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74.警察来了
    长城皮卡自重有一吨七,这辆车的车厢里还有一套潜水器和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合起来估计得有两吨的总重。

    两吨什么概念?这可是四千斤的东西,结果在熄火状态下就这么被人侧推着给掀翻了——从侧面摩擦轮胎将车推动掀翻进了臭水沟里!

    所有人都傻了,嚣张的胖妇女也傻了,一时之间没人说话,路边只有三条狗的哀嚎声。

    金链子大汉推开嚎叫的哈士奇,骂了一句想爬起来。

    结果一股大力从他背后推上将他推的在地上翻滚一圈,他一抬头,看到那条金短毛扑上来摁住了自己胸口,森森利齿就在眼前!

    还有一个汉子想起身,敖沐阳冲上去一脚踹在他胸口将他踢了回去,他指着拿着刀棍的三个大汉厉声道:“麻痹的我不想出人命!可你们要是想死,我也能打你们个半死!”

    胖妇女反应过来,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叫道:“你妈隔壁啊贱种,赔我家车子,你赔……”

    她不开口敖沐阳还忘了她,看她要坐在地上撒泼耍狠,敖沐阳可不惯着她,上去跟踢皮球似的将她踢到在地。

    妇女还要骂娘,敖沐阳一脚又一脚,一路盘带愣是没丢球,将她从门口踢进了臭水沟。

    三个大汉动手也不是看热闹也不是,一时之间为难了。

    其中一个大汉虚张声势:“草,打女人?”

    敖沐阳指着他道:“老子不打女人也不打男人,老子专打畜生!”

    大汉看看躺在地上呻吟的同伴又看看被推进水沟里的皮卡车,果断闭上嘴没有去置气斗狠。

    敖沐阳没理他们,这三人没了斗志已经不足为惧,他去推开将军将金链子提起来,金链子倒是凶狠,抽冷子挥拳要打他。

    挥臂挡住他的拳头,敖沐阳另一只手抓住他肩膀将他重新摁倒在地,再收回手臂一拳又一拳打了上去:“咣咣咣!”

    金链子被蹂躏的在地上惨叫,金链子一个劲晃动:“啊草!草!别打了!啊啊啊!别行了行了别打了!啊疼啊!报警啊,麻痹报警啊!”

    敖沐阳掐着他脖子怒道:“报警,赶紧报警!踏马的,敢坑老子还想打老子?我倒想看看你混哪里的!除非把老子抓进去坐牢,否则以后老子每天过来揍你一次!坐牢了除非判死刑,否则出来了我一天揍你两次!”

    掏出手机要报警的一个大汉闻言犹豫起来,敖沐阳回头死死盯着他:“以为我外地的好欺负?我就龙头村的!等着,麻痹的你们一个个谁都跑不了,我带踏马全村弟兄去弄死你们!”

    阵势闹的很大,镇上派出所随后派人过来了,不知是邻居还是路上行人报警了。

    一看到警车出现,敖沐阳立马把地上几个大汉给拖了起来,把兜里现金在他们手里抹了抹后全塞进他们兜里。接着他抹了好几把狗血在脸上身上,又在地上飞快打了两个滚,撕碎衣服裤子然后一瘸一拐迎了上去:

    “警察同志!警察大哥!救命!救命啊!你们得主持公道啊!”

    他这一连串动作让大汉们看的一愣一愣,等到警察下车先扶住他后,大汉们才反应过来不对劲。

    敖沐阳涕泪横流:“同志,警察同志,他们打人!我来这里买潜水器,他们讹我钱,他们抢劫我,我钱都让抢走了,你们可以看,我的钱有我手印,在他们兜里。他们还让我刷卡,你看交易凭据就在手机上,他们抢劫我……”

    一听这话大汉们着急了,金链子抹着鼻血爬起来叫道:“宋警官,别听他的,他胡说,我们没有抢劫他,是他来闹事……”

    “闭嘴!”青年警察一声咆哮,“金宏你用不着说话,都给我安静,我来问!”

    听到金链子的称呼,敖沐阳又仔细看了看青年警察道:“沃日,宋警官?宋公明?你当警察啦?”

    青年警察皱眉问道:“对,我是宋公明,你谁啊?”

    “我敖沐阳啊!”敖沐阳擦了擦脸,他抹了一脸狗血,样子确实不好认。

    两人是高中同学,而且关系还不错,宋公明也是前滩镇的人,他父亲是水浒迷,给他起了这个名字。

    上学时候他因为这个名字吃了不少苦头,很多混子学生拿名字调侃他,他有时候气不过就跟人打架。

    但他一个人怎么能打过人家拉帮结伙的混子们?所以经常挨打,敖沐阳看不下去,有时候打架会帮他,两人的友谊就是在战斗中给缔结起来的。

    听了他的话,宋公明仔细辨认:“沃日你是敖沐阳?哥们你不是去京都打工了?什么、什么时候回来的?你怎么闹这个样子?”

    随车而来的一个中年警察道:“小宋,熟人?”

    宋公明立马端正表情,道:“没有,那什么朱哥,咱们问问怎么回事吧。敖沐阳,你这怎么回事?”

    敖沐阳拿出手机交易记录给他看,然后说道:“我来买潜水器,他们抢劫我啊……”

    抢劫跟讹诈跟买卖假货完全是两回事,这是要追究刑事责任的。

    中年警察打断他的话道:“行了行了,听你的话你也是懂行的,别做伪供,这东西也是要追究责任的。是不是你买东西,他们坑你?收了你的钱,给你一堆烂货?”

    敖沐阳道:“我这不是伪供,你说的也对,他们拿了我的钱给我一些烂货,我不要,要他们把钱给我他们不给,还打我放狗咬我,还把我兜里现金抢走了,这不是抢劫是什么?”

    “草你酿咧,你这瘪犊子……”胖妇女从臭水沟爬上来要厮打敖沐阳。

    将军兔起鹘落,将她又是扑倒在地,不过这次没有呲牙咧嘴,不知道是不是它也知道警察在场得克制点。

    敖沐阳拉开将军,中年警察指着胖妇女道:“你们别蹭着乃子上脸,玛德一个月你们惹多少祸?”

    金链子急忙道:“朱警官,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

    中年警察不耐道:“你闭嘴,金宏,你干了什么破事整个前滩镇还有人不知道吗?这件事怎么处理?走公还是走私?”

    金链子叫道:“走公,我要验伤,麻痹的我们这些人他一个伤害罪是跑不了……”

    “那你的抢劫罪呢?嗯?还有这位受害人是自卫反击,怎么定伤害罪?看样子他受伤害更严重吧?”宋公明冷冷的说道。

    敖沐阳从鼻子里抠出一块血疙瘩。

    金链子悲愤:“他受伤害?他受了个屁的伤害,这都是假的!他一个人打了我们这些人,还把我的车给推下水沟里!”

    中年警察探头往水沟看了看,道:“你的脑子受伤害了?这皮卡是侧着掉进水沟里的吧?两吨的东西你说有人把它推下去的?一个人?”

    宋公明又说道:“就一个小伙子把你们这么多人打成这样?而且你们还非法持械殴打人家了,草,我说你能不能编的靠谱点?”

    金链子满腔怨愤,一时间竟然气的说不话来,其他人纷纷叫:

    “这是真的,这孙子很能打!”“他天生神力,这车就是他推下去的!”“我嫂子也是被他踢下水沟的!”

    宋公明道:“你们门口有摄像头,来,拿出录像我看看。”

    金链子表情顿时垮了:“摄像头是坏的……”