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57.大伯一家
    敖沐风摇头:“不知道,估计天太热了工地上的活不好干吧?反正我早上时候看到他们从码头回来,你大伯一家都回来了。”

    敖沐阳点点头表示明白,鹿执紫问道:“你要去拜访你大伯吗?还是先吃个西瓜歇歇凉?”

    “先休息,其他的事不急。”

    一个冰镇大西瓜送上来,切开后里面全是沙瓤,皮薄水多、味道甘甜。

    鹿执紫切片分给两人,将军又腆着脸凑了上来。

    她切了一块给将军,将军摁着西瓜‘吧唧吧唧’吃的开心,最后连西瓜皮都啃着吃下去了。

    敖沐阳没关注将军,他在思索怎么问大伯要地。

    他的父亲有兄弟四人,大伯是老大,之间还有两人,他父亲是老四,但现在确定存世的就是大伯一个。

    关于他的二伯和三伯,他知道的就是三伯小时候跟着出海掉入水中缠到了渔网里,虽然当时船上的人紧急捕捞,但依然没救回他的命。

    二伯则是不甘心一辈子待在渔村,在他很小时候就抛妻弃子跟着一个来渔村做生意的南方女人跑了,他离开龙头村已经有二十多年,二十多年里再没有他的消息。

    虽然他家族这一支就大伯和他父亲两人,可两人关系一般,主要是他大伯为人抠门又吝啬,而且好贪小便宜,满肚子坏水,在村里很讨人嫌。

    敖沐阳的父母出海遭遇意外,当时两人有一份政府牵头的渔家保险,保险赔付了多少钱敖沐阳不知道,他大伯当时表现热心,去领了钱说要负责葬礼。

    结果葬礼就是那么简单,山上挖了个洞,连棺木骨灰盒也没有,理由是两人未见尸首,以后找到尸首再大操大办。

    本来按照渔家风俗,不管红白喜事都得着重对待,但他这个大伯敖千信作为负责人,就找了女婿去上山挖洞,连纸钱都没烧,以此可见其为人多差!

    敖沐阳那会还是高三刚毕业的学生,什么都不懂,家庭突如其来的变故击垮了他,让他在这件事上表现的浑浑噩噩。

    毫无疑问,敖千信贪掉了他父母的保险金,那时候敖富贵的父母跟他说过,可他心如死灰,只想逃避,就没管这事。

    他将家里农田和将军一起送给了敖千信,然后甚至没去等待大学录取通知书,早早的收拾行李去京城打工了。

    本来按照协议,敖千信好好照顾将军、帮他收拾老宅,可以免费使用敖沐阳家的农田,可是现在来看,他显然没有履约。

    回忆了这件事,他吃过西瓜后让鹿执紫和敖小牛去老宅休息,自己带着将军去找大伯一家讨还公道。

    敖千信的家也在村东头,隔着敖小牛家不远,同样是一起六间大瓦房。

    和其他喜欢贪便宜的人一样,敖千信这人很有几分小聪明,能从任何事上捞到便宜赚到钱,所以他和村长敖志义一样,都是村里的有钱人。

    以前敖千信也有一艘船,结果他发现海里没鱼后,果断将船转手卖掉,自己带着一家人去红洋打工了。

    敖沐阳走到他家门口的时候,一个干瘦的高个子中年人在晒柴火,他一边收拾一边扯着嗓子说道:“骂了个八字,家里这么些柴火都没看到,这败家老娘们,让你收拾个家就不行!”

    这就是他大伯了,敖沐阳走过去打招呼道:“大伯,什么时候回来的?”

    听到他的声音中年人转身歪着头看他,先是看他的双手,看他手里没提着东西嘴巴顿时一撇,然后才看他的脸。

    看清他样子,敖千信笑道:“哦,是阳仔啊,你啥时候回来的?”

    敖沐阳道:“月初那会吧,回来有几天了,你们刚回来?”

    敖千信也没有请他进屋,就蹲在大门外聊了起来:“嗯,回来办点事,回头还得去红洋……”

    说到这里他打量了一下敖沐阳的身板,道:“阳仔,你要不要跟大爹一起去红洋?大爹在那边搞的不错,你过去跟大爹干,干两年保准能攒下个娶媳妇的钱。”

    在当地方言中,大爹和大伯一个意思,但敖沐阳从不叫敖千信为大爹,以对方的为人,他觉得这样会侮辱‘爹’这个字。

    敖沐阳摇头道:“算了,大伯,我这次回来不准备走了,村里挺好的。”

    这时候一个满头金毛的青年走到了门口,听到他的话,那青年哼道:“你是没见识大城市的繁华,鼠目寸光啊羊子,你真该去大城市逛逛。”

    金毛青年是敖千信的儿子,名叫敖状元,敖千信有一个女儿和一个儿子,这儿子年纪比敖沐阳小一些,是他的堂弟。

    敖沐阳淡淡的瞥了敖状元一眼,道:“嗯,我离开家以后去了京城,那里挺大的,要是再大,恐怕就得出国了。”

    敖状元被他噎了一口,然后不屑的说道:“去京城有什么用?穷打工呀?那你没享受大城市的资源,享受过以后你绝对不想再回咱们这种穷乡下。”

    敖千信用烂木头敲了敲门口水泥路面,道:“行了状元,阳仔是你哥,你好歹有个做弟弟的样。那啥阳仔,你找我有啥事吗?没事你看我刚回来,手里活还挺多呢……”

    这是他的一贯风格,没有便宜可捞,立马行逐客令。

    敖沐阳道:“主要是过来看看长辈,另外也有点事,就是大伯,我离开家的时候不是把地给你用来着?现在我回来了,我准备自己种地。”

    听他这么说,敖千信顿时就皱起眉头。

    他掏出一包硬中华来自顾自点上,道:“什么地?你给我地用来着?有这回事吗?”

    敖沐阳笑了,他知道这大伯为人吝啬刻薄,可没想到这么不要脸,这是打算吞掉亲侄子的家产了?

    他没有直接发火,而是说道:“当然有这回事,村里叔伯大爷都知道我家的地在哪里,你要是记不得了,我帮你喊大家伙出来聊聊?”

    敖千信顿时皱起眉头:“你这话啥意思?好像大爹赖你家地似的,大爹是那样的人?”

    敖沐阳笑道:“你不是那样的人,我知道,所以我过来要我家的地嘛。”

    他这是用话激敖千信了,这一招对敖千信没用,他是老狐狸:“你家要是有地在我这里租着,我肯定给你,可你家哪有地在我这里租着?”

    敖沐阳道:“没租,是让你免费用的。”

    敖千信摇头道:“你这是不讲理了呀,阳仔,大爹什么时候免费用你的地了?是不是你大娘用来着?状元,叫你妈出来问问咋回事。”

    敖状元回头,直接喊道:“妈姐姐姐夫,有人找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