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69.夜请乡邻
    一道道绳子捞了上来,王栋梁三人使出吃奶的力气往上把笼子,结果拔上来一个空一个,全部拔上来,全是空的。

    带着一个崭新的舷外挂机,敖沐阳划着小船悠悠然返程:“再见了大梁哥,谢谢你的外挂机,我很中意它。”

    看着空荡荡的笼子,王大龙双腿发软:“大梁哥,怎么会这样?怎么会一条鱼没有?”

    王栋梁哭丧着脸叫道:“肯定是敖沐阳这狗币动手脚了!卧槽,敖沐阳!我跟你说这次你摊上事了,你惹祸了!你等着,等着吧,看我们村怎么收拾你!”

    敖沐阳不回答,木船划出去很远后才传回他的声音:“恭候大驾!”

    语调慵懒,强调轻松,却有着说不出的嚣张。

    王栋梁气的跳脚:“你嚣张吧,你就嚣张,你敢切断我们绳子,你敢卸我的船挂机,你等着!”

    “大龙哥,你可别跳了,卧槽,先想办法对付龙哥那边啊,这批石爬子是他特意强调过的,没有鱼怎么办呀?”

    游艇传出王栋梁一声哀鸣:“麻痹啊!”

    此时已经月上半空,借着月光敖沐阳看向船上的大玻璃瓶子,里面装满了石爬子鱼。

    这种鱼很珍稀,肉质鲜美且具有药用价值,跟黄金鳝一样,都是龙涎湖的宝贝。

    几个瓶子里总共装了二十多条鱼,其中有几条母鱼肚子鼓鼓囊囊,这是要产卵了。

    敖沐阳不会吃掉它们,也不会在这里放生,王家村太狠了,竟然用绝户笼来对付它们,再放入湖中恐怕它们会再次落网。

    带着这些鱼回家,他从雄鱼之中选了四条最肥的做晚餐,剩下的输入金丹水气,放入一个大鱼缸里养了起来。

    他在大鱼缸底部放了好些鹅卵石,石爬子一进去立马就贴着石头开始磨蹭,精神头十足。

    鹿执紫遗憾的说道:“可惜了,今天没用上那些蛴螬。”

    敖沐阳笑道:“不可惜,今天是意外之喜,咱们可是有石爬子吃呢。蛴螬留着,它们一时半会死不了,明后天我再带你去钓鱼。”

    鹿执紫期盼的说道:“下次再赚个船壳,这样加上舷外挂机你就能凑一套游艇了。”

    敖沐阳大笑,这个舷外挂机他打算安装到海钓艇上去,正好海钓艇因为年限久远发动机马力不足了。

    煮了一锅米饭,他打开冰箱看了看,将从镇上刚买的笋块和肥猪肉拿了出来。

    猪肉用来炼油,他起了大火,将肥猪肉切成一条条,然后在锅子里稍微倒上一点花生油起底,再把肥肉条扔进去炸了起来。

    油烟直冒,香味也直冒,雪白的肥猪肉被炸的迅速变成金黄色,一丝丝肥油从中被炼制出来,猪肉条开始瘦身。

    鹿执紫看着在滚油里浮动的猪肉条感慨:“唉,要是我减肥也这么快就好了。”

    敖沐阳看看她那不堪盈盈一握的纤腰,微微一硬以表敬重。

    有些东西不能多看,他拎起刀开始处理四条石爬子。‘沙沙’几刀下去他先将鱼段切成块,洗干净后又起了一个锅子加水煮沸,等水沸腾了,他往里加入白酒和盐分,最终放进鱼肉。

    石爬子的肉很细嫩,它们一下锅,敖沐阳就立马关掉了火,沸水足够将鱼肉煮熟,火力过大会导致肉质松散。

    捞出鱼肉控水,他用铲子去碾了碾锅子里的肥猪肉,将里面的油进一步碾压出来,只剩下油渣。

    油渣和油分离,一碗香喷喷的油渣出炉,同时还有一小盆的肥猪油。

    猪油渣味道太香了,将军馋的一个劲吞咽口水,它不敢张开嘴巴,一旦张开嘴就有口水滴落……

    敖沐阳挑了特意炸的几块大油渣,他放到窗口去凉着,剩下的分成三份,一份趁热撒了椒盐和孜然,另外两份用来做菜。

    他答应过今晚请客吃饭,入夜后院子里很快就来了人。

    鹿执紫这才明白他中午干嘛榨了那么多果汁,便拿出来忙前忙后帮他招呼左邻右舍们。

    敖富贵很沮丧,特意进厨房来哀嚎道:“鹿老师成你婆娘了?看她把你这里当自己家了。”

    敖沐阳哼道:“别乱说,鹿老师跟我就是朋友而已。”

    “你看她在外面那招呼的,那叫朋友?”敖富贵不服气的说道。

    敖沐阳道:“这就叫素质,她只是感谢我招待她吃饭,投桃报李,现在帮我忙招呼邻居们。”

    敖富贵琢磨了一下点点头道:“也对,鹿老师不可能看上你这样的。”

    敖小牛道:“那鹿老师更看不上你这样的,你可别瞎琢磨了,等哪天我和阳叔去红洋找个瞎眼的女人回来给你当媳妇,你别急。”

    敖富贵气的要打人:“小牛,别跑,我今天不给你把屎揍出来算你肠子干净!”

    一份油渣现吃,另外两份油渣分别做了个干椒爆油渣和白菜豆腐炖油渣,三种吃法,三种香味。

    跟招待陆虎时候不一样了,敖沐阳这次做菜讲究的是快和香,大鱼大肉和各种大料一起造,村里人就喜欢这一口。

    红烧排骨、干炸里脊肉、青椒牛筋、酱牛肉、烤鸡、各种贝类混编舰队、椒盐大虾、虾酱炒鸡蛋等等,迅速收拾出来一桌子菜。

    宋秋敏送来一些蔬菜,敖沐阳又做了几道,利索的手艺看的左邻右舍啧啧称奇。

    最后一道是做石爬子鱼,这个他得下功夫处理了。

    猪油起锅烧至六成热,他撒进葱白、姜片炸香,然后放入鱼块,加入料酒和一勺白酒,盖上锅盖焖了一分多钟。

    等到锅子里冒出香气,他起了锅盖加入盐、笋和清水,先大火滚沸,接着小火焖烧,足足焖了15分钟,他又改成大火开始收汤。

    一直到汤汁浓稠了,他往上淋了些熟猪油起锅装入盘中,又撒上一点白胡椒粉和一把香菜碎,这道菜算是成了。

    敖沐阳端上桌,正在抿着冰镇果汁的邻居们乐了:

    “哟,石爬子,这做法没见过。”“硬菜哈,好久没吃这鱼了。”“我也是,玛戈璧王家村占着湖,弄的我没地方下网。”

    敖沐阳拿出来陆虎送他两瓶白酒中的一瓶,他留下一瓶以后招待陆虎,这一大瓶今晚招待邻居们。

    渔民长期出海,身体里湿气重,所以不管男人女人都能喝几口白酒,也都能品出白酒的好赖。

    陆虎送的确实是好酒,清澈的酒水倒出来,有人闻了闻酒香就叹道:“卧槽阳子,你从哪里搞到的这酒?好酒啊!”

    “好酒就多喝。”敖沐阳笑道,“啤酒白酒我这里都管够。”

    鹿执紫不喝酒,敖沐阳给她先上了一小碗饭。

    见此女老师对他翻白眼:“怕我吃菜太多?”

    敖沐阳指着带着粘稠汤汁的石爬子鱼道:“这个菜搭配米饭吃,你试试。”

    倒酒开席,十五六个人在莞香树下围着一张大圆桌开始喝了起来。

    鹿执紫夹了一块鱼肉,蘸着鱼汤放到雪白的米饭上吃了一口。

    鱼肉厚实而无刺,肥嫩又不腻,吃在嘴里带着嚼头,鲜香味十足。

    更好吃的是汤汁,百般提炼后,这汤汁汇聚了石爬子鱼肉汁,好像牛奶似的雪白,略微浓稠,带着酒香和胡椒粉的刺激味,搭配米饭真是味美无比!

    鹿执紫吃的眉开眼笑,将军直吞口水,敖沐阳将海风吹冷的几块大油渣拿出来扔给它,将军顿时狼吞虎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