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65.龙涎湖
    大热的天,中午大家都没什么胃口。

    敖沐阳索性直接带鹿执紫乘坐快艇去了镇上,趁对方去补办银行卡的空隙,他去买了一些水果和一台榨汁机,还买了一堆的鸡鸭鱼肉。

    今晚他打算请乡邻们吃个饭,上次敖千信和敖志义来他家欺负他,敖富贵和他母亲带了不少人来帮忙,这是人情。

    拎着大包小包上了码头,他启动快艇准备离开。

    鹿执紫递给他一幅墨镜,道:“戴上。”

    看着崭新的墨镜,敖沐阳问道:“你刚买的?”

    鹿执紫点点头:“嗯,先凑合着戴这个,后面我给你买一副雷朋,我觉得你脸型线条很刚硬,雷朋会很配你的。”

    敖沐阳听说过雷朋这个太阳镜品牌,它起初给美国空军和飞行员供应太阳镜,后来转为民用,迅速成为世界顶级品牌。

    雷朋太阳镜很贵,他摆摆手道:“用不着,那太贵了,这个就挺好。”

    鹿执紫也戴上一副女士太阳镜,微笑着往前使劲一挥手:“后面再说吧,骑士,踏浪出发!”

    “是,女王陛下。”敖沐阳右手握拳击打在胸口随即弯腰,像模像样的回了个骑士礼。

    接着,快艇呼啸着冲入海中。

    午饭他做了水果沙拉,搭配一些鲜虾肉,营养丰富口感好。

    他又榨了果汁,水果渣给了将军。

    狗可以吃水果渣,这有助于帮它们清理肠道。

    水果渣甜滋滋,将军吃的美滋滋。

    敖小牛快活的接过一杯橙汁,跑到将军跟前摇头晃屁股:“我喝水果汁你吃水果渣,我美的笑哈哈你去把屎拉,哟哟!”

    将军瞥了他一眼:这怕又是个二傻子吧?

    吃过午饭,敖沐阳又榨了好几大杯的水果汁,橙汁、梨汁、西瓜汁和菠萝汁,他放入冰箱里,冰镇之后更好喝。

    下午没什么事干,他就准备傍晚钓鱼的事。

    鹿执紫买了几本书看,偶尔抬头看到敖沐阳在揉搓蛴螬就问道:“你这是干嘛?给它们松骨吗?”

    敖沐阳道:“嗯,待会不是要用它们做鱼饵吗?临死之前让它们爽一把,地狗子有个特点,那就是它们觉得爽了会释放一种激素啥的,可以吸引鱼上钩。”

    鹿执紫惊讶道:“是吗?它释放了什么?确实有股古怪的香味啊。”

    将军也嗅到了这股香味,偷偷摸摸靠近敖沐阳,然后低着头垂着耳朵叼起个小瓶慢慢往后退。

    敖沐阳没注意,笑道:“你不是百科全书吗?怎么样,这个不知道了?”

    鹿执紫微笑道:“这个确实不知道,不过我知道你用来糊弄我的香油瓶子没了。”

    敖沐阳顺手一摸摸了个空,他回头去看,将军扔下香油瓶子狂奔进院子里……

    蛴螬本身确实是鱼类美食,在它们身上抹了香油之后,可以更好的吸引鱼类。

    傍晚,天气转凉,敖沐阳带上鹿执紫出发。

    看到敖沐阳没有出村而是向村东头走,鹿执紫问道:“不是去海上钓鱼吗?”

    敖沐阳带上一支鱼竿和几个大玻璃瓶子,然后笑道:“海上钓鱼没意思,我带你去龙涎湖,那里的鲤鱼鲫鱼很好吃。”

    鹿执紫指着他手里拎着的玻璃瓶子道:“你要钓鱼,带这东西干嘛?”

    敖沐阳神秘一笑,道:“待会给你见识一下我们这里的钓鱼神技。”

    经过他的大伯敖千信家门口的时候,将军又跑了过去,翘起腿在他门上撒了泡尿……

    龙涎湖是个大湖泊,整体面积有六十多平方公里,周围好几个村子依仗它来提供生活用水和农业用水。

    湖泊保持原生态,没有堤坝防护也没有防护网,四周湖滩完全是开放式的。

    夕阳晚照,湖面上波光盈盈,几十艘小木船洋洋洒洒漂在上面,一艘白色游艇在驰骋,湖边还有妇女洗衣、孩子打水仗,自有一派田园乐趣。

    鹿执紫走到湖边远眺四周,笑道:“这湖泊不错,舟如空里泛,人似镜中行。”

    敖沐阳道:“哟,跟我斗诗吗?那我来一句,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

    “岳阳城在哪里?”

    敖沐阳改口:“气蒸云梦泽,波撼龙头村!”

    鹿执紫鼓掌惊叹:“好诗好诗,兄长真乃才人!”

    一艘木船划了过来靠上岸,敖沐阳招招手道:“四叔,把船借我用用?我带鹿老师去钓个鱼。”

    叼着烟袋的中年人笑道:“成,你随便,这不用招呼。”

    敖沐阳上了船,湖波粼粼,小木船稳定性不好,摇摇晃晃。

    鹿执紫一脚踏上去,木船晃动的更厉害,敖沐阳迅速伸手扶住她手臂道:“小心。”

    “差点落水。”鹿执紫心有余悸,“差点让你免费欣赏一出美人出浴图。”

    敖沐阳晃了晃手臂,刚上船的鹿执紫差点被晃下去,吓得她下意识惊叫一声。

    总算成功吓唬了鹿执紫一次,敖沐阳哈哈大笑。

    将军看他们一个劲的摇晃船,不明白他们什么意思,便也跟着在小船上跳动来帮忙摇晃船。

    这样小船差点晃翻,敖沐阳也被吓到了,他二话不说一脚上去:“晃个屁,走你!”

    将军被踹下水中,小船往湖中飘荡,它无辜的游动着跟在后面。

    敖沐阳划动船桨,眼睛盯着水面,寻找适合下钩的地方。

    鹿执紫见他迟迟不下钩就好奇问道:“你在看什么?”

    敖沐阳笑道:“钓鱼是耐心活,不能着急,我在找鱼窝子。”

    鹿执紫道:“鱼窝子?找鱼群聚集的地方?你这么看能看到吗?”

    敖沐阳道:“我不是要看鱼,我是在看水色,不同水色反映出来的就是不同水温,你知道吧,鱼类有趋温本能,它们会寻找水体温度合适的水层活动,找到这个水层,就能找到鱼群了,那样事半功倍。”

    鹿执紫还是不懂:“我知道不同水深温度不同,可是,湖泊是个整体,即使在不同区域,只要水层深度相同,温度也相同吧?那你还在找什么?”

    敖沐阳笑道:“可是不同水域的能见度不一样,光照穿透力不一样,水层相同,温度未必相同。”

    “还有,湖泊下面也有暗流,暗流会导致温度变化,我们要钓鱼,就得找水流涌动且水质相对好的地方。”

    “水流涌动会带来浮游生物和水草籽,这是鱼群的食物,水质相对好的地方阳光照射顺畅,水温变化均匀,鱼群会感觉更舒服。”

    鹿执紫坐在船头伸手托着腮道:“不是水至清则无鱼吗?”

    敖沐阳道:“是啊,可是这湖水哪有那么清楚?我们找相对清晰的地方,找找石爬子,晚上给你做个好菜。”

    说着,他戴上护目镜将上半身探入水中查看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