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68.阳哥帮忙
    时光流逝,太阳逐渐落下,剩下红色霞光在西边天际闪耀。

    休息了一通,王栋梁缓过劲来,然后骂骂咧咧的说道:“草,大龙,把你手机给我,让人送汽油过来。麻痹的,敖沐阳,这个仇我记下了!”

    大龙把手机摸出来递给他道:“大梁哥,小点声,龙头村那鳖崽子还没走呢,咱们现在人少力微,不能跟他置气。”

    王栋梁霸气十足的昂起头,然后压低嗓音哼道:“怕他啊?我能怕这狗日的?去,你先去拉笼子,能够到哪个先拉哪个。”

    大龙从游艇上拿了一个抓钩,这东西就是一根长竹竿上安装了个铁钩子,只要勾住橡胶浮子下面的绳子,就可以顺藤摸瓜拉着绳子把下面的笼子拔上来。

    踩着游艇悬梯,他娴熟的用钩子拉住最近一个浮子下面的绳子,拉到面前后他伸手抓住绳子往上拖。

    捕捞笼有半米长、半米宽、半米高,在水下的时候很重,所以他就使劲来拽绳子。

    结果这一拽险些把他晃到水里去,绳子轻飘飘的根本不受力!

    “草,不对啊!”大龙下意识骂了一句,他快速收绳子,结果收到的就是一段绳子,下面什么也没有!

    见此大龙着急了:“大梁哥,绳子断了!”

    打完电话的王栋梁皱眉道:“绳子断了?怎么可能,这都是些它酿的聚乙烯纤维浮力绳,再用十年也断不了!”

    大龙又勾了一根上来,然后慌张道:“不是的大梁哥,这这、这里的绳子真的断了,这怎么回事?”

    连续两根绳子断掉,王栋梁心里也有点没底气了,他过去踹了大龙一脚骂道:“滚一边去,丧家玩意儿,什么事你也干不了,看我的!”

    然后,他用抓钩勾了一根绳子上来,入手一拉轻飘飘,这绳子也断掉了!

    见此王栋梁顾不上发火了,他意识到情况不妙,大热天的额头上却冒出了冷汗。

    二话不说,他赶紧跳入水中游泳去找到浮子拉绳子,结果一条条绳子收起来,它们全部被人割断了,下面连接的捕捞笼全数消失不见……

    后面有痘痘脸青年划船送来汽油,看到王栋梁和大龙的表情不对,这青年媚眼如丝的看着两人道:“咋了大梁哥?怎么一脸死了爹娘的样子?”

    放在以前被人这么问候,王栋梁肯定骂娘加打人,可是这会他却没心思去发火,他绝望的叫道:“绑着捕捞笼的浮力绳都被人割断了!麻痹的,笼子拉不上来了!”

    一听这话,送汽油的痘痘脸王二军也急了:“我靠,你不是开玩笑吧?笼子里的石爬子鱼可是给红洋龙哥准备的,不能出差错啊!”

    王大龙说道:“我们也知道不能出差错,可这差错不是出来了吗?麻痹的快想办法,都他吗是龙哥,红洋那货可不像我这么好说话!”

    “你算个基巴的龙哥。”王二军不屑道,他看到王大龙脸色变了,又赶紧补充道,“不好意思龙哥,我这人说话直,喜欢说老实话,你别在意啊。”

    王栋梁举起拳头就打人:“草拟吗!你们麻痹的没脑子吗?什么时候了还闹腾?赶紧把笼子捞上来!明天一早要给龙哥送石爬子啊!”

    王大龙哭丧着脸道:“可怎么捞啊?这里水有五十米深啊,咱们没有潜水服,有潜水服也没用,能潜五十米的人都在二队三队,这买卖是咱们一队偷偷干的……”

    “行了行了,闭尼玛的嘴!”王栋梁暴躁的说道。

    他此时心乱如麻,脑子跟浆糊一样,想想这门生意泄露出去的后果或者不能及时将石爬子给红洋那位大佬送到的结果,他心里顿时就更乱了!

    王二军打眼往周围一看,然后看到了不远处的敖沐阳。

    见此他眼睛一亮,顿时一扭腰一跺脚:“大梁哥,看,是龙头村那小子!他潜水本事很好,让他把绳子拉上来,咱们是浮力绳,绳子一定在水里飘着呢!”

    王大龙反应过来:“靠,大梁哥,会不会是这孙子给咱们剪断的绳子?”

    水里连接着捕捞笼的浮力绳全部断掉,这摆明是人为因素。

    联想敖沐阳的潜水本事,王栋梁脸色大变:“绝对是这孙子,我要杀了他!”

    王二军道:“大龙你闭嘴,大梁哥你别听他的,现在什么时候了?现在是找罪魁祸首的时候吗?不是!现在得先想办法把笼子捞上来,把里面的鱼捞上来!”

    这话在理,结果已经是既定事实,他们得想办法弥补损失,而不是想办法出口气。

    王栋梁这会跟落水的驴差不多,能勾搭上一根救命稻草就不会撒手。

    考虑一番,他咬咬牙道:“玛德,等笼子捞上来,我一定弄死他!”

    “到时候咱们有的是招式对付这兔崽子。”王二军信心十足的说道,“不过,现在当务之急是请他帮忙,大梁哥,我知道你是个硬汉子,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呀,待会你得装孙子,你可别太硬性。”

    王栋梁咬着牙道:“我知道,我妈教过我,大丈夫如基巴,能软能硬,能伸能缩!”

    “对。”王二军吞了口口水,“大梁哥所言甚是!”

    王大龙却依然犹豫:“可咱们用绝户笼,是偷偷用的啊,让这龙头村的知道了宣传开来咋办?”

    王栋梁也犹豫了:“对啊!”

    王二军瞪了两人一眼:“没脑子,龙头村跟咱们是死敌啊,咱们到时候绝口不认不就行了?就说是他们栽赃陷害我们。再说了,让这小子去捞起绳子就行了,绳子漂在水里,他不用潜到水底去捞笼子,他未必能发现笼子!”

    王栋梁顿时点头:“也对!”

    给游艇加上油,王栋梁立马发动起来开了过去,隔着老远就对敖沐阳喊道:“阳哥阳哥,帮个忙啊!”

    本来看到他开船过来而满脸警惕的敖沐阳听了他的称呼,表情顿时转为惊愕:“你叫我什么?你脑子坏掉了吧?”

    王栋梁满脸堆笑:“没有,阳哥、阳哥,你是我哥。是这样的,兄弟我有一些浮力绳掉在水里,你帮我捞上来行不行?”

    敖沐阳冷笑道:“你脑子就是坏掉了,我凭什么帮你?咱们刚干完仗吧,咱们俩从小可是打到大的吧。”

    王栋梁继续点头哈腰的笑:“打是亲骂是爱嘛,哥们之间小打小闹算啥?这都是用来加深感情的……”

    “停停停,别说了,越说越恶心。”敖沐阳打断他的话,“开门见山吧,你们浮力绳掉在水里了,那它不是会自己漂上来的吗?”

    王栋梁赔笑道:“不是,这绳子绑着笼子呢,你帮我把绳子拉上来,帮我一把行吗?弟弟不让你白出力,弟弟会报答你的。”

    敖沐阳道:“怎么报答我?”

    见他语气松动,王栋梁立马精神一振:“我给你送礼,我送你钱,或者你说,阳哥,你随意提条件,我能做到的我一定做!”

    敖沐阳指着他驾驶的游艇道:“我的条件是你送我这艘船,行吗?”

    草拟吗,真贪心!王栋梁一听这话压抑不住脾气了,顿时勃然大怒!

    他刚要发火,后面的王二军伸手在他屁股上拍了一记:“装孙子,大梁哥,装孙子。”

    身边人一提醒,王栋梁冷静下来,只能忍气吞声继续赔笑:“这不行啊阳哥,这船是我爸花八十万买来的,我要是把它送给你,我爸会打死他儿子我的。”

    “反正死的又不是我儿子,我关心这个干嘛?”敖沐阳翻白眼,一脸不屑。

    王栋梁也翻白眼,一脸憋屈加敢怒不敢言。

    敖沐阳又琢磨了一下,道:“要不这样,你船后的舷外挂机不错,我帮你捞绳子,你把这舷外挂机送我。”

    这款敞首艇他了解过,王栋梁说的八十万价格是真的,因为它的动力是两台铃木四冲程发动机,每一台都有150马力,单卖就得八万块,光是动力系统就价值十六万。

    两台发动机一台内置一台外挂,都是镀锌强化铝合金外壳,启动快、油耗低、声音小、性能稳定、动力强劲。

    王栋梁一瞪眼要拒绝,后面王二军在他屁股上掐了一把低声道:“大梁哥,捞上笼子来是正事,反正这船除了外挂机还有个内燃机,卸掉一个没问题!”

    这会的王栋梁已经没了主意,听了身边人的话他顿觉有道理,便咬咬牙道:“好,就这么办!”

    “那先把外挂机卸下来装我船上,否则我不动手!”

    王栋梁忍气吞声:“行,按你说的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