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61.抱歉,无效
    听他说‘该打该谈’,村里人顿时心里打鼓。

    敖状元想往前冲,但被敖千信拦住了,冲上去干嘛?冲上去挨揍吗?

    敖志义却摆起谱来,他说道:“别着急,阳仔,你的事二爷心里有数,解决起来还不简单?咱们先跟陆老板聊几句,陆老板远来是客,咱们待客要热情啊。”

    敖沐阳不清楚陆虎的背景,但看敖志义的样子,对方应该在红洋渔业和海水产行业里是个人物。

    自家村长他是太了解不过了,狗眼看人低,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他这么积极的往陆虎跟前凑,显然陆虎可以给他带来巨大收益。

    陆虎很腻歪这种人,他客气的跟敖志义握手道:“老哥你先处理公事,咱们的事私下里说,私下说。”

    敖志义大模大样的说道:“公事简单,我这孙子跟他大伯闹了点误会,我作为村长,就来调解一下。”

    听到他的称呼,敖沐阳跟吃了敖富贵擦腚的卫生纸一样恶心,可他没法反驳,从辈分上来说,他就得叫敖志义二爷爷。

    门外敖富贵带着几个青年突然挤了进来,一进大门就嗷嗷叫:“沃日,麻痹你们在这里干嘛?羊子羊子,我听说敖千信那老坏种带一堆人来你家了?这是干啥?”

    敖富贵的母亲也带了邻居家的妇女跟进来,七嘴八舌开始吵吵:

    “敖千信你回来了?你借我家五斤大米什么时候还?”

    “村长你在这里干球?你孙子又被人打了,还不去看看?”

    “东子你来阳子家干啥?凑什么热闹?看把你能的,你在村里是个人物了?”

    敖志义跺跺脚厉声道:“闭嘴,都安静点,这是干啥?”

    “不干啥,就是通知你,你孙子去龙涎湖洗澡又被人给揍了,你不去看看?”一个妇女说道。

    敖志义本想装腔作势处理这件事,一是在陆虎面前显摆显摆本事,二是让敖沐阳知道谁给了他恩惠。

    但现在一听自己的宝贝孙子在村外被人打了,他顿时着急了,就挥手道:“赶紧处理这个事,千信娃,你把占了阳仔家的二亩半地还给他。”

    敖千信更着急,他瞪大眼睛道:“啥?二叔你这是说啥?咱们开始可不是这么商量……”

    “什么开始什么商量,人家阳仔把地免费让你用了五六年,你就偷着乐吧。现在阳仔回来了,你把地还给人家。”敖志义打断他的话威严的说道。

    敖千信梗着脖子道:“我没用他家的地,他卖给我了,你看合同就在这里,白纸黑字红手印,这是有法律效力的!”

    遭遇反击,敖志义觉得自己在陆虎面前丢了面子,心里顿时怒火上涌。

    他毫不客气的说道:“这合同做不得数,咱俩知道咋回事,别我给你面子你不要,行了,合同作废,地还给阳仔。”

    敖千信叫道:“谁的面子也不好使,我要去打官司,敖志义你个老鳖你吃里扒外,这事你说的不算!”

    这不光是丢面子,这是村长的威信被人践踏、被人羞辱。

    敖志义大怒:“你个怂娃你说啥?欠揍了是不是?草拟吗的去城里混了几年看把你能耐的,滚回家去,现在地就是人家阳仔的了。”

    敖千信狠戾的看着他道:“我有合同,上面有阳仔的签字和手印,你等着吧,咱们去法庭上见官!”

    一直沉默不语的鹿执紫忽然问道:“合同什么时候签订的?如果有签名和手印,确实有法律效力。”

    听了这话敖富贵生气了:“鹿老师你咋给这老坏种说话?”

    “阳子当时肯定被骗了,敖千信就会骗人!”

    见有人帮自己,而且看穿着气质还是见过大世面的人,敖千信顿时得意起来:“对,有签名和手印,这是阳仔自己签的,五年前他高考完了签下的。”

    鹿执紫看向敖沐阳道:“你高考结束的时候满十八周岁了吗?”

    敖沐阳摇头道:“不满,我上学早。”

    鹿执紫又问道:“那合同上有你监护人的签字和手印吗?”

    敖沐阳心里一痛,低声道:“我爸妈那时候失踪了。”

    鹿执紫伸手握了握他的手腕,然后用遗憾的目光看向敖千信:“很抱歉了,先生,合同上的签字和手印确实具有法律效力……”

    “但是,”她话音一转,“起效的前提得是年满十八周岁的成年法人,具有民事权利能力和民事行为能力,可以依法独立享有民事权利和承担民事义务。如果是未成年人,那需要在具有民事权利能力和民事行为能力的监护人的协助下完成签证才行。”

    敖千信下意识问道:“你啥意思?”

    鹿执紫微笑道:“很简单,你手里的合同是无效的,你就是去最高人民法院鉴定,它也是无效的。”

    敖富贵等人顿时笑了起来:

    “还是鹿老师有文化。”

    “鹿老师说的啥?我咋听不懂?不过好像很厉害啊。”

    “鹿老师说合同无效,敖千信这老鳖也有吃瘪的一天啊。”

    敖千信嘴唇哆嗦、脸色灰白,他说道:“你们谁说也没用,你又不是律师,你又不是法官,你说的就是金科玉律?”

    鹿执紫打开坤包又拿出一个带有金色国徽的小本本,她递给敖千信说道:“抱歉,我还真是律师,这是我的律师从业资格证,你可以鉴定一下。”

    敖千信愣愣的拿过这张证书,愣愣的看着上面两行金色的字:第一行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二行是‘律师执业证’。

    “这合同无效。”鹿执紫说道,“不信你可以花钱去请律师帮你鉴定。”

    敖千信精神顿时无比萎靡,他猛地打了个颤,捂着胸口就直愣愣倒在地上。

    敖状元和蒋正磊叫道:“爹你咋了?”“爸爸你怎么回事?”

    鹿执紫着急道:“这怎么回事?村里有医生吗……”

    “找个屁的医生,他没事,他装死!”敖沐阳不屑道。

    果然,敖志义和蒋正磊扶起敖千信,然后三人就夹着尾巴逃之夭夭。

    陆虎看着鹿执紫皱起眉头,然后掏出手机发了个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