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70.阴沉木
    晚餐大家吃的很开心,特别是石爬子鱼,虽然每人没有几筷子,但那确实是超级水珍,邻居们吃的交口称赞。

    同时他们也纳闷,问敖沐阳为什么出海、下湖总能收获那么多,他们天天披星戴月的干活,却总是空手而归。

    敖沐阳笑了笑没多说,他心里警惕起来,看来村里人已经发现了自己厉害到反常的捕鱼能力,并开始怀疑他好到更加反常的运气。

    他得想办法解决这问题。

    但这个问题一时之间无法解决,敖沐阳就没有急着下水,后面一个周里他主要伺候大龙虾、鹦鹉螺、黄金鳝、石爬子,时不时再去海里看看大黄鱼鱼群。

    六月底,一个电话打了过来,对方直接问他是不是有一张古董书桌,并问他有没有意思出售。

    敖沐阳满头雾水,自己哪有什么古董书桌?而且对方从哪里得知了这么个消息?

    他起初以为对方打错电话了,古董商描述了一下古董书桌的样子,又告诉他是一位姓鹿的女秘书给了他关于书桌的消息。

    这样敖沐阳明白了,这人没打错电话,还真就是找自己的,他的目标是当初从老孙头小厨带回来的那个铁木书桌!

    古董商加了他的企鹅号,让他拍了几张照片和一个视频发过去,过了一会对方给他回复:“可以,就按照商定的价格,一百万可以!”

    敖沐阳眼神都直了,一百万?!这价格怎么定的?他还什么话都没说呢,对方直接砸出一百万来,这不会又是一个骗局吧?

    古董商很直接的问道:“先生,您的女秘书已经跟我谈好了一切,您不会反悔吧?”

    两千块买的桌子转手卖出一百万,敖沐阳要是会反悔,那真是得了失心疯!

    他满口答应,直接问对方怎么交易。

    古董商沉吟一声道:“我在红洋,距离您的所在地比较远,不如这样,您带书桌来红洋码头,我找人接应您来我的店铺。”

    敖沐阳拒绝了这个提议,他不得不防,这桌子可是价值百万,最安全的结果是古董商带钱来龙头村。

    双方一番讨价还价,最终决定交易地点选在红洋码头,敖沐阳还是得带书桌过去,但是不必将书桌送去古董店了。

    一百万的数额太大了,敖沐阳愿意冒险跑一趟。

    他带上了敖富贵、敖沐风和敖沐鹏几个年轻伙计,到时候要是有什么猫腻,他这边在武力上起码不会落于下风。

    将桌子抬上快艇,敖沐阳已经将外挂机安装上去了,如今快艇马力更足,跑起来比铁皮船可快多了。

    敖富贵抚摸着陈旧的快艇满脸向往:“我什么时候才能有一艘这样的船?到时候我给这船多加几个座位,那样跑船拉客肯定赚钱!”

    敖沐阳笑道:“弟兄们好好干,以后你买一艘豪华游艇去码头停着,到时候有人问你票价,你就说,对不起,这是私人游艇。”

    几个人都笑了起来,然后统一了评价:“这个梦做的不错。”

    快艇的速度缩短了前往红洋的时间,在海上跑了五十分钟便看到了雄伟壮丽的红洋港口。

    古董商名叫程德明,是个五十来岁的小老头,满头银发梳理的一丝不苟,身上中山装板板整整,脚上是老布鞋,满身老知识分子的味道。

    敖沐阳带人将书桌抬上去,程德明和带来的一个中年人就仔细看了起来,先是放大镜观摩,又是拍照打电话,最终还拿出一台小机器在上面测了一遍。

    鉴定过程持续了一个小时,程德明和中年人耳语了几句后过来找敖沐阳。

    敖沐阳问道:“程先生,我这古董铁木桌没问题吧?”

    程德明一愣,道:“古董铁木桌?不是,你这不是铁木桌,你不知道它的真正身份?”

    敖沐阳也愣了,这不是铁木桌是什么?老孙头当时跟他们介绍过桌子的材质,就说是铁木桌,他一直也以为这东西是铁木桌。

    程德明接着说道:“您的秘书可是知道这桌子的材质,您怎么会不清楚?”

    敖沐阳后悔了,早知道该把鹿执紫一起带上的,起码他应该先跟鹿执紫谈谈,了解一下书桌到底是怎么回事。

    但也不能怨他,他当时得知这桌子价值一百万后激动了,急于交易就赶紧兴致冲冲跑来了。

    见程德明怀疑自己了,敖沐阳脑子一转立马有了主意,苦笑道:“说实话吧,程老板,给你打电话的不是我的秘书,是我媳妇。但我们两个关系不太好,这都是我祖上传下的东西,我确实不太了解……”

    程德明感慨道:“那你有个好对象啊,小兄弟,不过不能怪你眼光差,这桌子的质地一般人认不出来,因为它太少见了,这是乌木所制,当然它不是红木中的那种乌木,而是阴沉木!”

    阴沉木,由地震、洪水、泥石流等活动将地上植物生物等全部埋入古河床等低洼处后,在缺氧、高压状态下,在细菌等微生物的作用下,经长达上千万年炭化过程形成的一种东西。

    这种木材又称“炭化木”,兼备了木的古雅和石的神韵,还有“东方神木”和“植物木乃伊”之称。

    难怪这书桌价值百万人民币,敖沐阳当时还想不通,因为铁木并没有很值钱。

    先前他以为这桌子的价值在于历史,是个古董。可桌子样式普通,没什么花纹雕刻,也看不出古董的架势。

    现在一切明了了,这书桌的价值在于它的材质,中国历代都把阴沉木当做宝物,更有‘家有乌木半方、胜过财宝一箱’的说法。

    检验了书桌的真伪,程德明很痛快的将一百万人民币转到了他的账户,这样,敖沐阳的账户一下子冲进了七位数!

    临走之前,程德明给了他一张名片,说道:“敖先生,以后家里还有什么祖传的物件愿意出售,一定记得联系我。另外,好好珍惜你女朋友,那真是个厉害的姑娘!”

    敖沐阳也想珍惜鹿执紫,可人家未必愿意让自己珍惜。

    毫无疑问,这件事是鹿执紫主导的,她上次问了自己要不要卖掉桌子,自己回答说是价钱合适就卖,然后鹿执紫就给他找了个大主顾!

    再往前看,当初在老孙头小厨第一眼看到这书桌的时候,鹿执紫恐怕就认出了它的身份,只是因为自己也对书桌感兴趣,她误会自己也看出了书桌的身份,就帮他买下了书桌。

    这件事上鹿执紫展现出了很多东西,眼光、反应、手腕、信息渠道等等,无一不是顶级。

    最顶级的是她的胸襟,一百万在敖沐阳看来是一笔巨款,但鹿执紫显然没放在眼里,想想也是,人家戴的手表就是六十多万!

    想到这些,敖沐阳不再欢喜,他发现经过这件事自己跟鹿执紫的差距更大了,甚至他都不知道鹿执紫的身份和背景。

    或许就像他劝说敖富贵的话,双方站在同一片土地上,却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