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66.飞艇
    他在湖中一番搜寻,最终将目光放到了湖泊中心。

    湖泊中心位置水最深,鱼也最多,大多数船都飘荡在中心水域来捕鱼,那艘雪白色游艇也在中心水域行驶。

    这让他很好奇,问一个划船回来的村里人道:“怎么还有人在龙涎湖里玩游艇?”

    那村里人一脸愤愤,道:“是王家村的,他们开着游艇欺负咱们村里人,他们太欺负人啦!”

    看到敖沐阳,还有龙头村的渔夫露出高兴的表情:“阳子你来啦?是,那个游艇是王家村的人,你看看能不能想法子弄他们?王家村现在横行霸道呀!”

    敖沐阳划船过去仔细看,游艇确实在湖里横行霸道。

    它开的很快,带起湖水跟浪潮似的,这样随着它不断从小木船旁边经过,溅起浪花拍打在木船上,不光拍湿了船夫的衣服,还拍的木船晃动不停无法稳定下来。

    被游艇折腾了一通,船上的人大怒,吼道:“王栋梁你个鳖崽子,有种你下水来,看老子不弄死你!”

    游艇上响起一阵大笑声,船在湖面上拐了个大弯又行驶回来,且速度更快,直接冲着那木船撞去。

    船夫大惊,赶紧跳入湖里,结果游艇最后转向没有撞向木船,而是从旁边掠过,溅起高高的水花将船夫拍的头晕目眩。

    游艇停下,上面的欢笑声更大,王栋梁的胖脸从驾驶台后露出来:“麻痹的你再骂,你张开那张臭嘴再骂呀,老子碾死你信不?”

    船夫生气,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只能愤懑的闭上嘴恶狠狠的看着他。

    王栋梁大为得意,他给游艇熄火稳定身躯,然后比划着中指叫道:“滚蛋滚蛋!快死回你们破村去吧,告诉你们村的人,这龙涎湖以后就是老子的地盘,谁再敢来老子让他好看!”

    看着村里长辈被欺侮、再听他说的话,敖沐阳大怒。

    他划船想要冲过去,但扭头一看鹿执紫又犹豫了。

    王栋梁开的是一艘敞首艇,国外很常见的一种游艇,实际上它属于摩托艇,能乘坐四到八个人,适合竞速、钓鱼之类的娱乐活动。

    敞首艇的首部甲板下面没有舱房,也就是说,驾驶台前面的甲板不是平铺的,而是凹陷下去装上了额外座位,可以让人坐在那里进行海上兜风。

    这种船速度快、重量轻,可以用皮卡车拖着运输,方便转换行驶环境,所以很受海上活动爱好者的欢迎。

    从吨位和体型来说,敞首艇比他划的小舢板可要大多了,要是他直接去怼王栋梁,后者一旦开船撞他们,那小舢板肯定要翻船。

    他倒是无所谓,可那样鹿执紫就麻烦了,变成落汤鸡是轻的,恐怕会呛水。

    于是思索了一下,他对鹿执紫说道:“你和将军在一起,看戏就行了。”

    说完他跳入水中,向着敞首艇游去。

    敞首艇已经停下了,所以他潜在水中可以轻易靠近这艘船。

    王栋梁停船是因为有电话打进来,他接了电话大咧咧的坐在船头,两条腿耷拉在外面晃荡着,看起来分外悠然:

    “……没问题没问题,爹啊,这事我能搞不定?不就是收笼子嘛,我知道我知道,你放心没意外。嗯,对,我知道,我知道,这是给龙哥准备的鱼,待会我就收笼……”

    他的注意力在电话里,没有注意到有一双手搭上了游艇的船舷。

    游艇上还有个青年,但他正在玩手机,玩的不亦乐乎,更没有注意有人爬上了船来。

    借助双臂的力气,敖沐阳悄无声息的上了船。

    敞首艇毕竟不是大船,稳定性不太好,等到他落到船上的瞬间,船身就在湖面上晃动了一下。

    此时无风无浪,敞首艇一晃船头的王栋梁发觉了异常,下意识抬头扫了一眼。

    说时迟那时快,敖沐阳一个箭步冲上去,直冲船头而去,跳过驾驶台一把抓住王栋梁的双肩将他给了起来,然后当胸一脚踹了上去!

    “嗷!”王栋梁惨叫着飞入水中,“咣当!”

    水花四溅!

    玩手机的青年这才发现情况不对,赶紧收起手机起身叫道:“草,干什么……”

    “闭嘴!坐下!”敖沐阳指着他厉声道。

    青年跟王栋梁关系很近,王栋梁几次跟敖沐阳交手,他都在现场,知道对方的厉害。

    被敖沐阳怒视,青年脸上的青春痘涨得通红,他色厉内荏的吼道:“敖沐阳!别以为我不认识你,你上我们船干嘛?”

    “玛戈璧啊大龙,你废话个球,给我干他!”水里的王栋梁声嘶力竭的叫道,“草,老子的手机!玛戈璧敖沐阳老子弄死你!”

    敖沐阳拧钥匙给游艇打火,微笑道:“你要弄死我啊?那我可不能坐以待毙。”

    他又扭头看向青年:“大龙哥是吧?你怎么想?要不要动手?”

    青年把手机放好,然后站起身恨恨的盯着他道:“欺人太甚!敖沐阳,我跟你拼了,我要让你知道我们王家村……哎哟卧槽!”

    “轰轰!”游艇猛然加速,船身抖动起来,青年一个没站稳加上惯性的原因,直接来了个倒栽葱,一头扎进了水里。

    王栋梁看的郁闷,骂道:“你麻痹啊大龙,蠢到家了,草,你妈生你的时候,肯定把你脑瓜子跟胎盘一起扔了!”

    大龙浮出水面伸手抹了把脸叫道:“大梁哥,先别骂我了,他开走我们的船了!”

    王栋梁傲然道:“好啊,让他开走啊,最好麻痹的他开回家!”

    “啊?”大龙一脸懵逼。

    王栋梁来了气势,他踩着水吼道:“敖沐阳,有种你把老子的船开回家!有种你把老子的船给弄坏!你敢这么干老子佩服你是个汉子,否则你就是老子家母狗养的……”

    大龙明白过来,跟着叫道:“对啊,你有种你开走船,玛德,等着去吃牢饭吧,这是抢劫!绝对的抢劫……”

    敖沐阳心里更恨,他冷冷一笑开船在湖面上快速转了一圈,然后瞄准了王栋梁道:“我又不是你爹那样的种猪,我哪里那么多种?我不开船回家,我开船从你头顶飞过去!”

    “来吧大梁哥,看我来一个飞人大扣篮!走你!”

    游艇的外挂机疯狂咆哮,带起巨浪冲着王栋梁飞窜而去。

    王栋梁面色大变,惨叫道:“沃日你敢!救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