蜜又倒了热水使劲晃了晃。

    鹿执紫摆手道:“我不喜欢喝蜂蜜水,太甜太腻了。”

    敖沐阳将糖水倒入几个啤酒瓶里,道:“蚊子喜欢,它们会被甜味吸引进去,然后里面蜂蜜水很黏,它们进去就出不来。”

    鹿执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