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67.绝户笼
    敞首艇如水上骏马,它身姿潇洒,在湖面上纵横捭阖。

    一会,它直着从水面上掠过,一会,它跑着s形曲线从水面上掠过,一会,它跑b形曲线从水面上掠过,还有一会,它会先跑s形再跑b形曲线……

    不管怎么跑,总之船会从王栋梁和青年大龙身边掠过!

    “草拟吗,敖沐阳,你敢……啪啪啪!”

    “我跟你拼了,你完了你个狗日的……啪啪啪!”

    “你再冲老子来试试,老子……救命啊救命啊……啪啪啪!”

    “大梁哥你快闭上嘴吧!沃日阳哥我没干啥啊,今天跟我没关系啊!”

    敞首艇不断的变向,不断的带起湖水拍打在两人身上,王栋梁优先受到优待,他只要一冒头,游艇立马冲他飞奔而去。

    湖上龙头村和旁边其他村的人都划着船过来看热闹,一边看一边大笑:

    “哎哟这是谁在湖里?在干什么呢?”

    “这都不知道,王家村村长他儿子,这是在干嘛呢?”

    “我知道,这是斗船,知道荷兰人的斗牛运动吧?一个道理,这是水上斗牛,又叫斗船。”

    “哦,这大少爷故意刺激这船,让这船过来撞自己?噢哟,真会玩啊。”

    “玩的还挺好,这船就是撞不上他,你看他游来游去、游去游来,这水性,跟一条鱼似的……”

    “我像只鱼儿在你的荷塘,只为和你守候那皎白月光,游过了四季荷花依然香,等你宛在水中央!”

    鹿执紫站在舢板上引吭高歌。

    王栋梁快气死了,可他只能忍气吞声,敖沐阳这会掌握主动权,识时务者为俊杰,他要是再硬下去,那吃亏的还是他!

    不过即使他闭上嘴,敖沐阳还是一个劲的折腾他,游艇依然一个劲的疯狂加速、疯狂掠行。

    这样过了一会,油箱里的汽油告罄,游艇开不动了,敖沐阳这才放过王栋梁两人,从船上跳下去游向小舢板。

    筋疲力尽的王栋梁和大龙两人努力爬上船,然后跟两条死狗一样躺在船上翻着白眼喘粗气:“草他吗啊……”

    “大梁哥算了,别骂了,他再回来怎么办?他真敢下死手!”

    敖沐阳上了小舢板仔细观察游艇,他希望王栋梁继续招惹自己,好再有理由去弄他玩。

    可惜,船上没有骂声,游艇孤零零的漂在湖泊中心上,看起来有些凄楚。

    等了一会没动静,他叹了口气道:“算了,咱们钓鱼。”

    他找了一片比较深的水域,拿起一个玻璃瓶子放入饵料,然后将玻璃瓶口罩上一个塑料袋并切十字开口,再用绳子绑定。

    绳子很长,一端绑住玻璃瓶后敖沐阳将它放入湖底,另一端绑在船上。

    如法炮制,他将所有玻璃瓶子放入湖底。

    旁边有过来看热闹的船,船上的人见敖沐阳放下了透明广口玻璃瓶,就猜到了他的目的,问道:“阳子,钓石爬子呢?”

    敖沐阳笑道:“对啊,五叔。”

    石爬子是一种俗称,这种鱼学名叫石爬鮡,是鲇形目鮡科石爬鮡属的一属鱼类的统称,属于流水性底栖鱼类,常栖息于山涧溪河多砾石的急流滩上。

    它们最珍贵的一个类群生活在蜀川大渡河一带,因为肉质极为鲜嫩加上少见,所以价格昂贵,敖沐阳当初在京都酒店看进货价,蜀川送来的石爬子一斤要两三千块!

    龙涎湖也有石爬子,跟蜀川的种群类似但不完全一致,它们也属于底栖鱼类,但喜欢栖息于深水中,一般生活在龙涎湖最深处。

    在敖沐阳感觉里,家乡的石爬子味道更美,只是产量更低,捕捞量不成规模,名气无法传播开来。

    不过不管是龙涎湖中的石爬子还是蜀川山溪中的石爬鮡,整体来说产量都比较低,名气也不大,多是本地人才了解这种鱼。

    鹿执紫就没听说过这种鱼,听了两人对话她奇怪的问道:“你要钓鱼?这种鱼怎么能用玻璃瓶钓呢?它们和鳗鱼一样,喜欢钻进瓶瓶罐罐里吗?”

    敖沐阳摇头:“不是,这种垂钓方式是跟它们的生活习性有关。”

    顾名思义,石爬子这种鱼生活在水底,喜欢在石滩上爬行。

    就像名字展示的那样,它们平时以扁平的腹部和口胸的腹面附贴于石上,用爬动的方式在水中移动,寻找藏于水底的蜉蝣幼虫、蜻蜓幼虫、石蝇、石蚕、水蚯蚓等为食。

    因此常规上捕捞石爬子不能靠鱼钩来垂钓,而是像捕捞虾蟹那样,放入开口的铁笼,在铁笼里放入食物引诱它们钻进去。

    小时候敖沐阳他们一群孩子没有捕捞笼,就因地制宜找到一些玻璃瓶子,在瓶子里放入食物来引诱石爬子,往往也有别样收获。

    这种垂钓方式不正规,但却别有一番滋味,敖沐阳这么做,算是寻找一些童趣。

    听了他给鹿执紫的介绍,五叔摇头:“那你要失望了,阳子,这里钓不上石爬子了,以前鱼多虾多,现在就是用笼子都钓不上石爬子,被它娘的狗日王家村人给吃绝种了。”

    旁边有人说道:“不是吃绝种的,是捕捞绝种的,他们捞了卖到红洋,大的小的都捕捞上来一起卖掉,简直是丧天良!”

    议论了一会,看热闹的人纷纷离开,天色渐晚,渔民们要回家吃晚饭了。

    敖沐阳的玻璃瓶子扔下去有段时间,他几次捞上来,除了捕捞到同样喜欢钻瓶子的泥鳅,一条石爬子鱼没有发现!

    考虑了一番,他让鹿执紫看好钓竿,自己跳入水中潜了下去。

    石爬子是一种珍稀鱼类,但也不应该这么罕见。

    根据他的经验,这种鱼最是喜欢清澈的深水水域,于是他一个猛子扎到了湖中心,在湖中心仔细搜索起来。

    漂在湖水中,他俯瞰湖底,石爬子鱼没发现,倒是先发现了一些绳子和笼子!

    进入他视野的绳子直上直下的漂在湖水中,上面连接有橡胶浮子,下面则绑着铁笼。

    绳索很多,飘飘荡荡在湖水中随着水波而扭动,如同水蛇,数量得有二百多条。

    同样,一根绳子一个铁笼,铁笼也有二百多个,它们很多且构造奇特,这些铁笼的笼眼很小,只有人手指粗细,这样一旦有鱼从笼口钻进去,那绝无可能逃得出来!

    这就是绝户笼,国家禁止使用的捕捞笼,也是渔民们最痛恨的工具,和绝户网一样,它们对水族的打击是灭绝性的。

    此时如此多的绝户笼散布在湖底最深处,那它的捕捞目标很明确,显然就是石爬子鱼。

    发现绳子和捕捞笼,敖沐阳阴沉着脸往下沉。

    等到他隔着绝户笼近了,他逐渐发现这些笼子不是空的,里面有鱼在挣扎。

    这些鱼的鱼背部黑褐、腹部雪白,它们身体扁平,其中头部特别扁平且很大,相比下尾巴很小、嘴巴很宽,长着有着厚厚的大嘴唇,嘴唇上还有四对须,通体无鳞,正是石爬子!

    石爬子鱼有大脑袋,而绝户笼的笼眼很小,即使是小鱼钻进去也逃不掉,难怪村里人都说这里的石爬子鱼越来越罕见,原来都被人用绝户笼赶尽杀绝了!

    那么,这些绝户笼是谁布置下的?

    敖沐阳抬头看向湖面,敞首艇的船底正好映入他的眼帘,他又联想先前村里人的话,那答案不言而喻:湖底的绝户笼是王家村部署的。

    或者确切点来说,是王栋梁带人部署的!

    这样一切就说得通了,刚才王栋梁开船从湖中心赶人,不是因为他霸道,而是他不想被人发现湖底的绝户笼。

    想明白这一切,他冷笑两下,然后从后腰抽出了一把剔鱼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