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63.视察海沟
    一道鱼鳞冻,光滑凉爽如果冻,陆虎挖了一勺蘸上点蒜泥吃的很享受。

    泡椒花生灼芦笋是蔬菜中的极品,芦笋鲜美而脆,碾碎的熟花生洒在上面,让它多了一份浓厚的香气,泡椒则有鲜美的辣味,越吃胃口越开。

    两人身边放着啤酒,聊着天吃着菜,一杯冰镇的啤酒下肚,顿时暑气全消,从内到外透露出一股爽感。

    海上开船没有查酒驾的,敖沐阳熟知村里到红洋码头的一段海路,胸有成竹,所以陪着陆虎喝的很尽兴。

    一直喝到月上半空,两人喝完酒吃完饭后又休息一会,这才踏sh路。

    快艇碾压海浪驰骋,等到船开到红洋码头了,两人也彻底醒过来了。

    一辆奔驰s停在码头上,陆虎跳了上去,指着敖沐阳笑道:“下次有好东西了及早通知我,我再去找你喝个痛快!”

    敖沐阳比划了个ok的手势:“一定。”

    盛瑞津来接了陆虎,他打开后备箱从里面提下两个大瓶子,又搬出两个箱子给他送上船。

    敖沐阳惊讶道:“这是干嘛?”

    盛瑞津笑道:“陆总让准备了点小礼物,这是我们一个老朋友自己酿的酒,你带回去尝尝,还有点调料,陆总说你擅长厨艺,我估计你能用的上。”

    调味品是送对人了,敖沐阳真不舍得拒绝,至于两大瓶酒他就客气了一下。

    盛瑞津很会说话,道:“酒你必须带回去,陆总很喜欢这酒,下次他再去找你玩,你们可以喝这酒。”

    既然如此,敖沐阳便不再客套,带上酒和调料开船返航。

    今日是夏季少见的北风,他进入海洋内部后就直接关闭了马达,在船后绑了个救生圈扔在海里,钻进去后泡在水里随着小船溜达。

    只要不沉下去,他现在在水里一样可以睡觉,而且还能顺势吸收海洋中的水气来凝练金丹。

    丝丝水气从全身各处的皮肤涌入,他舒服的呻吟了一声,心里想以后是不是得在家里准备个新的海水池子了,自己平时睡里面也挺好。

    随着海浪飘飘荡荡,期间他一觉到天亮,竟然睡的比在床上更香。

    醒来后,太阳刚刚出现,它从海面跃出,万道红霞撒入海中,晶莹的波浪被染上橘红,让这片海早早就带上了夏日的温暖。

    阳光普照万物,敖沐阳极尽双眼看向很远处的海边,从海上到地上,一层水雾连绵推进,依稀能看到那连绵成片的崇山峻岭。

    敖沐阳琢磨了一下,发现这里距离他捕获大黄鱼的地方不远,继续往海里的东南方向推进,就能抵达那条他给大黄鱼群找来避难的海沟。

    他跳上快艇,发动起来跑向深海,大致估摸着位置加上时不时的探头入海去俯瞰寻找,又跑了半个小时后发现了那海沟。

    再度进入水中,他一路下潜,一路看到了大黄鱼群。

    还好,它们不像龙虾那样互相吞噬,在海沟里生活的还挺好。

    偶尔有鲨鱼会被引来,这时候大黄鱼们立马钻进海沟的缝隙中,鲨鱼毫无收获,只能无奈离开。

    看到敖沐阳出现,大黄鱼们立马再度钻进海沟缝隙里。

    见此敖沐阳就乐了,以它们的机灵劲,除了自己恐怕没人、没有大鱼能捕食它们。

    这条海沟是天然避难所,任何风吹草动一出现,它们就躲进缝隙中去,这样不管大鱼还是渔网都休想抓到它们。

    敖沐阳发现海沟中的海草变化很大,他记得上一次他看到的就是洋洋洒洒一片低矮小水草群,现在已经长大很多,也茂盛很多。

    他逆转金丹释放出水气,大黄鱼群又逐渐放松警惕游了出来,并慢慢接近他,在他身边游动起来。

    看到大黄鱼群没问题,而且有在这里安营扎寨的意思,敖沐阳就放下心来。

    这是他的一座宝藏,只要大黄鱼在这里成群生活,那他可以源源不断有收入。

    他毫不吝啬的放出大量水气给鱼群,然后浮出水面,驱动渔船开往镇上。

    派出所一直没有查这艘快艇,他索性当做自己的船了,又去加了柴油买了些蔬菜粮食和肉类,这才返程回家。

    他回到龙头村后已经是半拉上午,将军在门口树荫下吐舌头,这证明鹿执紫和敖小牛来过了,估计是见他没在家又走了。

    今天他有其他事忙活,就没去找鹿执紫,再说两人没有什么特殊关系,自己老是跑去献殷勤也不好。

    过了一个周,六月下旬,天气更加炎热,农田里的活简直没法干了。

    早上趁着天气凉爽,敖沐阳带着将军去山脚下的农田。

    这几天来敖千信和敖志义都没再来找他,那说明收回土地的事就是定局了,他不必再等待下去。

    一片农田沿着山脚从东往西分布,好像一条绸缎般围着山林,这就是龙头村的田地,也是周围乡镇最肥沃的土地所在。

    以前上学那会他就不怎么下地干活,五年没回来,这样他更是忘记了自家农田的位置,还好田里有村里人干活,他问了问就找到了农田位置,还知道了田地被谁包下使用。

    他家这两亩半的地被分成了两片承包出去,一亩地给人种了花生,刚种上一个多月,还有一亩半地让人种了果树开了果园。

    种花生的村民叫敖千英,跟他父亲是一辈的,开果园的叫敖沐逸,年纪比他大很多,不过辈分低,跟他一个辈的。

    敖沐逸正好在果园里打药,他家果园有四亩多,因为地跟敖沐阳家这块地连在一起,所以当时他就索性承包下来一起种果树。

    敖沐阳看到他后打了个招呼,敖沐逸顿时知道他是来干嘛的,就摘下喷雾器道:“阳子,过来收你家的地?”

    昨天这件事闹的挺大的,龙头村几百户人家,早就传遍了。

    敖沐阳问道:“你跟敖千信包了多少年?”

    敖沐逸点了烟道:“你家那个大爷啥情况你能不知道?精的跟踏马知了猴似的,地都是一年一签的,一年一涨钱。”

    敖沐阳笑道:“这样你还敢种果树?他要是中途收回去你不是亏大了?”

    敖沐逸道:“没事,当时我开果园那会政府有政策,这些果树的苗子都是免费给的,吃不了亏。你打算怎么弄?地继续往外租,还是你要回去?”

    敖沐阳看着这片农田道:“我想自己种,你跟他的合同还有多久到期?”

    敖沐逸挥挥手道:“没几天了,你直接弄回去吧,果树也送你了。”

    这些果树多是苹果和梨子,树下插着甜瓜和西瓜苗,果树需要四五年才能进入繁盛挂果期,能活至少二三十年,养的好了百八十年也没问题。

    也就是说,敖沐逸这些果树其实刚要开始收获,他算是给敖沐阳做了嫁衣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