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58.无赖
    一个皮肤黝黑的强壮村妇跑了出来,随后厢房里出来个更强壮的汉子,长得虎背熊腰、憨头憨脑。

    汉子出来先喊了一声:“哪个不怕死的来找事?”

    敖沐阳没看到人只听到声音就知道他是谁,这是敖千信的女婿,名叫蒋正磊,很有两把力气,但傻乎乎的没心眼。

    敖千信长得歪瓜裂枣,他媳妇年轻时候却是漂亮,基因遗传,他后来有了个漂亮的女儿,也就是敖沐阳的堂姐。

    等到堂姐到了出嫁年纪,敖千信想让她嫁入官宦富豪人家,好跟着鸡犬升天。

    结果他这个漂亮堂姐倒是没少跟着周边乡镇的二代们厮混,却没混进人家的家门,反而混坏了名声。

    敖千信一看事情不好,就改了主意,安排她嫁给了这个蒋正磊。

    蒋正磊看他堂姐漂亮,根本没在乎她名声怎么样,就乐滋滋的接了盘,然后在敖千信一番操作下,他后来跟入赘似的,就离开家里天天混在了龙头村。

    大汉愣头愣脑,他跑出来没认出敖沐阳,指着敖沐阳气势汹汹的说道:“爹,就是这崽子找事?”

    旁边有邻居在家门口收拾渔网,将这一幕都看在眼里。

    邻居看不过去,冷笑道:“千信,你这是想让你女婿打你亲侄子?你可真是个好大爹,不过你小心着点,昨晚上王家村二队的杨树勇来惹事,让阳子给狠揍了一顿。”

    敖千信知道杨树勇,两人打过交道,杨树勇这人强壮且有脑子,堪称有勇有谋,是周边乡村里少数能让他吃苦头的人。

    听了邻居的话,他大吃一惊:“杨树勇让阳仔揍了一顿?”

    蒋正磊只是愣,他不傻,听了两人的话他仔细一看就认了出来,讪笑道:“哦,这是小阳呀,好些年没见了。”

    敖沐阳知道这人不坏,就是没脑子没主见,便没跟他一番见识,而是点点头打了个招呼,又跟后面出来的大伯母打了个招呼。

    敖千信放下烟继续装糊涂:“梅啊,阳仔过来说他家有地借给咱们种了?是吗?是你经手的吗?”

    大伯母脸色一变,道:“我没经手,我不知道你们弟兄的事。”

    说完,她自顾自回去。

    敖千信抬头看看敖沐阳,道:“阳仔,这到底怎么回事?你是不是记错什么了?”

    敖沐阳道:“没记错,我爸妈出事之后我决定出去打工,就把家里两亩半的地借给了你,当时还立了字据,是你记错了吧?”

    他这么一说,敖千信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哦,你说村后那块地?我知道了知道了,你早说那块地嘛,咱们俩说岔了。”

    顿了顿,他又说道:“那块地不是你家的了吧?咱们当时不是说好了,你说你不回家乡了,就把那两块地作了两万五千块转让给我了?”

    敖沐阳看出来了,他大伯准备彻底不要脸,想将他家的地赖在手里。

    这倒是能理解,随着海里资源枯竭,龙头村也就地上的农田值钱了。

    渔村地少,肥沃的农田更少,两亩半的地对一个家庭来说可是一笔不小的财富。

    这样他也不再客气,直接斩钉截铁的说道:“敖千信,你什么人村里都知道,我不多说了,地你老老实实给我送过来,要不然咱们都不好看,对吧?”

    敖千信脸色大变,他霍然起身道:“你什么意思?你刚才叫我什么?先不说地的事,你看看你的态度。”

    敖状元拎着根木棍出来指着他道:“敖沐阳把你能的,还威胁我们家?你还真牛逼啊。”

    看到他抄起棍子,将军顿时冲了上来,只见它背上颈后的金毛‘唰’的炸起,张开嘴狂叫:“呜呜呜!嗷呜呜呜!”

    叫声凶狠,嗓音低沉,利齿狰狞!

    敖状元吓得后退一步,然后看到狗头上的白毛道:“卧槽,这不是那只丧门狗吗?它还没死呀?”

    敖沐阳问道:“敖千信,地还不还了?”

    敖千信怒道:“怎么了?你要放狗咬我?咬你大爹?你赶紧看看你自己,咱们家怎么出你这么个没出息的玩意儿?”

    敖状元恶狠狠的说道:“我早说了,我四叔一家都不是好东西,你小时候还老是让我学……”

    听到这里敖沐阳不废话,金丹逆转一个箭步飞冲了上去,跳起来对着敖状元胸膛就是一记飞踹!

    村里出了矛盾没那么多讲究,就看谁拳头结实!

    吴钩和杨树勇一个是格斗好手、一个是天生神力,但全挡不住他的飞踹,更何况敖状元个流里流气的青年?

    一声惨叫,他被踹的倒飞了起来,直接撞在门口的蒋正磊身上,将人高马大的蒋正磊也撞了个趔趄,好些才稳住脚没有摔在地上。

    挨揍之后敖状元疯了,他捂着胸膛站起来骂道:“你个坏种,草拟酿的你敢打我?姐夫一起……”

    踹他一脚后本想停手的敖沐阳更是愤怒,大踏步向他走去。

    蒋正磊捏起拳头冲他当胸打来,敖沐阳眼皮都不眨,双手精准抓住他手腕,猛然一个拧腰错步用肩膀扛住他胸口,接着双臂发力将他往前摔去!

    ‘砰!’

    一声闷响,蒋正磊跟笨狗熊似的被摔翻在地。

    自己视为最高战力的姐夫被人一招解决,敖状元怕了,转身就想跑。

    敖沐阳快步上去抓住他肩膀,拧回他的脸来‘啪啪’两巴掌,‘啪啪’又是两巴掌,抽的敖状元连连惨叫!

    敖千信没看清敖沐阳的动作,就看到他往前一冲儿子就被踹飞了。随后敖沐阳又上前,他还是没看清什么,接着自己女婿就被摔翻在地且儿子被人捏着一顿胖揍。

    这让他心生忌惮,愤怒吼道:“你敢打你弟弟?你这是要造反?你想去吃牢饭是不是?是不是?”

    敖沐阳想到这大伯最好猜忌,就冷冷的看着他道:“又不是没吃过,你以为我怎么这么久才回村里?大不了再进去,反正不杀人就不是死罪。”

    看着他冷冰冰的面容和皮笑肉不笑的样子,敖千信倒吸一口凉气:自己这个侄子,这些年在外面都干了什么?!

    他心里难免乱想,便缓和了表情道:“阳仔你先别冲动,咱好好说说农田的事,这地是你自愿割让给我了,当时咱们还立了字据,还有中间人!”

    说到这里他精神一振:“对,有中间人,就是村长敖志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