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71.断了心思
    敖富贵等人不知道这书桌卖了多少钱,交易在私底下进行的,交易结束后他们才围上来问道:

    “桌子卖掉了?什么价格?”

    “阳哥你表情怎么这么难看?是不是卖的价格不合心意?”

    “羊子看开点啦,人活着开心也是一天不开心也是一天,开心点。”

    听了伙计们七嘴八舌的劝说,敖沐阳笑了起来,道:“没事,我就是想到了点不开心的事。今天谢谢弟兄们,那啥,既然来了红洋咱们别直接回去,走,一起去逛一圈!”

    一行人打了两辆车开进市区,决定先去吃饭,再去玩乐。

    窗外车水马龙、高楼林立,敖沐阳想到了另一件事,那就是书桌中曾经有一些可以凝练金丹的水气,这些水气是来自哪里呢?

    他起初不知道书桌的身份,想破脑袋也想不出这水气哪里来的。

    现在他知道了书桌是古董、材质是阴沉木,那么他就有了两个猜想:水气来自古董的日积月累,水气来自阴沉木本身。

    他想验证一下,于是和一群人吃过了午饭后,他拿出五千块塞给敖富贵,让他带人先去ktv喝酒唱歌,他自己去验证猜测。

    敖富贵看到厚厚一沓百元大钞很惊讶:“卧槽羊子你疯了?去唱个歌五百块够了,你给我这么多干啥?”

    敖沐阳拍拍他肩膀道:“弄的开心点,找个大ktv去玩,不过别乱找女人,里面猫腻很多,最多找个公主或者找几个陪酒的,绝对不能搞其他事!”

    敖富贵迟疑道:“不用吧,花这么多钱?”

    敖沐阳道:“放心的玩,这是小钱,就当让伙计们开开眼界。”

    对他来说这确实是小钱,如果他的第一个猜测是正确的,就是水气来自于古董,那他将有一手强悍的古董鉴定能力,到时候他还卖个屁的鱼,去古董市场捡漏啊!

    红洋是大城市,lc区有古董一条街,那里摆摊的、开店的全跟古董文物有关,正是他验证猜测的好地方。

    到达古董街,迎面而来是各种古色古香的老建筑,街道不是沥青地面,而是铺了一层青砖。门口是个陈旧的门楼,据说这门楼本身便是古董。

    敖沐阳刚走进去,立马有一个面相憨厚、打扮老土的男子凑上来:“小兄dei,来买货?”

    “什么?”敖沐阳没听清。

    男子没接他的话,二话不说将他一把拉住,硬生生拽进个巷子口,然后鬼鬼祟祟的打开手提包道:“我这里有个好东西,你来看看。”

    老式手提包打开,里面是一个还蘸着泥土的金色瓶子,上面绘有红花绿叶和天蓝文彩,很是漂亮。

    “这个瓶瓶是我前些天在家里挖地的时候挖出来的,我是立墨的,你知道我们那里吧?以前我们那里有诸侯国的……”

    敖沐阳伸手摸了摸小瓶子,没有任何感觉。

    他抬头看向男子道:“你的意思是,这是古董?”

    “嘘!”男子小心翼翼的看向左右,看到没人注意自己才松了口气,“我找人看过了,说这是什么鎏金什么福寿如意瓶,乾隆年间的呢,你看看,你能认出啥来吗?”

    敖沐阳道:“我现在认不出来,以后能认出来。”

    “啥意思?”男子一脸懵逼。

    敖沐阳道:“我现在什么也不懂,但我是来这里找工作的,我想学古董鉴赏,等我学会了——哎大哥你怎么走了?你别走啊,我再看看这个瓶子……”

    男子钻进人群消失不见,敖沐阳耸耸肩,现在骗子越来越没有职业道德了,行骗也得走心啊!

    他在古董街上一圈转下来,摊位上的东西也看了,店里的文物也摸了,没有任何发现,没有感觉到任何水气。

    显然,他想要借着古董捡漏来发财的心思必须要断掉了。

    回到ktv,敖富贵一群人正在包厢里鬼哭狼嚎,一人搂着个穿着暴露的姑娘,上下其手那叫一个美滋滋。

    唱完歌,天色不早了,他带上几个恋恋不舍的小伙子乘船回村里。

    这一百万能赚到手,全靠鹿执紫帮忙,所以他就买了一些礼物第二天给她送了过去。

    大半个月的时间,学校已经修整的像模像样,教室和办公室都翻修过了,操场得到平整,道路得到铺垫,几个花圃里的杂草也除掉了。

    这段时间鹿执紫还挺忙,她亲自给学校出了修缮方案,一直在指挥工程队。

    敖沐阳找到她的时候,她包着个花头巾在查看教室刮腻子的情况,此时她可没有那股优雅知性的气质,头包花头巾、满身灰尘腻子粉,不看正脸跟村姑区别不大。

    不过,仔细看还是不一样,哪怕她穿了宽松的旧衣服,在她偶尔弯腰拧身的时候还是能看出她的窈窕。

    听到脚步声,鹿执紫回头一笑:“来给我送饭?这个点太早了吧?”

    敖沐阳提起两只手里的盒子道:“来送礼的,鹿老师帮我联系了一个大生意,我特来感谢你。”

    鹿执紫立马反应过来:“噢,桌子卖出去了?你对价格还满意吧?”

    敖沐阳不必瞒着她,坦诚说道:“太满意了,我不知道那是乌木桌子,两千块买到手,没想到能卖出一百万!”

    鹿执紫纳闷了:“啊?你没看出它的材质?那你当时怎么表现的那么感兴趣?”

    这里就不能说实话了,敖沐阳讪笑道:“嘿嘿,我就是感觉那桌子有点意思,但说不上怎么回事,就多看了两眼。”

    实际上他当时多看的不止两眼,他怕鹿执紫多问,就快速转移了话题:“来,看看这些礼物你喜不喜欢,也没啥,就是一些防晒霜、补水霜之类,再就是给你买了个电脑,你以后教学要用吧。”

    鹿执紫道:“你不用这么客气,给我买什么礼物……”

    敖沐阳道:“是你太客气了,你可是帮我赚了上百万。”

    顿了顿他又说道:“其实买这些礼物不算什么,我打算给你一笔提成,也可以说是中介费。”

    鹿执紫摆手道:“不必,这钱我已经拿到了,记得我曾经说过要给学校捐款十万块吗?这十万块就是从你桌子上来的,你以为程德明白白从我手里得到乌木书桌消息?”

    敖沐阳恍然大悟,鹿执紫要了中介费,不过是问卖家要的。

    无论他怎么说,鹿执紫就是不肯再收钱,这样他想了想道:“要不我也给学校捐十万块吧,你一个来支教的老师都捐钱了,我作为这里曾经的学生,没道理不表示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