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64.谁吓了谁
    虽然他说这些果树种下的时候没要钱,可伺候这五年也投入了不少人工。

    敖沐阳说道:“这怎么行?果树苗子没花钱,这几年光是人工和肥料就不少钱了吧?”

    敖沐逸刚刚是装大方,听了敖沐阳的话他就搓搓手道:“那要不你看着给。”

    敖沐阳按照一棵树一百块的价钱给他结算,一亩半农田差不多有一百来棵果树,他给出了一万块。

    这赔偿数额超出他的预料,敖沐逸拿到手后大乐,道:“阳子你后面有啥问题你找我就成,你哥我搞果园搞了十几年了,这方面不敢说是专家,也肯定懂的多些。”

    敖沐阳点头说好,他又去找了敖千英。

    一亩花生地更没多少钱,而且敖千英告诉他道:“你不用赔我钱了,那亩花生完犊子了。”

    敖沐阳讶异问道:“怎么了?”

    敖千英郁闷道:“嗨,四月份的时候翻地我买了假的除虫剂,地里虫子没收拾掉,现在里面快成地狗子的窝了!”

    地狗子是一种害虫,学名叫蛴螬,是金龟子的幼虫,食性广泛,危害多种农作物、经济作物和花卉苗木,喜欢食用刚播种的种子、根、块茎以及幼苗,是世界性的地下害虫,危害很大。

    这种害虫广发于全国花生产地,危害尤其大,而且因为它们藏于地下,所以一旦成灾很难处理。

    听敖千英这么说,敖沐阳点头道:“那行,千英叔,这块地我收回去了。虽然说地里面花生完蛋了,可这几年你收拾它也废了不少劲,我给你两千块,当是汗水钱。”

    敖千英是实在人,以前靠出去打渔养活家里,这些年没鱼可打捞后,他就只能依靠家里农田了。

    他和敖沐逸一样,为人胆小怕事,敖沐阳回到村里后表现生猛,他们都不敢得罪敖沐阳,因此今天敖沐阳一上门,就一起老老实实将地还回去了。

    敖沐阳投桃报李,各自给了赔偿费,这事传出去以后怎么传怎么好听。

    收回两块地,果园那边他不用担心,敖沐逸收了他一万块钱乐得不行,主动大包大揽帮他收拾果园。

    这样敖沐阳就想去花生地里看看,如果虫子太多,他只能放弃这些花生,雇人将地重新翻一遍,重新打农药。

    他回家拿农具,恰好碰上鹿执紫在村里超市打电话。

    见此他笑道:“你手机卡还没有补办回来?”

    鹿执紫耸耸肩道:“怎么补办?我这几天忙着收拾学校,没机会去市里营业厅。”

    敖沐阳道:“去什么市里,这样吧,下午我带你去镇上营业厅补办一张,你带着身份证,移动联通都能办。”

    鹿执紫欣喜笑道:“那就太好了,对了,你这是干嘛?大热的天,你还准备去地里干活?”

    敖沐阳点点头道:“嗯,我家农田收回来了,我去研究一下。”

    鹿执紫调侃道:“你这是翻身农奴把歌唱,刚刚拥有了农田,心里激动,迫不及待想去伺候地里农活?”

    敖沐阳道:“一起去?带你体会一下劳动人民的辛苦。”

    鹿执紫看看外面的太阳,特意穿上了一件纱衣又戴上遮阳帽,这才跟着敖沐阳去了地里。

    花生地旁边是果园,果园有树荫,将军第一时间跑去树荫下吐起舌头来。

    敖沐阳脱掉上衣光着膀子开始挥汗如雨,先是锄头又是铁铲,没几下挖下去,翻出来的泥土里出现了四五只颜色黄白、身躯肿胀肥胖的大虫子。

    这就是俗名地狗子的蛴螬,看它们的生长密度,这片花生地确实要被毁掉了。

    鹿执紫凑上来看了一眼皱起眉头:“哇,好恐怖的虫子!”

    见此敖沐阳狡猾一笑,拿起一只扔向她。

    他以为鹿执紫会惊吓的惨叫,结果鹿执紫仅仅后退两步,并没有受到惊吓。

    相反,她后面还蹲下捡起了这只虫子,道:“你干嘛?蛴螬要做中药得晒制,你给我没什么用呀。”

    敖沐阳讪笑道:“啊?我就是想吓吓你。”

    鹿执紫耸耸肩道:“这有什么好害怕的?小时候我那些堂哥堂姐表哥表姐,都是用蛇和蜈蚣之类来吓我,记得有一次还有人在我床头放了一只负子蟾蜍。”

    “负子蟾蜍是啥?”敖沐阳又百度了一下,然后脸色一变,“卧槽,这太过分了吧?”

    能让他忍不住爆粗口,可见这玩意儿的厉害。

    鹿执紫微笑道:“更过分的事还有呢,不过也没什么,凡是不能摧毁你的,都只会让你更强大。”

    说着,她捏起这只蛴螬扔给将军:“来,将军,加个餐,它能给你提供14000卡路里的能量,吃吧,鸡肉味,嘎嘣脆。”

    将军嗅了嗅,毫不犹豫一口吞了下去,狗脸表情销魂。

    敖沐阳无奈的蹲下,捂着脸道:“我输了!”

    鹿执紫反过来安慰他:“你觉得它恶心呀?其实并非如此,它很可怜的,作为幼虫,它要在地里至少要生活三五年,有的甚至生活个十几年,要一直忍受黑暗,然后才能爬上树枝寻求配偶。”

    “一旦找到对象,它们只能活一个夏天,也就是说最多谈一个夏天的恋爱。想想,它在地里从孩子熬成老头了,好不容易找到对象,匆匆忙忙谈几天就挂了,多惨!”

    敖沐阳拄着铁铲道:“让你一说,我怎么那么心酸呢?”

    鹿执紫拍拍他肩膀道:“就是,别怕哈。”

    她收回手去,敖沐阳陡然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脖子上爬……

    惊恐的看着鹿执紫,他叫道:“你往我脖子里放了什么?”

    鹿执紫一脸鼓励:“别怕,小伙子,我没在你脖子上放蛴螬。”

    敖沐阳手忙脚乱的拍打:“我信你就有鬼了!”

    “真的不是蛴螬,我放的是毛毛虫,我没有骗你。”鹿执紫又露出委屈表情,看起来还怪可怜。

    敖沐阳吓尿了:“你太狠了吧?”

    他抖掉脖子上的虫子看了一眼才松了口气:“卧槽,还好,是蛴螬不是毛虫。”

    鹿执紫又给了他个不屑的表情:“脑子呢?这么紧的时间我去哪里找毛虫?”

    敖沐阳一脸悲怆,这娘们是演戏的吧?或者学过川剧变脸?演技杠杠在线啊。

    他继续努力,挖了一个地头,足足挖出来二三十只的地狗子。

    继续挖下去没意义了,他就收了起来。

    见此鹿执紫调侃道:“怎么,不死心,还想吓唬我?”

    敖沐阳道:“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是有用处,下午先去办手机卡,回来后我带你去钓鱼,这可是特别棒的鱼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